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节

    小白朝他们看了过去,对身旁的迟烊说道:“这才是前任和现任的最和谐相处模式嘛!这样多好。”

    迟烊一脸奇怪的问小白:“前任?现任?这是……什么意思?”

    小白笑道:“金叔叔是我卫爸的前男友,我爸是现任。你看,他们相处的多好?”他多么希望陆成俨和他卫爸的相处模式能稍微好一点,哪怕只有老许同志和金叔叔的一半也好啊!

    旁边的迟烊却透出一脸古怪的表情,这会儿他想哭的心都有了。难怪金先生和他有过一夜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原来他的前任这样优秀。

    卫泽安迟烊当然是见过的,他成熟英俊又多金,比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是的毛头小子不知道优秀了多少倍。

    抬头再看一眼金泽,他正端了一杯红酒递给许俊麟。许俊麟笑着婉拒了,自己端了一杯苏打水。

    金泽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许俊麟下意识摸了摸脸,又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问道:“很明显吗?”

    金泽仔细的审视着许俊麟白晰到有些病恙的皮肤,皱眉道:“你是不是生病了?”说着他贴近许俊麟仔细的看着,把许俊麟吓了一跳。待他看完后得出结论:“感觉是不是有点营养不良?”

    许俊麟的脸上有些不太自然,说道:“哦……是没太吃东西,这么明显的吗?”看来他得吃点孕期药物了。

    金泽随口问道:“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许俊麟没说话,只是不太自然的推了推镜框。

    金泽不喝酒了,上前盯着他,问道:“你不会是……真的?”

    许俊麟无奈,轻轻嗯了一声,说道:“我也很奇怪,按道理说我这个年龄应该很难再怀上了。有点意外。”

    金泽忍不住拍了两下手,说道:“让我说什么好呢?恭喜恭喜,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其实也正常,如果你心情好,也会刺激孕激素的产生。小白有了他的爱人,你们刚好可以再生一个。”

    说着金泽端起手边的酒杯,和许俊麟手里的苏打水碰了碰,说道:“敬你,为勇敢的父亲。”

    许俊麟笑了笑,对他举了举杯子,小抿了一口,说道:“你少喝一点。”

    少喝是不可能少喝的,金泽别的都还好,就是酒瘾有点大。他所有的住处,都有一个专门的房间用来藏酒。卫泽安的酒都不错,于是他又贪杯,多喝了点。

    小白自然是不可能让他们再回去了,毕竟这么晚了,金泽又喝了酒。他便让石叔给大家准备了客房,就在宴会厅的楼上。

    家里两个孕夫,一个小娘炮,送金泽这个酒鬼回房间的工作,自然落到了迟烊的身上。

    第106章

    其实金泽喝得不多,以他的酒量,一瓶红酒而已,刚刚有飘飘然的舒适感。

    他一整个聚会都在和许俊麟聊天,难得有个和他聊得投契的人。许俊麟的一些想法,和他不谋而合。他也为他高兴,竟然还能再创一次生命的奇迹。

    这会儿卫泽安估计要把他当稀有保护动物来宠了,看他们两个幸福恩爱,金泽还挺羡慕。

    聚会结束,年轻人们玩儿够了,许俊麟才和金泽道别,回了前院。

    小白给客人们安排客房,眼看着金泽喝的有点飘,便对迟烊说道:“你送金叔叔上去吧!上面准备了四个房间,格局都差不多,你们随便挑。有什么需要,就喊石伯伯。”

    楚微玩儿得挺尽兴,他家的别墅其实也在这儿不远处,不过不论占地面积还是硬件设施都不知道要差了多少。以前他经常带着小白去他家的别墅玩耍,现在风水轮流转,楚微觉得自己终于开始回本儿了。

    两个小gay蜜嘻嘻哈哈一晚上,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

    楚微明天也要进组了,这回他终于混了个男n,不再是跑龙套。也不再演小太监,而是一个有血有r_ou_的角色,有名有姓,在演员表里排名第六。

    片酬也终于有了六位数,他开开心心,凭自己本事赚的钱,花起来就是爽快。

    小白曾经也和楚微一样,凭自己本事赚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成了靠资本扶持了。他现在成了流量中的流量,除了炒作不断的陈呈,就是小白流量最高。而且背后还有资本扶持,可以说是一时风头无两。

    小白把大家送上楼,便收到了陆成俨的电话。他一边接电话一边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今天他的心情很不错。一边往回走一边给陆成俨撒娇:“明天去探我的班吗?”

    陆成俨无奈道:“我想去,但是你爸恐怕会把你守得水泄不通。没事,等你拍完我带你去吃饭。学长说不让他限制你的自由,大概是听进去了。”

    小白无比庆幸,卫泽安同志是个妻管严。否则他和陆成俨,恐怕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而迟烊则尽职尽责的将金泽送回了房间,像前两次一样,倒热水,擦脸,脱掉外套,又给他放好浴缸里的水。就在他准备将人扶进浴室的时候,半躺在床上的金泽却抬眼对他说道:“不用忙,我没醉。”

    迟烊怔了怔,有点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那……您自己洗?”

    金泽看着他的眼睛,问道:“哦?这么说,你是要帮我洗澡?”

    迟烊立即摇手,说道:“不不不不是的,我我我我只是……”

    每次面对金泽的时候,迟烊都紧张的要死。这种只在金泽面前才会出现的结巴,再一次出现在了迟烊的身上。

    “我我我只是……帮您放水而已……”

    金泽并不在意他想要做什么,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和烟,点燃一支幽幽抽了一口。香烟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味道很淡,并不呛人。金泽不喜欢味太重的烟,他抽的烟里有一股清淡的薄荷味。

    迟烊是不抽烟的,也不喝酒。金泽和他恰好相反,他出格,出位,抽烟,喝酒,泡吧,飚车。可是迟烊却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也许是自己太过克制守礼,反而被金泽身上的狂野生长所吸引。

    不过金泽也只是抽了两口,便将烟按灭在了烟灰缸里,他起身看着迟烊,难得有人给他仰望的感觉。

    他拢了拢长发,说道:“我来的时候洗过澡了。”毕竟睡了十 几个小时,不洗个澡不舒服。

    迟烊讪讪:“……哦。”

    却见金泽上前,在迟烊的脖颈间嗅了嗅,闻到一股干净的,仿佛阳光一般的味道。

    这个味道似乎是取悦了他,他勾了勾唇,说道:“刚刚加我什么事?”

    迟烊先是愣了愣,随即想起来,应该是自己今天不小心点错的那一次。他收工后便直接来小白这里了,还一直没看手机。迟烊不是宅男,甚至对电子产品没有太大的概念,觉得也就是个通讯工具,所以并不会时时查阅。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