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节

    关于如何挡桃花,陆成俨是很有一套的。但是今天……他笑了笑,说道:“虽然很想请金总一起吃饭,但是我侄子早晨给我打了电话,他正在这边学车,要是没有人管他的话恐怕他连饭都吃不上。您知道的,现在的小孩子都被家长宠得没边儿。呆会儿我还得去当兼职保姆,带孩子觅食。”

    金丽莎女士笑了笑,说道:“想不到陆总这么有爱心,竟然对小孩子也这么细心体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打扰了。改天约个时间,我请陆总去我在郊区的农场尝尝有机蔬菜。”

    陆成俨握了握金丽莎纤细的手指,说道:“很乐意。”

    客套话说完,也差不多十一点了,他打电话给许骁白。电话接起来,那端传来一阵阵尖叫。

    陆成俨把手机拿得远了些,问道:“小白?你这是怎么了?”

    许骁白一边尖叫一边说道:“啊啊啊陆叔叔!刹车失灵了啊啊啊!”

    陆成俨皱眉,问道:“你教练呢?”

    许骁白说道:“教练让我们自己练,可是他不知道去了哪儿。”

    陆成俨一听,立即夺门而出,一边往外跑一边冷静的问道:“小白,别慌,你现在开得几档?”

    听到许骁白说一档的时候,陆成俨稍稍松了口气,说道:“现在听我指挥,知道哪个是手刹吗?拉手刹,让速度降下来。”

    许骁白焦急道:“拉不动!我刚刚试过了!”

    陆成俨发动车子,直接冲进了隔壁驾校。远远的便看到一群人在朝着一辆失控的车追去,好在车的速度不快,但是正缓缓朝一个陡坡驶去。上坡还好,可是如果下坡上忽然俯冲而下,就会直接撞上陡坡下的砖墙。

    这里是练陡坡起步项目的场地,那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冲下去哪怕不受伤,也会吓个够呛。

    楚微在旁边吓哭了,他拉着一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性,对方却将他甩开,似乎并不想管那辆失控的车。

    陆成俨皱眉,想都没想便开着他那辆林肯suv直接朝许骁白的车逼了过去。在陡坡的另一边,陆成俨逼停了许骁白的教练车,在半坡上,教练车缓缓滑了下去。

    楚微赶忙上前去查看许骁白的情况,陆成俨也将车停住,拉开车门,便看到了惊魂未定的许骁白,正瑟瑟颤抖着摊软在驾驶座上。

    他上前解开许骁白的安全带,上上下下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没看到什么伤,才将他从车里扶了出来。

    许骁白在看清陆成俨后,终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扑到他怀里放声哭了起来。

    陆成俨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眼中满是心疼。他这才知道,这个平日里张牙舞爪牙尖嘴利的小孩儿,竟然也有这样无助脆弱的时候。他第一次接触车就遇到这样的事故,一定是吓坏了吧?

    他温声拍哄着许骁白,说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别怕,我在呢。”

    许骁白的哭声渐止,只在他的怀里轻轻抽噎着。

    楚微吓傻了,两个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小孩儿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都吓得不轻。

    偏偏这时候,陆成俨听到有人在旁边说:“哟,这教练车给撞成这样,不能白撞吧?有没有人出来走走流程?这修起来,也得花好几千呢。”

    的确,刚刚陆成俨逼停教练车的时候,把那教练车的前车灯给撞碎了。不过这个时候没有有出来问问人有没有受伤,却在这里问责赔偿,陆成俨的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

    他周身冷气乍起,朝着对方睨了一眼,说道:“的确是该好好走走流程,贵驾校收高价招收学员,巧立名目说什么一对一高质量教学。却在教学过程中溜号,留学员自己在那里练车,自己不知道跑去了哪里。玩忽职守也就罢了,连车况都不检修,制动系统全部失灵,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无意也就罢了,如果是有心,我是不是该合理怀疑这位教练故意杀人?”

