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节

    他伸手拂摸着卫泽安英俊的眉眼,低声说道:“卫骁,小白是你的孩子,他是你的亲生儿子啊!对不起,我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小白已经十四周了。三个多月,我却毫无知觉。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曾试图回去找你,但你已经离开了h市。我也试图在别的城市找过你,可是这个世界上十几万个卫骁,我根本找不到你。渐渐的,我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我们,注定形同陌路。好在,你给了我小白。我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后悔,独自生下了小白,并把他抚养成人。”

    第80章

    许俊麟今天真的非常高兴,他睡不着,就倚在卫泽安身边,说他当年的一些感受。

    “你大哥找过我三次,他甚至给我看了你母亲的照片。那个时候,你母亲的病应该已经非常严重了。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有答应他的条件。我是个很自私的人,不想因为不相干的人而放弃你。虽然我那个时候并不怎么爱你,你知道,那时候是你强迫我的。如果不是最后决定走了,我可能也不会知道我爱你的程度……已经深到分开后会痛苦那么长时间,甚至失去了爱另外一个人的能力。”

    “当时我觉得自己挺不好的,明明是我选择要离开你的,竟然还有脸企图再找到你。时间长了,有些事也会在自己的心里演变成一种禁忌。我给小白编的故事,连我自己都快信了。不过有些事我既然选择了,就要承担它所带来的后果。正如现在,我既然选择一你在一起,就会站在你身边的。卫骁,你究竟有什么事瞒着我?我猜,是那件事,你已经知道了吧?”

    “从你这几天打电话的只言片语中,我也已经听出来了。对不起,为我当年的选择,为我们这些年的分离。但如果重来,我可能……还会选择离开你吧!毕竟,我没有资格,剥夺你母亲的生命,和一切你该享有的权益。但是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抛开一切,不用再顾虑什么了。”

    可惜不论许俊麟怎么说,卫泽安都没办法听到了。他今天也实在太高兴,醉得一塌糊涂。不过不着急,反正他们已经结婚了。今天说明天说,都是一样的。

    许俊麟忍不住抱住卫泽安,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永远都不要分开。”说完他看着卫泽安仍英俊不减的侧脸,躺在他身侧睡着了。

    这场婚礼也算几家欢喜几家仇,许俊麟这边甜甜蜜蜜欢欢喜喜,卫鸿一家却都要气炸了。

    卫鸿虽然在婚礼上没表现出什么来,回到他们的住处就开始摔盘子砸碗。身后齐淑敏不但不劝着,反而跟着火上浇油,叉着腰仿佛一个骂街的泼妇:“真是天上地上头回听说,娶个男的回家还带继子。卫泽安是疯了还是傻了?他脑袋让驴给踢了?”

    身后的陈呈总算明白卫鸿的性格随谁了,骂人的时候除了疯了就是傻了,他妈妈好歹还有个脑袋让驴给踢了。

    这要是让许骁白来骂,能骂一上午,不带一个脏字,且不重样。

    卫老太也是面沉似水,她坐在那里喝着茶,虽然不说话,但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心里不痛快。

    直到齐淑敏骂完了,才跺着脚对卫老太说道:“妈!您倒是说句话呀!我们就这么由着卫泽安胡闹吗?他可是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还有,他弄个继子是几个意思?口口声声说着卫鸿是他的唯一继承人,转头就和个男的结了婚,还带着个小拖油瓶!我们卫鸿怎么能和这种不知道哪儿跑来的野种相提并论?还兄弟?谁跟这小野种是兄弟!”

    卫老太砰的一声把茶杯放到了桌子上,说道:“你有本事在我这儿闹,怎么不去卫泽安那里闹?归根结底,他的财产归谁,是他自己说了算的。毕竟卫氏资本他十年前就放手了,他的泽安集团也不是我们能c-h-a得了手的。你如果气不过,就去找他理论,在这儿撒泼有什么用?”

    齐淑敏也知道自己理亏,只好泻气的坐了下来,擦眼抹泪的说道:“妈,我不是冲您,我实在是……实在是气不过。说到底,他不是我们卫家正经的儿子。外面的野女人生的,就是不一样。可说什么,他也是在您手里养大的啊!他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要不是我们卫家,他妈都不知道死得有多惨!当年泽同为了给那女人治病,专门从美国调过来的医生。眼看着就不行了,要我说就不该再给她治了。可泽同非说我不懂,等了半晚上,还是把那女人推进了抢救室。这才给她换了半条命回来,又多活了十年。我们卫家,对他算是仁至义尽了吧?你看看他怎么做的?他……他根本就没把卫鸿放在心上不说,还弄个小野种回来恶心他!”

