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节

    一天的工作结束的很快,陆成俨看了看表,提前去了和卫泽安约好的那个击剑馆。他觉得自己对待长辈,应该拿出足够的尊重来。从前不提,单单他是小白的父亲这件事,自己就该做到这些。

    他已经很久没击剑了,有些手生。陆成俨看时间还早,便自己穿上了击剑服,和教练一起练了几个回合。这教练是专业队员退役,被卫泽安聘请来当教练。

    卫泽安天生是个好战分子,但是和平年代,他因为家族的事也没有去当兵,只能办些俱乐部让自己过把瘾。除了击剑,s,he击,还有拳击,跆拳道。他基本都会点儿,却也因为工作的关系并不j-i,ng通。

    不过跟陆成俨这个普通人打一架,还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其实陆成俨对击剑也挺感兴趣,大学的时候还特意去学了。他觉得不论输赢,自己尽力就好。

    很快,卫泽安便到了,他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足足半个小时。果然,老岳父的架子端得极大。不过也正是因为他这个态度,反倒是让陆成俨松了一口气。

    他上前,朝卫泽安打了声招呼:“您来了。”

    卫泽安冲着他撇了撇嘴,说道:“来吧!”

    两人废话不多说,都去换上了击剑服。陆成俨还给小白发了信息,跟他说晚上晚点回去。可是小白没给他回,可能在玩儿什么东西没注意到吧!

    两人换好服装后便进了场,卫泽安是不打算手下留情的,所以一上场,他便势如破竹,打的陆成俨节节败退。他又不会退让一步,所以第一场下来,卫泽安先赢一局。

    陆成俨很意外,不愧是壮年期的男人,爆发力果然很强。不过陆成俨的长处,从来不在爆发力上。于是第二局他闪避了卫泽安的的几个凌厉的攻势,左躲右闪,十分灵敏的闪避过他的进攻后从旁又刁钻的角度出击,终于赢下一局。

    卫泽安很是不屑的说道:“你也就会这个了。”

    第三局,陆成俨很乖的没用他的迂回之术,而是和卫泽安硬碰硬了。这回因为有了准备,对上卫泽安的横冲直撞,也算能应付得上。教练在一旁看着,有点害怕,总觉得这俩打架全都不按常理出牌,非常的随心所欲。不过两个都是大佬,他不好说什么。只要从旁看着,别受伤就可以了。

    终于,第三局两人都累的筋疲力尽,打了个平局。

    他俩打架十几年,还从来没有过谁输谁赢。这回又打了个平局,陆成俨也算是在意料中。

    两人摘下头盔,都坐在地上喘气儿。卫泽安看了他一眼,说道:“小子,你倒是还没落下。”眼中的欣赏里还透着几分不屑。

    陆成俨扶着栏杆站起来,说道:“您过奖。”态度不卑不亢,倒也礼数周全。

    卫泽安也站了起来,教练帮他俩脱了击剑服,又把两人请到休息室休息。给两人端来了茶水,便不再打扰。

    打完一架,卫泽安的脸色算是稍微好看了点儿,他来这里,本来也是为了解决小白的事的。许俊麟说小白肚子里的孩子时,虽然他嘴上说这孩子他又不是养不起,却也明白,小白是真的被陆成俨给迷住了。如果硬生生拆散他们,不但小白不开心,自己的宝贝孙子也少了个爸。

    他不想让小石榴像小白一样,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一想到小白从前吃过的苦,心里便如刀绞。但又看看陆成俨这个讨厌鬼,心里还是不甘。

    他问陆成俨:“你有多喜欢小白?”

    陆成俨据唇,说道:“这个怎么衡量?非常喜欢吧!”至少目前,没有任何东西比小白更重要。

    卫泽安又问道:“那你为他,能做到什么?”

    陆成俨说道:“一切。”

    却听卫泽安戏谑一笑,说道:“来,叫声爸爸听听。”

    第119章

    对面的陆成俨怔了怔,卫泽安的唇角却含着讥俏。你不是为了小白什么都能做吗?从前没打得你叫爸爸,现在你倒是叫声爸爸给我听听?

    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你还想求娶小白,这不是个笑话吗?

    本以为陆成俨被自己的这个要求给吓退了,下一秒,陆成俨却起身,亲自倒了一杯茶,双手奉到了卫泽安的面前,十分恭敬的对他躹了个躬,说道:“爸爸,您请喝茶。”

    卫泽安:!!!……

    当天晚上回去后,卫泽安浑身轻松,通体舒泰。

    他记得有人曾经说过一番话,如果你有个仇家,那你就生个女儿,再惯坏你的女儿,嫁给仇人的儿子。那么,仇人全家就可以j-i飞狗跳了。

    如今他虽然没有把儿子惯坏,但是他没想到单单是因为小白和陆成俨在一起了,这个多年的宿敌就得拱手管他叫爸爸,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引起舒适的事情。

    他回来的时候脸上喜形于色,许俊麟还有点纳闷,不知道这家伙在高兴些什么。只当是他最近成了好几个项目,日进斗金,也算是人逢喜事j-i,ng神爽。

    想想陆成俨那句爸爸,卫泽安就开心。行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为了小白连爸爸都肯叫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纡尊降贵认了你这个儿婿。不过你以后要是敢对小白有半点不好,你会失去这个叫爸爸的资格。

    再一想陆成俨那个毕恭毕敬的模样,卫泽安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许俊麟无奈了,上前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他递给卫泽安一杯茶,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一回家就开始傻笑,还没完没了了。

    卫泽安接过媳妇递上来的茶,说道:“唉,没什么,就是挺高兴的。小麟子,咱家大儿子回来没有?”

    许俊麟说道:“嗯……呃……今天……大概……不回吧?”他拿眼去睨卫泽安的眼神,生怕他再跑去阻止陆成俨和小白的约会。

    没想到卫泽安却难得的笑了笑,说道:“和小白说,让他自己注意安全。这都快六个月了,不是闹着玩儿的。”

    许俊麟:“……嗯……哦。”

    他今天大概是吃错药了吧?

    而此刻的小白还在金泽那里,他脸上的表情都要扭曲了,一脸便秘的对金泽说道:“你早说你没跟烊烊说啊!你连供都不和我串一下!这下好了,你的肚子也藏不住了。”

    迟烊这会儿还是一脸的兴奋,他拉着金泽的手,反复的确认道:“阿泽……是真的吗?小白没有骗我对吗?你真的……有了我的孩子?”

    金泽看迟烊这个兴奋的表情,竟有些感激小白。如果是他,大概这会儿还瞒着迟烊呢。因为在他根深蒂固的思维里,十**岁的少年是不可能接受他给他生个孩子的。他甚至在想,如果小朋友接受不了,那他就自己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算了。

    反正与其注定一辈子一个人,不如生下一个与自己有着紧密血缘关系的宝宝,这样他一辈子都会陪着自己。

    谁知道知道真相的迟烊比他还兴奋,拉着他的手恨不得直接把他抱进怀里。如果不是有小白在场,如果不是迟烊太过害羞,大概早就抱住他亲个没完没了了。

    金泽看向迟烊,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我没想到你会激动成这样,难道你们年轻人不是最崇尚自由,得知伴侣怀孕后的第一反应是心如死灰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