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节

    更生气的是齐淑敏,她是个大嗓门儿,还生怕别人听不到,直接嚷嚷道:“卫泽安到底什么意思?”

    众宾客纷纷朝齐淑敏看了过来,大家都有些莫名奇妙。因为除了卫家的人,所有人都是抱着祝福的掌声看着这二人。他们才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卫泽安背着他们策划的婚礼,说是让他们省心,实则是为了瞒着他们另一半的身份。

    但这时如果再大闹婚礼,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他们早就领证了,这个婚礼不过是个过场。这个时候闹起来,不过是给h市豪门显贵圈子里徒增一些笑柄和笑料罢了。

    好在卫老太太是个拎得清的,她立即按住了齐淑敏,强迫她坐了下来,压低声音呵斥道:“你要是想闹到头版头条,就继续嚷嚷!还没看明白这个情况吗?所有人都知情,这是故意给我们个骑虎难下呢!”

    齐淑敏气的直哆嗦,看着在陆成俨陪伴下缓缓走向卫泽安的许俊麟,压低声音道:“妈!您说这事儿怎么办?”

    卫老太太说道:“怎么办?能怎么办?除了天下太平的让这场婚礼办完,还能怎么办?事后再说吧!这件事,总不可能就这么过去了。”

    一旁的陈呈则在小声的劝慰着卫鸿,眼睛里仍是含着温柔的笑意,语气里也是让人心暖,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脊背发寒。

    “你叔叔左右不过是和一个男的结了婚,对你来说也损失不了什么。哪怕你多了一个弟弟,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你这样跳脚生气,反而让你叔叔不高兴。这样的话,不是便宜了那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如果他再想方设法的讨你叔叔的欢心,岂不是更让他得逞?”

    陈呈很聪明,他很快便算清了自己手里的筹码,以及小白手里的筹码。

    他觉得,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侄子,以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有胜算的,自然是前者。当然,最终的决策权,在卫泽安的手里。可是如果卫鸿做一个讨厌的侄子,他也不敢保证卫泽安的天平会往哪边倾斜。

    说起来卫泽安也是个奇人,一个老男人,玩儿玩儿也就算了,竟然还结婚了?果然,这些有钱人的脑回路,都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

    许俊麟,还真是小瞧了他。难怪,难怪小白有恃无恐,难怪小白能从他的手上抢到资源。这一切,终于有了答案。

    但是,来日方长。垂手可得的财富,陈呈是不可能就这么拱手让人的。都是外姓人,我们倒是看看,谁能更胜一筹。

    相较于卫家这边的咬牙切齿,许家这边却是春光明媚。

    虽然在婚礼前许俊麟紧张的要死,婚礼正式开始了,他却从容了起来。

    这一身白色礼服设计的非常华丽,宫庭制式,双襟处有暗金色繁复花纹。宽肩,窄腰,细长腿。发型也是经过j-i,ng心设计的,被一丝不乱的梳了起来,第一次露出光洁的额头。

    小白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许俊麟,这跟平常那个温柔可亲的爸爸一点都不一样。活像个e国皇室贵族,距离感就这么拉开了。

    他自己都有些移不开眼睛,更别说站在另一端的卫泽安了。那人的眼睛已经看直了,眼神里仿佛有光,唇角上含着迷醉般的笑容。

    许骁白怀疑,如果不是现场那么多宾客,卫泽安会不会哭出来。他再一次确定,这位卫叔叔真的很喜欢老许同志,特别特别喜欢的那种。

    小白都忍不住感动了,这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剧情。

    许俊麟缓缓走上前,卫泽安上前牵住了他的手,感觉他的舌头都要打结了,半天才上上下下看了他好几遍并说道:“你今天……真好看。”

    许俊麟也有些热泪盈眶,唇角微扬,说道:“你也是。”

    两人牵着手,走到了主礼牧师的面前。

    神圣而庄严的礼乐响起,主礼牧师问道:“卫泽安先生,你愿意与眼前这个男人共结白首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卫泽安无比坚定的说道:“是的,我愿意。”

    牧师点了点头,又对许俊麟说道:“许俊麟先生,你愿意与眼前这个男人共结白首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许俊麟也答道:“是的,我愿意。”

    助理将戒指送了上来,卫泽安重金定指的婚戒,终于隆重登场。

    两人交换了婚戒,婚礼算是正式完成,整个过程虽然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但是在场的不少人都被这浪漫的氛围给感染了。

    不少人都在起哄,连牧师都说道:“那么,帅气的先生们,你们可以接吻了。”

    许俊麟有些不好意思,却被卫泽安一把搂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众人也都跟着起哄架秧子,小白也笑傻了。他悄悄蹭到了伴郎团的身边,拉着陆成俨的手说道:“我都哭了,卫叔叔好浪漫。”

    陆成俨悄悄在他耳边说道:“我也会给你一个浪漫的婚礼。”

    小白说道:“那我们去抢捧花吧!你看,老许同志要扔捧花了。据说,谁抢到捧花就是下一个得到祝福的人。”

    一旁的另一个伴郎金泽说道:“这种话你们也相信?”

    小白说道:“信啊!走走走,我们去抢。”说着小白拉上金泽,跑到人群里去接捧花。

    许俊麟背过身去,将那一束蓝色玫瑰花朝后扔去。

    好巧不巧,刚好扔进了被小白拉过来的金泽怀中。他一脸迷茫的拿着花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塞了十几声的:“恭喜恭喜!”

    小白笑疯了,指着金泽说道:“金叔叔,恭喜恭喜啊!下一个找到幸福的人就是你了!赶快留意一下,你身边有没有真心喜欢你的人啊!”

    金泽无语的把花塞进了小白的怀里,说道:“就是你了,跟我进洞房。”

    陆成俨一把将小白扯了回来,说道:“拉郎配不厚道啊!”

    大家笑闹了一阵,都被安排进了宴席。

    卫泽安准备的宴席十分有份量,整人喜宴从中午到晚上,两个正餐加一个下午茶,安排的明明白折,妥妥当当。

    因为客人比较多,所以卫泽安拉着许俊麟,敬了一圈的酒,不到傍晚卫泽安便醉得不醒人事。

    他满心满怀的想把心里藏着的秘密告诉他,他却喝醉了。

    许俊麟无奈的看着他,只好先将他扶进了两人的新房。

    小白借着参观新房的名义和许俊麟一起把卫泽安送了回去,新房的一应装饰,也让小白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呼真是开了眼界。

    许俊麟也觉得卫泽安太夸张了,许俊麟心想,哪怕只是和你扯个证,我也愿意一生一世陪着你。正因为经历过这十几年的分离,才总算明白从前的自己有多不坚定,多软弱。

    他发誓,不论以后会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他都不会再和卫泽安分开。

    可惜,这个傻子,怎么醉成这样?是太高兴了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