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节

    等等,的确有一种男孩是可以怀孕的。但是那概率简直太低了,整个华国易孕体质的男孩子都不会超过一千名。由为他们太过珍惜,所以都会被谨慎的登记造册。

    如果他没记错,小白的身份证上,可是清清楚楚的写着男。他怎么可能会怀孕?

    对面的小白却冲着他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陆成俨心中的震惊还未消化,又迎来了来自小白的拥抱:“陆成俨,我要去南非了,回来以后就答应做你男朋友。这几天你再好好想想,肚子里的孩子我是一定会生下来的。如果你不能接受他,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不要再追我了,好吗?”

    陆成俨的心在急剧的跳动着,他握住小白瘦薄的双肩,问道:“跟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易孕体质吗?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这都……快三个月了?小白,你在想什么?”

    许骁白刚要回答,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许俊麟打过来的。小白接起电话,许俊麟的声音传了过来,他立即冲着陆成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话。

    “喂?怎么了爸?我马上回去。”

    许俊麟说道:“没事,不急,我就是问问你客厅的空调遥控器你放哪儿了?”

    许骁白答道:“茶机下面,……算了,我回去帮你找吧!”说着他挂断了电话。

    说着小白就要上楼,陆成俨哪里肯让他走?丢给我一个炸弹就想逃?哪儿有那么容易的事情?陆成俨死死拽着他,说道:“小白,你不能走,今天你必须要把话给我说清楚。”

    许骁白满头黑线,半天后道:“……陆叔叔,你这样……我还以为你下一秒要哭出来。”这小怨妇的语气是几个意思?

    小怨妇陆成俨没有心情和许骁白开玩笑,继续追问道:“小白,你跟我走,好吗?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我们的孩子……他……他好吗?”

    许骁白拿出手机,无奈的给他发了一张b超单子的照片,说道:“你自己看看他好不好,这么能吃,能不好吗?”自从怀上他,自己胖了足足五斤!这样下去,估计体重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陆成俨没有看那b超单子,只是拉着小白的手不肯让他走,心里的澎湃不但没压下去,反而引发了海啸。

    他面色有些潮红,努力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我……我是畜生吗?”

    许骁白抠了抠耳朵,摆手道:“别客气别客气,你突然这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真得回去了,你别声张啊!这件事要是让我爸知道了,我得被他打个半死。有事在微信上说吧!反正,你知道这么个事儿就行了。”

    相较于许骁白的云淡风轻,陆成俨是真的淡定不下来。

    可是这会儿电梯到了,许骁白必须得上楼了。眼看着十一点,再不回去肯定会被学生看出什么来。

    他仍不死心,不肯放开许骁白的手:“小白,让我上去,和学长说清楚。”

    许骁白吓得魂儿都快飞了,一把打在了陆成俨的手上,说道:“你快闭嘴吧!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这件事得慢慢跟老许同志渗透,不然他肯定接受不了。”

    陆成俨实在不甘心就这么放小白上楼,只得说道:“那我……我在楼下车里等着你,等他们睡了,你再下来好吗?”

    许骁白说道:“不用,真不用!……早知道你这么不禁吓,我就不告诉你了。你怎么比我爸还敏感?好好好,我就跟你实话实说。我就是天生的易孕体质,那天晚上回去以后恰好接了个通告,一连忙了三天,忘了买避孕药的事了。等我想起来,已经开始有反应了。”

    “那你前段时间一直吐……”陆成俨的脸上有几分茫然,又忽然懊恼起来,说道:“是因为怀孕吗?”

    许骁白说道:“还能是因为什么?不过还好,吐了几天也就没事了。”

    陆成俨陷入了牛角尖,他不想放小白上去,就想把他留在身边。他觉得自己是个人渣,为什么?明明酒店的床头柜里就有计生用品,为什么不用?他要恨死当时那个自己了,恨不得当即给自己两巴掌。

    于是他上前拿起小白的手,说道:“你打我两巴掌吧!让我清醒清醒。”

    许骁白被他逗乐了,说道:“我打你干什么?多大点儿事儿?陆叔叔,回去吧!好好考虑考虑我们的将来,考虑考虑,你能不能接受这个孩子。”

    陆成俨说道:“你这是在开玩笑?你哪怕生一百个我都接受!可问题的关键是……小白,你才……十八岁。我……你让我怎么忍心,在你十八岁的时候,就承担这些?可是……”可是小白肚子里这个孩子,他却也发了疯的想要。

    并不是因为他们陆家人丁不旺,而是因为一个永远在渴望亲情的人,在得知自己即将拥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血亲后那种难以掩饰的兴奋。

    当然,这会儿许骁白并不能理解陆成俨的感受,他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走,老许估计又该夺命连环call了。

    他趁机推开陆成俨,按下了自家楼层,冲着电梯外喊道:“微信上说吧!千万别让我爸知道了,一定要保密啊!”

    陆成俨的手上一空,心也跟着空了一块钱。他在电梯间的墙上倚了片刻,回到了车里。难得抽烟的他,从车里翻出一盒烟。点燃后,缓缓抽了一口。

    他失速的心跳逐渐回归了正常跳动的速度,深吸一口气,掐灭了烟。

    陆成俨发动车子,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刚刚的冲击过后,便留下了喜悦的后遗症。

    虽然仍然自责,更多的却是感恩。陆成俨承认自己缺爱,那一颗泛滥成灾的,无处寄托的感情之心,终于得以在他们父子身上安放。

    而许骁白回去后,本以为许俊麟会问他点什么,没想到竟然真的只是让他找遥控器。

    许骁白从小落下的毛病,这些零碎的小东西一到他的手里就容易找不到。而能找到它们的人,只有许骁白本人。

    他从茶几下面两个包装盒之间把摇控器拿出来,关了空调后便回了房间。

    刚要关门,便听到许俊麟卧室里两人在聊悄悄话。

    “陆成俨拉着小白聊什么了?怎么这么半天才上来?他肯定又给小白洗脑了。”

    “你想多了,小俨小时候就对名侦探柯南很感兴趣。刚好小白那个综艺是关于侦探的,他们俩有共同话题,多聊一会儿也正常。”

    “他现在看在你身上下功夫没用了,就想和小白拉近关系。你放心,我一点儿醋都不会吃。该嫉妒的是他,他嫉妒我和你结婚了。”

    “这有什么好嫉妒的?他那时候就是个孩子,觉得和我在一起有家的感觉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你应该知道,小俨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在同一个事故中丧生。那会儿他才几岁大,这样的打击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疑是巨大的。”

    卧室里安静半天,许骁白也回了自己房间。

    原来陆成俨的父母和爷爷奶奶都是死于事故吗?

    外人只见他光鲜辉煌,却不知道他的身世凄惨至此。许骁白忽然有些心疼他,后悔刚刚自己没有好好抱抱他。难怪他在自己告诉他自己怀孕的消息后,竟有那么大的反应。

    当年他因为老许给了他最多的温暖与关怀,便企图把他追到手。如今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他恐怕更不愿意放手了。

    想到这里,许骁白便从书包里翻出手机,果然看到陆成俨给他发了好几条信息。

    “小白你吓到我了。”

    “你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怪我让你变成这样?”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