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节

    陆成俨无奈道:“不是把你锁起来,是把我锁外面。要不你来围墙这边,我从栅栏里给你送过去。”

    看来老卫为了防老陆,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无奈的从秋千架上起身,冲着电话说道:“好,你等等,大概十几分钟吧!我现在就过去。”

    陆成俨挂断了电话,从车里把买好的车厘子礼盒拿了出来,在后门旁的栅栏边等着。秋后的蚊子虽然蹦哒不了几天了,却也是最毒咬人最厉害的时候。站了十几分钟,陆成俨就被咬了十几个包。

    他强忍着挠了挠,小白终于过来了。

    他远远的看着小白,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

    小白穿着宽松的大t恤,布料很松软的休闲裤。脚上踩着一双板鞋,少年感十足,那张脸看上去的确有点像……未成年。

    陆成俨想捂脸,自己的确太畜生了,怎么可以对他下手。但是又控制不住的爱他,感觉小白仿佛在他的身上施展了什么魔法,让他控制不住的想要给他自己的所有。但他心里又明白不是,他是心甘情愿的爱上了小白,愿意为他沉沦。

    小白可能是跑得有点累,气息微喘,他来到陆成俨的面前,问道:“等着急了吗?咦?哈哈哈哈!”小白看到陆成俨的时候发现他的脸颊上被蚊子亲切的吻了一大口,一只红通通的包正张扬的望着他。他上前给陆成俨挠了挠,说道:“蚊子这么厉害的吗?我都亲不上,它都给你亲红了。”

    陆成俨握住小白伸过来的手,两人就这么隔着栅栏望着,陆成俨的眼睛里露出几分难过,说道:“小白,我想抱抱你。”

    小白贴近栅栏,说道:“抱吧!”

    两人隔着栅栏拥抱,然而少了爱人身上的温度,多了一个冰冷的金属物体,肯定怎么都不会觉得舒服。

    陆成俨透过栅栏亲了亲小白的额头,却看到一只蚊子正在吸小白的血。他伸手啪的一声给他打掉,一摊鲜红的血渍在小白的胳膊上绽开。陆成俨皱眉给他抹掉,说道:“小白,你还是先回去吧!这边蚊子太多了。”说着陆成俨又给他赶走一只蚊子,它们可能是饿久了,一只只虎视眈眈的看着两个**自助餐。

    许骁白不想走,说道:“我想再看看你,我想你了。”

    陆成俨何偿不想他?平常他俩随时都能见面,一时半会儿看不到还会想。随着两人的接触越来越亲密,举动也越来越频繁,对彼此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

    小白抬头看着陆成俨,踮起脚尖,和他隔着栅栏接吻。

    任凭蚊子叮了他们十几个包,也不为所动。看来爱情的力量果然很魔性,平常小白这么娇气的一个人,因为想和陆成俨多呆一会儿连这么毒的蚊子都不怕了。

    可是陆成俨却舍不得他再被蚊子咬了,连忙把水果礼盒交给他,说道:“你先回去,我晚上的时候过来找你。”

    小白问道:“晚上蚊子不是更多?”

    陆成俨想了想,说道:“我去你房间找你。”

    小白一脸的惊讶,问道:“这……你怎么找?能进得去吗?我爸肯定都嘱咐门卫大叔了,肯定不会放你进来的。”

    陆成俨说道:“这个你就别管了,总之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找你的。”

    小白想了想,说道:“那好吧!”

    陆成俨又说道:“我把对面买下来了,只有一墙之隔。我们想见面并不难,小白信我。”

    小白抱着水果礼盒,朝陆成俨指的方向看了看。发现对面的庄园也很漂亮,是纯欧式的。有白色的风车和钟楼,还有玫瑰花窗,以及仿哥特式的建筑。

    小白问道:“白色城堡?”

    陆成俨点头,说道:“我再帮你改造一下,一定让你喜欢。”

    小白说道:“你送的我都喜欢。”这会儿他被咬的地方开始痒,小白挠挠挠挠,

    陆成俨又捧着他的脸颊在他嘴巴上亲了一口,说道:“快去吧!蚊子真的太多了。”

    小白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眼睛有些红红的。他本来以为不就是分开一段时间吗?这有什么?现在才觉得有点煎熬,这种煎熬让他有点难受,还有点小小的乐在其中。

    都说好事多磨,如果事情进展的太顺利了,反而会让人觉得不够珍贵。

    小白抱着车厘子回了房间,他的房间又大又明亮,在主楼二楼的最西侧。这会儿夕阳西下,余晖全都映进他的窗户里,映着那摆满窗台的玩偶,就像童话故事里小王子的宫殿一样梦幻。

    小白没有王子病,却没想到竟还有个王子命。

    他随手拿了一个果盘,把车厘子从礼盒里拿出来,一个个放进了盘子里。陆成俨买的车厘子又大又红,红到发紫。他把整整一盒都装进了果盘里,然后捧着透明的果盘打算去厨房洗一下。

    厨房在一楼,小白一下楼,立即有一个中年大叔迎了上来,十分恭敬的说道:“少爷,我来。”

    小白:???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管他叫少爷。这种感觉好羞耻,还觉得有点尴尬。

    他清了清嗓子,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大叔却十分和蔼的上前接过小白手里的果盘,说道:“这种小事,以后小少爷就交给我们吧!”说着大叔把果盘交给了一个阿姨,轻声吩咐道:“帮少爷洗好送上去。”

    阿姨点了点头,拿着果盘去了厨房。

    小白只好清了清嗓子,忽然觉得自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管家大叔又说道:“少爷有什么事就吩咐,您千万不要跟我们客气。我是卫总亲自挑选的,毕业于e国皇家管家学院,规则我都懂,您安心在这边养胎就可以了。”

    小白:……

    这浓浓的玛丽苏即视感是怎么回事?他觉得老卫同志有点儿过分了,为什么还给他弄了个管家?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拿错了剧本儿,仿佛穿进了玛丽苏里。

    很快,阿姨就把洗好的车厘子给他送了上来,一起送上来的还有几片切好的柠檬。刚好,小白胃里不太舒服,就想吃点酸的东西。

    他捏了片柠檬含了一口,瞬间提神醒脑。然后一边吃车厘子一边给楚微发信息:“微微,现在我们门当户对了,你爸妈同意我们的亲事了吗?”

    楚微半天没给他回复,小白没什么正经事,就是想扯个淡,也就没往心里去。

    傍晚的时候许俊麟回来了,今天公司的那些高层又把他气个半死。他不知道卫泽安以前是怎么管理公司的,现在他觉得自己就是个一意孤行的暴君,一天怼了十几个人,所有人见了他都像个哀怨的小媳妇。

    不怼也没办法,否则工作根本没办法实行。

    许俊麟回来的时候上楼看了看小白,发现他竟睡着了,便给卫泽安打了个电话。

    卫泽安去给小白取玩偶,回来后又去胡润石那里一趟。他回来把胡润石给吓出了个好歹,毕竟他们的收网计划还未过半,他这个时候回来非常危险。万一暴露了,卫家那边的局也就白布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