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节

    小白憋笑,他俩怎么这么有趣呢?

    大概是看到小白在偷偷的看自己,许俊麟抬头看了过来。他身上穿着格子睡衣,起身来到小白跟前,皱眉道:“这样不行,要吐奶了,怎么弄得脖子里都是?刘嫂拿个温毛巾过来。”

    很快,育儿师拿了个温热的s-hi毛巾过来。许俊麟解开小石榴的襁褓,把他脖子里的奶渍擦了一遍。小白在一旁看着,自己照顾宝宝还是太没有经验了。

    擦完以后,许俊麟又把小石榴抱起来,放到肩膀上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很快,一声响亮的嗝打了出来。小白的眼睛亮了亮,许俊麟又把小石榴放了下来,包好。

    一旁的育儿师都忍不住赞了一句:“许先生照顾孩子很有经验啊!”

    许俊麟点了点头,说道:“嗯,毕竟之前亲手带大了一个。”

    小白吐了吐舌头,他小的时候家里的情况可没有现在这么好,自己当初都是老许同志亲力亲为照顾的。现在小白生了小石榴,因为有三个育儿师帮忙一起带十六,所以他并没有感觉到多辛苦。不过单看三个人围着一个孩子忙得团团转他就知道,之前老许同志一个人带大他有多辛苦。

    更别说还一边带大他,一边给自己考了那么多证。

    想到这里,小白打算晚上要和小石榴一起睡,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这个爸爸当得那么轻松呢?

    旁边金泽赢了一次,正一脸开心的在陆成俨的脸上画胡子。小白抬头看到差点笑喷了,他们这些恶趣味有意思吗?那边卫泽安打完电话了,许俊麟又继续回去指导他用电脑。

    小白抱着小石榴走到陆成俨跟前,陆成俨亲了亲小白,又亲了亲儿子,说道:“等着,爸爸给你打下一片江山!”话音刚落,他又输了,被金泽在额头上写了个王。

    小白满头黑线,只听金泽说道:“今晚把小白输给我,让他陪我一晚。”

    许骁白:……

    “老公,你可得加油啊!把我输了没问题,可别把儿子也搭上了。”

    满屋的哄笑声传来,整个房间里其乐融融,热闹又温馨。这可真是小白梦寐以求的生活了,家人,朋友,大家相处的十分和谐。

    最后陆成俨终于赢了,不用把小白输给金泽。可他脸上也被画成了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小白无奈的给他擦脸。好在是那种一擦就能掉的记号笔,否则明天上班,陆总就要出糗了。

    陆成俨顺手将小白搂进怀里,亲了一口,刚好被卫泽安看到。好在这几天他也习惯了,现在的年轻人,说亲就亲说抱就抱,一点都不在乎旁边有没有人。

    许俊麟也看到了,无比欣慰的说道:“你看他们感情多好?看着他们幸福就足够了。”

    卫泽安皱眉,一把拉过媳妇,抱进怀里亲了一口。许俊麟下意识往小白那边撇,刚好被他俩看到。他一脸无语的瞪着卫泽安:“你疯了?注意点场合!”

    卫泽安一脸的死猪不怕开水烫:“不行,你这双标的太明显。怎么他们就能亲,我们就不能亲?小麟子,你这个思想要改一改。老脑筋已经过时了,要与时俱进。”

    许俊麟一想,嗯,也对,于是点了点头:“明天起你晚上开始练打字,什么时候练熟了为止。”

    卫泽安:……

    “不是,这跟我打字有什么关系?”他觉得还是打桩比较容易一些。

    许俊麟扶着腰淡淡一笑:“与时俱进,现在还有几个不会打字的?”

    卫泽安有点后悔,这是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不过也成,只要以后给亲就好了。

    小白露出了姨母笑,看他们俩秀恩爱也挺有趣的。

    第140章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从窗户里看过去,庄园的路灯周围飘着的都是雪花。地上已经白茫茫一片,楚微开始有点担心廖毅。雪下得这么大,他开车不会有危险吧?早知道该让他留宿的,反正他的小院子上下两层好几个现成的房间。

    就在楚微胡思乱想的时候,小白裹着厚厚的羽绒服钻了进来。身后是为他举着伞的陆成俨,把小白送过来以后便自己回去了。

    楚微住的小楼里也是温暖如春,小白脱掉羽绒服,抬头看向楚微,问道:“嗯?你怎么还没上楼?等我呢?”

    两个小gay蜜约好了晚上一起睡,小白是亲自把小石榴哄睡了以后才过来的。小石榴非常好哄,一瓶奶喂下去,吸上小奶嘴,轻轻一晃便睡着了。

    小奶嘴是许俊麟建议给他吸的,因为这小崽子和小白小时候一模一样,不给他吸奶嘴他会吸大拇哥。小白小时候的大拇指被自己吸到发白,许俊麟担心不卫生,也怕拇指被他吸秃鲁皮,就给他吸上奶嘴了。

    楚微拉着小白一起上楼,说道:“你把你老公扔下,他不会有想法吗?”

    小白摸摸肚子,说道:“我现在这个情况又什么都做不了,让他自己睡吧!”

    楚微:……

    他一脸神奇的看向小白,说道:“你找个老公就是为了睡的吗?”

    小白没憋住笑了:“没有,我是真喜欢我老公,可是天天粘在一起就没意思了。又不是相依为命过日子,该分开的时候就要适时分开。今晚他陪小石榴睡,让他也体验一下带娃奶爸的乐趣。”两夫夫已经商量好了,小石榴的陪伴两位父亲都要身体力行。有时间的话,就一起陪着他,但至少有一方要陪在他身边。

    楚微有点羡慕:“真好,要是我爸也有你们这觉悟就好了。”

    其实小白不敢说,他就是见多了楚微小白菜一般的人生,才渐渐有了这样的觉悟的。小孩子的身心健康很重要,也很脆弱。不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给予足够的关怀,等他们长大以后,会把一切通通反噬给父母。有的反噬较大,有的就会像楚微这样,温水煮青蛙,永远不合作。

    两个小gay蜜一起去泡澡,中间隔了个帘子,一人泡一个浴缸。

    楚微问:“你现在能泡澡吗?易孕体质不用坐月子还挺好的啊!”

    小白坐在浴缸里,说道:“医生给了药浴的药,就是让我泡啊!其实女生也可以不用坐月子,大概婆婆妈妈们会不同意。”说完两个小gay蜜笑了起来。

    泡完了澡,两人穿上舒服的睡衣,钻一个被窝开始瞎聊。小白虽然不用坐月子,但还是要尽量注意休息。最近他都没有打游戏,傅医生让他休息到恢复期以后。小白很乖,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恢复不好以后也会不方便。

    小白见楚微有些心不在焉,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不是应该高兴吗?我觉得那个廖毅还挺好的,考虑考虑啊!”小白用肩膀碰了碰楚微,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楚微看着窗外的月毛大雪,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

    小白瞬间明白了他的心思:“啊……你是担心他吧?下雪路滑,怕路上有危险?”

    楚微不肯承认,立即把眼神收了回来,说道:“我担心他?没有,我跟他不熟。”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楚微口是心非,翻身枕上他的大腿,说道:“老实说,你口是心非的样子真的一眼就能被我看穿哎!”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