    说完齐淑敏又嘤嘤的哭了起来,哭得卫老太太脑仁儿生疼。

    但是有些话,齐淑敏说得倒也没错。卫泽安刚被带回来的时候,她是一千个一万个不同意。可谁让她就生了泽同这么一个孩子,因为难产,孩子先天不足,自己也伤了身子。再加上老卫的那些叔伯虎视眈眈,他们这房要是连个健康的男丁都没有,指定被那叔婶子大娘欺负的死死的。

    在他们这一代,家里如果没有一两个男丁,日子百分之百是不好过的。哪怕她娘家再强势,也是不行的。眼看着卫泽同就要养不成,她夜里就要哭瞎了眼,还是不能拦着老卫把他那个健康活泼虎头虎脑的私生子带回来。

    她还不得不配合着以给泽同养病为由,去外面避了几年。回来的时候,身边就带着卫泽安,就说是她自己生的老二。

    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卫泽安和卫泽同根本不可能是一个妈养的。她还要装傻,哪怕再不愿意,也得接受这个私生子。

    老卫说他是个知道感恩的,前些年,他的确知道感恩。但是日久见人心,如今,他却堂而皇之的和她演戏。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真是白养了这么些年。

    卫老太太叹了口气,说道:“泽同去的早,是我没照顾好卫鸿,我有错。但卫鸿是我的亲孙子,我怎么可能让他受委屈?那个叫许……许什么的,我打包票,他不会对卫鸿造成任何影响。虽然这件事卫泽安办的确实不对,可我的话,他还是听的。等这件事过去,回国后,我再和他提提股权的事儿吧!他这件事办的不厚道,确实该给他的亲侄子点安慰。”

    齐淑敏一听,立即止住了哭声,有些怀疑道:“如果他不肯呢?”

    卫老太太摇了摇头,说道:“哪怕是百分之一,他也会意思意思。你也清楚现在泽安集团的声势,百分之一也够卫鸿挥霍了。他也算是在我身边长大的,我了解他,有一点你公公没说错,卫泽安还是知道感恩的。”只是这次以后,恐怕再想要,就没有机会了。

    卫泽安的确知道感恩,他也算得很清楚。

    养育之恩要还,有些账也该清算清算。

    陈呈围观了一出家族内部争斗,他也算是大开眼界了。大家族就是大家族,原来一切都是靠股权来衡量的吗?他知道泽安集团的麒麟地产项目就市值千亿,那么整个泽安集团百分之一的股权有多少,不用算也知道那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数目。

    卫鸿却老大不开心,咕哝道:“才百分之一,这能有多少……”

    给卫鸿许了股权,齐淑敏和卫鸿才算是消停了下来。

    婚宴这会儿还没结束,虽然一对新人已经离席了,但还有娘家人负责招待宾客。

    两名伴郎十分尽职尽责,都喝了不少酒。

    好在这两人都是酒场老油条,陆成俨为了谈生意,酒桌上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小白担心他俩喝醉了,便悄悄给他俩的酒杯里换成了葡萄汁。陆成俨明白他的意思,由着小白的小心思。

    金泽自恃酒量奇高,非不信邪,而且他还挺喜欢喝酒的。再说今天卫泽安拿出来的都是好酒,他不多喝一点,对不起这场婚礼。

    而且卫泽安结婚,对他来说意义非凡,这就等于于他与过去的分水岭。

    有些人的择偶观很倔强,凤凰非梧桐不栖,可惜这株梧桐上早就有一只朱砂凤了,不是他的。

    喝到最后,金泽已经醉到只会冲着客人傻笑。

    许骁白实在不放心,便让迟烊跟着他。

    说来也巧,上次金泽喝醉了,就是迟烊送他回房间的,这次也不例外。

    迟烊这孩子心眼儿实诚,他外公是个老党员,把他教育的很好,从不会占人便宜。于是那晚就算金泽喝醉了,他也没有趁人之危。

    这次迟烊仍是尽心尽力的将金泽送回了房间,也像上次一样,找服务人员要了食材,给他煮了醒酒汤。

    别看金泽个儿挺高,其实挺轻的。他身上并没有特别紧实的肌r_ou_,但是骨型完美,匀称异常。肌肤触感软腻温润,且弹性十足。

    迟烊的心跳忍不住加速,他觉得自己这样不对劲。

    上次送金先生回房间,也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超出了他的掌控,让他很不安。哪怕用外公教他的定心凝气吐纳法,也没办法稳下来。

    于是他帮金泽脱了外套和鞋袜,便要离开他的房间。

    这次金泽却抓住时机,拉住了他的衣摆。

    迟烊回过身,一脸茫然的看着金泽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