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节

    好在有陆成俨在旁边,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许俊麟聊着上学时的趣事。渐渐的,他终于不紧张了。

    小白还在一旁取笑他:“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老许同志这么怂过。”

    许俊麟心道,小白你不用取笑我,等到明天我把你的身世说出来,你会和我一样怂。

    陆成俨也跟着笑了笑,说道:“就是,学长,您之前可是对任何人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为什么今天这么紧张?”

    许俊麟半天没说话,片刻后才答道:“大概是因为心里太高兴了。”

    是的,他真的很高兴。年少时不论因为什么原因而错过,现在的重新复合对于许俊麟来说都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很快,婚礼的统筹来通知,家属可以去礼堂休息了,婚礼还有二十分钟就正式开始。

    小白被请了出去,陆成俨留下陪着许俊麟。

    外面卫泽安也不再招呼宾客,而是在助理的帮助下,拿好了花束和戒指,去礼堂等着见他的另一名新郎。

    教堂的钟声响起,一群白鸽绕着尖顶的建筑飞来飞去。许骁白在大堂找到了迟烊,和他坐到了一块儿。

    迟烊也穿了一身黑色西装,让本来阳光帅气的壮小伙儿略显得老气横秋了些。小白一见面就忍不住嘲了迟烊的品位:“烊烊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衣服是偷的你爷爷的吧?”

    迟烊:……

    “很难看吗?是我自己买的。”

    许骁白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猜到了,和你一惯的审美非常一致。”毕竟这是能穿出西装配牛仔裤的人儿。

    迟烊审视着自己的西装,说道:“那下次我还是让徐姐帮我搭吧!上次我穿黑西装的时候,他们还夸我是黑骑士来着。这次的很失败吗?”

    小白知道,迟烊所说的黑骑士那次是他们一起上节目的时候。但同样是黑色的西装,商务款和礼服款是有着很大差距的。更何况迟烊这一身,穿在他190的身高上,都显得大了一号。

    小白低笑道:“要是你能有金叔叔一半的审美,你的颜值能翻好多倍。”

    迟烊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傻呵呵的乐了:“金先生天生长得好看。”

    两人交头接耳间,突然有一个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了过来:“小白?是你吗?”

    小白和迟烊同时回过头,便看到了一身行头几十万上下的陈呈。

    这次见到陈呈,小白真是差点没认出来,他简直是从头到尾的改头换面。一身阿玛尼十几万,手上的百达翡丽不低于四十万,脚上的皮鞋看不出品牌,但应该是手工定制,恐怕也是价值不菲。就连领带都是路易威登,可以说武装到了头发丝。

    小白忽然有点儿憋笑,不知道陈呈内裤是不是也穿的奢侈品牌?这是小人暴富的心态?

    不过……他主动过来跟自己打招呼,是报着什么目的呢?不是小白小人心思,自从上次陈呈给自己发过那种暧昧信息后,小白就觉得陈呈有一股子油腻的恶心。

    横竖他是不信,这人是来跟他打声招呼而已的。

    向来好脾气的迟烊,在看到陈呈后都忍不住皱起了眉。他并不知道小白和陈呈有过一段,只是陈呈这段时间一直在拉踩小白,这种人的炒作手段太过卑劣,难登大雅之堂。从小跟着外公脚踏实地走路的迟烊,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

    他拉着小白就要离开,小白却忽然腾起几分恶趣味,轻轻拍了拍迟烊的手背,小狐狸眼睛眨了眨,起身对陈呈道:“咦?这不是陈大明星吗?好巧,在这里碰到你。”

    陈呈无奈的笑了笑,仿佛是在注意时间,实则是在炫耀手表,清了清嗓子状似无意的说道:“阿鸿的叔叔结婚,我是肯定要过来的。倒是小白你,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呢。”

    小白故作惊讶道:“啊?为什么会没想到?难道我不应该来这里吗?”

    陈呈脸上仍是一如既往的温和态度,说道:“能,只要你喜欢。其实你如果和我说,我也能想办法帮你弄一张请柬。毕竟,卫总已经要结婚了,你再通过他办任何事,都不太合适。”

    小白脸上的惊讶更夸张了,说道:“我不是很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为什么不能通过他办事?”

    陈呈叹了口气,说道:“你和卫先生的关系,你心知肚明,来参加他的婚礼,不是让他的新婚太太添堵吗?”

    小白要笑哭了:“我不来,他才会添堵吧?”

    陈呈的脸色十分j-i,ng彩,一脸无语的说道:“小白,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这么……”后面的话,陈呈就算没说出来,许骁白也听出来了。

    小白的笑更加意味深长了,他看着陈呈的眼睛,问道:“这么什么啊?陈大明星?”

    这时,教堂里响起了空灵浪漫的礼乐,婚礼终于正式开始了。

    第79章

    众宾客纷纷坐到了中轴过道两边系有宝蓝色蝴蝶结的坐椅上,金发碧眼的主礼牧师用中英法三国的语言宣布了婚礼致词。接下来,教堂的唱诗班会众开始颂唱《欢乐婚礼歌》。

    此时,正式的婚礼也拉开了帷幕。

    新郎正站在教堂的前端,而另一名新郎,也在伴郎的陪伴下,缓缓来到了教堂门口。恰好,阳光照进教堂,映出许俊麟美好的剪影。他缓缓上前一步,众宾客都回头看向他。

    直到许俊麟走到室内y-in影处,众人才看清他的脸,许俊麟这边的亲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卫家那边却集体黑了脸。

    而陈呈对面,小白的笑意更加浓郁了,他看向陈呈,说道:“我爸爸的婚礼,我不能来参加?如果我不来参加,他这位新婚‘太太’是不是会很堵心?毕竟我是他的亲生儿子,连亲生父亲的婚礼都不来参加,那不是让人笑话?”

    陈呈的脸黑如锅底,那懵逼又茫然的表情,让小白的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可是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继续说道:“刚刚陈大明星是想说我不要什么?”

    陈呈的嘴角忍不住的痉挛抽搐,仿佛听到响亮的耳光在他耳边回响。他有些怨毒的看向小白,显然为自己的丢丑心怀怨恨,仿佛从齿缝里挤出来几个字:“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小白终于放声说道:“高兴就是高兴,不分早晚。我爸结婚,我为什么不能高兴呢?”

    陈呈的脸都绿了,他转身,走回了卫鸿的身边。

    卫鸿正在质问他的母亲和奶奶:“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陆家的表小姐吗?为什么……为什么是……是这个助理?不,他好像是我叔叔的财务总监?怎么会是他?陆总还给他当伴郎?奶奶,这到底怎么回事?”

    卫鸿快气疯了,叔叔娶了情敌的爸爸?这简直让他吐十升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