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节

    傅医生也有点着急,说道:“已经上了,我没想到他的痛点那么低,可能是比较敏感,或者是抗麻药体质。如果是这种情况,就只能硬生生挺着了。”

    陆成俨握着小白的手,小白却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道:“没事,没事,你出去吧!傅医生,让他出去。”

    傅医生看向陆成俨,陆成俨摇了摇头,对小白说道:“我不添乱了,小白你用力生,我就在这儿陪着你。”

    傅医生又给小白增加了肌注镇痛剂,小白的疼痛终于减轻了一些。

    而产房外,陆老爷子仍在表达着自己的诚意:“其实我这样做,也有我的考量。陆氏集团百分之七十的控股在陆家人手里,我和小俨一人一半。现在转到重孙媳妇的身上,他们俩加起来又是一个完整个百分之七十。这也是为了让他们两口子合二为一,一心一意的意思。我知道小白身上有泽安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权,也不缺这些钱,但我们陆家却不能没有这个心。你说是吧?小卫啊?”

    卫泽安还在装大尾巴狼,便听到产房里哇得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众人不约而同的朝产房内看去。

    第130章

    产房内,小白累得j-i,ng疲力竭,不过终于把小石榴给生了下来。倒是不胖不瘦,六斤六两。小白却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整个人都不行了。

    虽然后期傅医生给他加了麻药的药量,他也几乎感觉不到疼了。但是这种灵魂被抽空了的j-i,ng疲力竭,让小白很快便睡了过去。

    后面陆成俨剪脐带,给小孩洗澡,让护士把孩子抱出去给在外面等着的许俊麟。又去给小白擦了把汗,才发觉自己的双手都是颤抖的。

    他好歹也是h市一大人物,叱咤商场多年,见惯了各种大场面。哪次他惧过?却因为小白生孩子而吓成这样,脸都白了。这会儿看着他虚弱的脸颊,陆成俨心里揪痛,想抱抱他,却又不敢动。傅医生说让他休息一会儿,呆会儿转到楼上专用病房。

    这会儿小石榴被抱了出去,门外还未讨论出个所以然来。许俊麟上前接过小石榴,抱在怀里,瞬间便笑了:“你看,他长得和小白小时候一模一样。”

    随即他又抬头问护士:“小白怎么样了?”根本不用许俊麟说话,卫泽安便已经冲进产房了。

    他看到陆成俨在给小白擦汗,对方眼圈儿有点儿红。看上去情绪虽稳定,却也看得出,紧张得不行。卫泽安勉强算满意了,上前问了一句:“睡了?”

    陆成俨嗓音微哑道:“嗯,累坏了。”

    卫泽安说道:“走吧!推他去病房,在这儿睡也舒服不了。”

    很快,一群人拥着小白去了病房。许俊麟抱着小石榴,一百岁的陆老爷子跟在身后。他脸上带着喜悦,眼圈儿却也是红红的。老头儿一百零一岁了,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理解他这种感受。好在老头儿心脏还成,没被刺激出个所以然来。这个101岁的生日礼物,真的是天降大喜。

    将小白安排到病房后,傅医生便过来,让护士抱着小石榴去做新生儿的各项检查了。

    傅医生又过来看了看小白的情况,对卫泽安说道:“没事儿,就是太累了,睡着了。情况很好,没有撕裂,也没有出血,就是他体质特殊,有点抗麻药。一开始遭了点罪,不过后面就好了。你放心,休息休息就好了。”

    关于抗麻药这件事,许俊麟一听就知道了。小白体质肯定是随自己的,他也是有一次拔智齿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抗麻药。别人都是一针了事,他硬生生被医生戳了三次,才算没有了痛感。

    一想到这里,许俊麟又开始担忧,如果抗麻药,是不是表示自己剖腹产有点困难?毕竟腰麻穿刺,如果用太多麻药并不好。

    卫泽安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上前也看了看自己的小孙儿。陆千予小朋友刚刚出生,却很是饱满漂亮。皮肤很白,大眼睛是r_ou_眼可见的双眼皮。睫毛很长,小嘴巴r_ou_嘟嘟的。才刚出生就是一脸的娇憨可爱,可爱的不得了。

    卫泽安也笑了,说道:“又生了一个宝贝,我看大概会和小白一样懂事。”

    许俊麟抱着孩子坐到了小白的病床前,说道:“嗯,小白也会喜欢的。”

    小白大概是真累坏了,躺在那里睡得天昏地暗。

    卫泽安忽然左右看了看,问道:“陆家老头儿和孙子呢?”

    许俊麟:……

    许俊麟看了看门外,说道:“你以后不要这样叫他们,太没礼貌了。你这样的话,小白也会很难堪的。”

    和陆家做了十几年死对头,卫泽安一时间还找不到和他们相处的正确方式。于是笑道:“嗨,我知道了,下回我注意点儿。”

    小白还在睡,卫泽安闲来无事,便去外面偷听陆家祖孙说话了。

    陆成俨很是心虚的听太爷爷的训斥,陆老头儿红着脸,憋了半天,却憋出来一句:“臭小子!干得漂亮!”说完便是一阵抑制不住的喜悦与激动。

    角落里的卫泽安:……

    艹,亏我还想跟你们冰释前嫌,释个j-i拔!

    紧接着卫泽安就听到了陆老头哽咽的声音:“我以为你这辈子哪怕到我死,也不能听我一句劝了。”

    陆成俨有点儿难过,说道:“太爷爷,我和小白,是正正经经谈恋爱的。孩子是意外怀上的,我觉得很对不起他。”

    陆暻宏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眼光好。我说你怎么一直不找,原来是瞄上人家卫家的宝贝疙瘩了?”

    陆成俨不知道怎么跟他太爷爷解释,他和小白在一起的时候,小白还不是卫泽安的儿子。

    陆暻宏却示意他什么都不必说,半天后才道:“你知道太爷爷的心思,看着你赚那么多钱,虽然高兴,却也觉得没有必要。人生一世,钱财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赚来了名利双收,到了却连个给你送老送终的人都没有。太爷爷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学不来你们年轻人那一套潇洒。钱我不要,你能娶妻生子,就是最好的事。我打算把手里的股权都转给你媳妇,你好好待他,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

    陆成俨不知道他太爷爷竟然是这样的打算,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得一脸感动的看着太爷爷,他能这样待小白,陆成俨也是高兴的。

    没想到陆暻宏竟还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说道:“有一句话叫朝闻道,夕死足矣。我今天知道你后半生有了着落,明天去见你太奶奶也瞑目了。”

    陆成俨皱眉,觉得老头儿是疯了。

    老头儿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你太爷爷身体还硬朗着,这又有了玄孙,说不定一高兴还能再多活个十来年,肯定能看着玄孙慢慢长大。”

    陆成俨说道:“您能喜欢,我也很高兴。小白真的很好,嗯……他是值得您疼爱的。”

    一句值得,卫泽安也就满意了。他悄悄离开,不再听墙角。身为一个老父亲,卫泽安觉得自己也算是为宝贝儿子c,ao碎了心。

    回到病房后,小石榴被抱了回来,许俊麟在给他喂水。

    看他照顾孩子的动作这样熟练,卫泽安便忍不住上手:“哎,让我试试,让我来试试。他不喝奶吗?怎么只喝水?”

    许俊麟说道:“医生让先喝点水,哎……千予,吸错了……”

    卫泽安低头,看到他在吸许俊麟的手指。卫泽安傻笑了两声,说道:“小白小时候也这样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