    刚刚叫嚣着问责的那个教练心里一虚,立即说道:“你胡说!我们的教练车都是好好的,怎么可能出故障?不懂车就不要乱说,明明是学员乱动,把我的车给弄坏了。”

    陆成俨说道:“是不是学员乱动,等司法鉴定结果出来以后就知道了。还有,赔偿的流程的确该走一下。不知道贵驾校有没有负责人,和我一起看一下我那辆车损毁到什么程度了?”

    陆成俨的车,百万起步,这辆suv已经是低调中的低调了。单单看那牌子,就是这教练赔不起的车。

    他误把陆成俨,当成了人傻钱多的冤大头。谁知踢上了铁板,没想到这有模有样的青年不但不是个花架子,还是个狠角色。

    很快,驾校方出面找人来谈私了。因为小白只是受了点惊吓,陆成俨便没再坚持报警。关于赔偿的事,陆成俨也并不在意那几个钱。他的条件只有三个,一个是那教练向小白道歉,一个是把这俩孩子的学费全部退还,最后一个就是将那名教练开除。

    这样的教练留在驾校里,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学员。

    驾校方没有任何意见,自然不敢得罪这个从小道消息得来的陆家当家人。人家没针对自己,已经算是格外开恩,自然乐得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教练推出去当挡箭牌。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陆成俨这个人,虽不像卫泽安那样睚眦必报,却也是个不会让任何人伤害自己在意的人的性子。这一片地,他早有意向。拿下地,上面的附属物,自然也会被拆除。他想了想,以怎样的方式把这片地拿下来,可以利益最大化。

    中午,陆成俨带着许骁白和楚微去吃火锅。

    楚微一边吃一边说道:“你们不知道,我看到小白的车失控以后吓得魂儿都快掉了。赶紧去喊保安,保安却说让我找教练。我费了半天力气,从角落里找到在抽烟的教练,他却跟我说让小白自己想办法停下来!妈的傻x,气死我了!要是小白有什么事,我非得……”

    许骁白这会儿缓过来了,他喝着一瓶营养快线,说道:“非得干嘛?刚刚也没见你替我出头啊?”要不是陆成俨,他俩不知道被那些人给欺负成什么样。

    楚微吐了吐舌头,他心里也有数,自己哪儿有那么大的胆子?他平常也只会过过嘴瘾。楚微就是个小公举,论战斗力,还不如许骁白。

    陆成俨给许骁白夹了一堆菜,说道:“你们两个,以后遇到什么事别一个人扛,第一时间要给大人打电话。尤其是你,小白!整天将自己是成年人了挂在嘴边,你看看你,自己吃过多少亏不知道吗?”

    许骁白:……是啊!最大的亏就吃你身上了!

    两个小孩虚心认错,只是经过这件事,两人的学费都退了出来,驾照又考不成了。

    楚微说道:“小白,要不我让我爸帮个忙,请个私人教练吧?”

    许骁白摇手,说道:“你可饶了我吧!我短时间内是不想再练车了!”教练车失控那会儿,许骁白真以为自己会死。倒是没啥遗憾的,就是老许同志没了他,以后可怎么活啊?

    人在危险的时候就是容易胡思乱想,他甚至觉得有点可惜,初夜的时候醉得人事不省,都没感觉出什么滋味。

    饭后陆成俨把楚微送回了学校,又带许骁白回家。

    看他恹恹的样子无奈笑道:“怎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其实学车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只要掌握了要领,其实很简单。车也没那么容易失控,只要定时检修。其实有经验了,一发动就知道车况是不是良好。”

    许骁白倚在车后座上无甚j-i,ng神的道:“你说得容易,学费都退出来了,短时间内上哪儿找靠谱的驾校?”

    陆成俨笑了笑,说道:“那你倒是说你想不想学啊?”

    许骁白想了想,说道:“想学,男子汉大丈夫,不会因为这点事儿就退缩了。怎么?你帮我找驾校吗?”

    陆成俨无奈,这孩子除非是当着他爸的面儿或者想调侃他的时候才会叫叔叔,一般情况下都是你啊你的。不过他倒也不太喜欢小白叫他叔叔,莫名的不喜欢。

    陆成俨说道:“驾校没有,私人教练有一个,想不想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