第218节

    他皱眉看向许俊麟:“你老公是有多嫌弃你家老二?”

    许俊麟也很无奈,两个孩子他自然是一视同仁的。可能因为老二小,现在他的注意力多数在老二的身上。卫泽安则不一样,他经常把老二从他身上撕下来,自己去带,然后带得j-i飞狗跳。

    许俊麟想了想,说道:“他大概是觉得小橙有点太粘我了,说来也很奇怪,小白那个时候是没这么粘我的。小白很好带,一般吃饱了就自己去玩脚丫丫,或者吃手手。小橙不一样,他吃饱了会让我抱,或者一定要挨着我。甚至晚上睡觉要搂着我的胳膊,或者趴在我怀里。”

    现在金泽大概是明白为什么许俊麟不是很喜欢老二了,大概是觉得老二抢了许俊麟在他这里的专属特权。老二就仿佛一个第三者,横c-h-a在了他与许俊麟中间。他还不能吃醋,哪有吃自己儿子醋的?好在他亲自带了大半年后,老二哪怕跟他睡也开始渐渐适应。于是他们的房间有一个里间作为婴儿房,卫泽安亲自把老二哄睡着以后,再回自己房间和许俊麟温存。

    一想到这里,金泽就释然了。难怪他和许俊麟在一起睡一晚卫泽安就紧张成这样,他连自己儿子的醋都吃,更何况是别人的,可以说是相当霸道了。不过他有一点非常好,即使再吃醋,也绝不会对许俊麟有半分不满。开玩笑,他敢吗?

    这一站他们的目标是北欧,在那里呆半个月,然后出发一路向北。大概不会去北极,毕竟有小孩子。但大人们真的很向往极光,如果可以,在北欧买一栋庄园,让孩子们呆在庄园里。反正也带了家里的佣人过来,都是知根知底的好人,不需要担心孩子们。

    一路走走停停,原计划半年的旅程,走了足足九个月。

    九个月回来的时候,三个胖团子都抽条了。小石榴被晒黑了好多,小月亮倒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白嫩嫩,毕竟他这种混血白皮,很难晒黑。小橙子长高了,一岁半的小家伙足足长到了九十五公分,快和三四岁的宝宝一样高了,长得有点过分了。

    一眼望过去,小橙子反倒成了大哥哥,小月亮和小石榴都成了小弟弟。

    他们回庄园的时候恰好是初秋,庄园里种下的石榴树橙子树结果了橙橙的果儿。小月亮穿着绣有大枫叶的足球袜,毛呢短裤,小西装,小皮鞋,一头微卷的黑发,简直就是个刚刚下凡的小天使。

    他手里拿着半块石榴,正用他还未长齐的牙齿啃着。

    小月亮的旁边是一身英伦格子小西装的小石榴,他眼睛大大,睫毛纤长,小嘴红红,小脸胖嘟嘟,脚上踩着同款棕色小皮鞋,也是可爱到让人忍不住捏脸。

    两个小朋友在聊天,小月亮说:“得得……吃……好钱!”

    不远处秋千架上坐着的小白:“???”

    月亮语十级迟烊:“哥哥你吃,好甜。”

    小白:“……原来如此。”

    仍然不怎么会说话的小石榴:“……唔……嗯嗯……嗯嗯。”

    小白:“……愁死我了,小石榴怎么还不会说话?他都快两岁了!他最大啊!望舒和骁橙都会说话了,就他不会,怎么这么笨?”

    迟烊说道:“因为贵人语迟啊!”

