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节

    他把泽安集团给了小白,本来卫氏并购下来,也打算给小白的。如今忽然来了个小橙子,两个儿子自然都要给他们打下一片江山,赚下一份家业。

    只是有了卫鸿这个前车之鉴,以后教育儿子,可得多长点心。还有那个陈呈,卫泽安心里隐隐谋划着,他不能让他的孩子一个个都受到一个外人的伤害。

    一旁的小白还在和陆成俨聊得火热,他拍了一张自己的照片给陆成俨发了过去,刚发完,卫泽安的声音就从身后响了起来。

    “小白,我们回家了。”

    小白吓得拂了拂胸口,忽然又有了一种背着家长早恋的感觉。

    他捂着嘴偷笑,一抬头,却在走廊里看到了皱着眉头手里拿着体检报告的金泽。

    第112章

    乍在医院见到金泽,小白还挺意外的。再一想,是了,他卫爸这个医院正是有着全省乃至全国最好的易孕科。金泽是易孕体质,他到这里来体检也正常。

    看着金泽一脸仔细的看着手里的体检报告单,小白想恶作剧一发。他轻手轻脚的上前,然后猛然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嗨,美人,晚上有时间吗?”

    金泽真的被他吓了一跳,体检报告都掉到地上了。

    他抬头看了看小白,惊魂初定,竟有几分花容失色的感觉,却又毫不显得娘气。他轻轻一撩小白的下巴,气道:“有,约吗?”

    不远处的许俊麟:……

    卫泽安:……

    这两人的互动看上去怎么奇奇怪怪的?

    金泽没发现不远处的许俊麟和卫泽安,一把将小白搂了过来,说道:“你来干什么?……哦,孕检?让我看看。”说着他接过小白手上的孕检报告,又把自己的捡了起来,悄无声息的装进了文件袋里。

    小白说道:“你来体检吗?没有什么问题吧?我还有事没问你呢!你是不是……欺负我们家烊烊了?”

    金泽拢了拢长发,看着小白的孕检报告单,说道:“欺负?哦,有吧?不过他挺乖的,倒是没看出有什么意见。”

    小白心道谁在你这里敢有意见?能得到金泽先生的垂青已经是无比的幸运。就是有些患得患失,谁知道这垂青能持续多久。

    金泽把小白的孕检报告单还给了他,说道:“你这两天还挺热闹的,热搜上全是你了。”

    小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没办法啊!不是让人给盯上了吗?不过以后应该就好了。”小白看了看左右,问道:“迟烊没陪你一起过来吗?”

    金泽无所谓的答道:“不过是个例行体检,又不是小孩子,还需要家长作陪。”

    有家长作陪的许骁白:……

    金泽戏谑的看了他一眼,小白一脸的无语,说道:“烊烊又不是你家长,陪男朋友来体检不是正常的吗?”再一想,又觉得不对,说道:“哦,烊烊说你是把他当小白……小黑脸来养的。”

    金泽:……

    两人在这边闲聊了一会儿,许俊麟的孕检报告也都出来了。三人聚到一起聊了一会儿,眼看着天色太晚,便各自回了家。

    第二天小白起了个大早,虽然他不待见卫鸿,可人毕竟是他救的。既然救了,总不能不管,人还在icu躺着,他总得去看看什么情况。

    早晨家里的大厨做了可口美味的早餐,他吃过以后司机便带他去了卫鸿所在的医院。好在卫鸿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转入了普通病房。人也醒了,就是整个人萎靡不振,虽然不寻死了,j-i,ng神看着也不太好。

    小白拎着从家里带来的糯米猪肝粥,放到了他的床头,看着一脸惨白的卫鸿,说道:“醒了就吃点东西,给你妈妈打个电话。昨天我爸给你妈妈打电话,她没接。你家人要是知道你出事了,也该着急了。”

    小白怕他再寻短见,请了两个男护工看着他。

    卫鸿躺在那里一直不说话,连日来的抑郁使得他瘦了很多。原本不甚出众的五官,却在瘦下来后有了些棱角。

    小白见他不说话,把粥从保温桶中倒了出来,劝道:“为着个渣男,搭上自己一条命,值吗?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你又何必非得想着他。凭你的自身条件,想要什么样的男人不是勾勾手指?”卫氏就算宣布破产,可他毕竟还有卫家小少爷的身份。那些祖产,也够他挥霍了。

    卫老太留下几处房产,好在没让齐淑敏败掉。

    卫鸿回头看了一眼小白,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寻死了。”死过一次他才知道,死的滋味不好受。那种灵魂抽离身体时的抽痛,让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但什么父母亲人,他却完全没想那么多。有时候他不是很明白,妈妈和奶奶真的那么疼他吗?如果是疼他的,为什么从来不教他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凡只要他想要的,他们都会给他。哪怕他说要和陈呈这个男人结婚,她们也从没说过一个不字。

    陈呈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挫折,摔得有多重,只有他自己知道。毕竟他从小顺顺利利,从未遭遇过这些,反而使得痛苦放大了无数倍,才会导致了他的轻生。

    不过现在他知道了,死亡真的很痛苦,比失恋痛苦百倍。

    小白听他这么说,把粥朝他跟前推了推,说道:“那你吃点东西吧!我还有事要忙,有事就和这两个大叔说,他们会照顾你的。”小白之所以请两个男护工,就是怕他再寻短见,有两个壮年的男性也能及时拦着。

    在卫鸿那里转了一圈,小白便回了剧组。

    在路上和陆成俨逼逼了几句,感叹了半天:“我一早就说过,陈呈既然会背叛我,肯定也会背叛卫鸿。你看看现在,是不是一语成谶?”卫鸿没死成,也算他命大。说起来还得谢谢老许,要不是他让自己去小花园,恐怕卫鸿就凉透了。

    今天迟烊的戏杀青,所以一早徐慧便去了榛桓影视基地等人。顺便过来看了看小白,并给他带了一点补品。

    迟烊的戏杀青以后,可以休息一周。徐慧给他找了个体育用品代言,算是中高端的品牌。他也算争气,厂商给他开的价终于达到了七位数。

    可是迟烊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每天穿着简单的运动装。脚上那双aj,还是小白送他的生日礼物。

    迟烊杀青后来这边看了看小白,俩人哥俩好的搂肩搭背。小白比迟烊矮太多,看上去画风有点不搭,但这并不妨碍他俩做好朋友。

    迟烊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婉拒了徐慧带他回公司,就想在小白拍戏的空当和他聊聊。

    结果小白一见到他就大摇其头,问道:“你怎么这么丧?”

    迟烊委屈巴巴,黑小伙儿看上去的确情绪不太高,他叹了口气,说道:“我就是想来问问你,阿泽他最近怎么了?我联系他好几次,都没接我电话,他是在忙吗?”

    小白吃着酸奶豆,一脸迷茫道:“忙?没听说啊!我昨天还见到他了。”

    迟烊立即问道:“哦?在哪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