    小白说道:“哪有这一说,快两岁了还不会说话,就真的是太笨了。”

    迟烊满头黑线,说道:“其实……我三岁才会说话。”

    小白一脸的惊悚,眼中满是难怪你看上去不是很聪明的亚子。

    迟烊解释道:“阿泽也是三岁才会说单字。”

    小白释然了,金叔叔那么聪明,大概没有被语迟影响到智力。不过小石榴虽然不会说,倒是很聪明。他什么都知道,就是说不出来。大概是嘴巴笨了点,这倒也没什么。

    就在两个小朋友聊天的时候,一声暴喝从不远处传来:“卫骁橙!你他……给我从树上下来!”一句国骂被卫泽安硬生生的憋了回去,许俊麟已经不止一次的提醒他了。小孩子们如今正是学话的时候,任何不文明用语都不可以说出来。即使要说,也要用别的代替。

    卫泽安一开始很不习惯,在硬生生憋了几个月后,还是会忍不住爆粗口。

    主要是卫骁橙太捣蛋了,他一个一岁半的崽,竟然学会了爬树。小白一脸惊讶,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眼看着弟弟就要挨揍,小白只好上前把他抱了下来,说道:“小橙。树上很危险,不可以上树哦!”

    小橙子眨巴的眼睛,说道:“石榴,弟弟!”

    小白想了想,问道:“你是想给月亮弟弟摘石榴是吗?”

    小橙子拼命点头,小白明白了,原来是想讨小月亮的欢心。这时小白又听小橙子说道:“石榴,石榴……外甥!”

    小白笑了,一边笑一边说道:“哦哦,还要摘一个给大外甥是吗?哈哈哈哈!”

    小橙子继续拼命点头,一身小潮装被他蹭得到处都是土,跟小石榴小月亮简直就是两个画风。

    小白伸手给小橙子摘了两个石榴,递到了他的手里,并嘱咐道:“下次摘石榴要叫大人,你还小,石榴树上都是刺刺,万一扎到手可就不好了,记住了吗?”

    小橙子嗯嗯啊啊,拿着两个石榴跑开了。

    卫泽安松了口气,说道:“这小子很听你的啊!”每次和小白说话,卫泽安都是温温柔柔的。贴身小棉袄就是不一样,可以说是相当宠溺了。

    小白点了点头,说道:“小橙虽然淘气,但还是很懂事的。卫爸,您也别总是发脾气,适当的沟通还是很重要的。”

    卫泽安当然知道要和小橙沟通,但每次他一充当慈父,小橙子便开始蹬鼻子上脸,可以说要骑到他脖子上撒尿。没办法,卫泽安只好固态复萌。每个孩子的性格都不一样,像小橙子这样的,的确得有一个人能镇得住他才行。

    晚上卫鸿的儿子卫南飞来玩儿了,他比几个孩子都小一些,刚满一周岁。卫南飞的名字取自鸿雁南飞,卫鸿觉得这个孩子只与自己有关,便给用这首诗把孩子和自己的名字串联了起来。

    他知道,以后南飞肯定会问,自己的母亲或者另一个爸爸去了哪里。卫鸿已经编好了一个故事,大概会像许俊麟当初骗小白一样,撒一个善意的谎言了。

    意外的,卫南飞很可爱。大眼睛,高鼻梁,并不像卫鸿。而且他很乖,卫鸿竟把他教得很好。才一岁,就懂得用手势说谢谢,你好,拜拜。

    这两年卫鸿和大家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也经常会在庄园常来常往。四个孩子一起玩儿也热闹,便经常凑到一起。

    只是有一点,卫鸿忧心忡忡。

    小白看出他情绪并不高涨,便上前问道:“怎么了大堂哥,你看上去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卫鸿皱眉道:“南飞被查出了血液病,他的血型不太好配型。小白,我可能要去找一下当年的捐赠者。”

    小白惊了惊,看着那么可爱乖巧的南飞,有些心疼。问道:“是……白血病吗?”

    卫鸿点了点头,说道:“是血友病。他还这么小,却要经历这么折磨。我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是我带他来这个世界上受苦的。”

    小白问道:“是遗传自他的另一个父亲吗?”

    卫鸿摇了摇头,说道:“我父亲从小身体不好你是知道的吧?应该是我的家族遗传。但也不尽然,我叔叔就没问题,你也没问题。总之形成的病因很复杂,傅医生还在查。他说,近日会帮我联系当年的捐赠者。希望……他能念在南飞是他亲生儿子的份上,把骨髓捐赠给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