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

    一旁的许俊麟还在跟他忆往昔,看到他笑后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吗?”

    陆成俨说道:“哦,没什么,学长,是前面这个小区吗?”

    许俊麟应道:“是,从正门开进去,往里走,然后右转。二十八号楼,十五层。”

    陆成俨将他那辆拉风到极点的车停在了楼下,许俊麟看了一眼他的车,问道:“你从前不是这种风格的啊?怎么忽然喜欢这样的车了?”

    提起这件事陆成俨就头大,他一脸生无可恋道:“老太爷送的,三十二岁生日礼物。”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开兰博基尼的富二代好泡妞儿。于是二话不说,给他买了一辆,希望他也能骗个小网红回家给他们陆家传宗接代。

    但是陆成俨让陆老太爷失望了,他不但没泡上妞儿,还泡了个男的。

    三人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间,许俊麟给他们按下了电梯,又把钥匙扔给许骁白:“我去买点菜,你先带你陆叔叔上去坐。”

    许骁白应声道:“知道了爸爸。”

    这声爸爸喊的,让陆成俨或多或少腾起了几分负罪感。因为那声音,那姿态,就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他这可真是作孽了,总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许骁白终于卸下了乖乖崽的伪装,一把将陆成俨按到了电梯上,略带急切的说道:“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给个准话啊!嫖资给你了你就不能赖账,这件事如果你敢告诉我爸,我……我就让你负责。反正现在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明天你就得带我去扯证!”

    陆成俨被那甜美的少年气息扑鼻打了个劈头盖脸,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说道:“好,扯证。”

    许骁白一把推开他,说道:“想得美!”

    陆成俨叹了口气,仿佛j-i,ng雕细琢过的俊脸上颇为无奈,他开口道:“对不起,是我弄错了。”

    电梯在十五楼停下,许骁白怔了怔,问道:“什么对不起?”

    两人走出电梯,许骁白拿钥匙开了门,进门后陆成俨才说道:“那天晚上,是我弄错对象了。你喝醉了,晕倒在我门前。刚好,我的合作伙伴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给我送了个稀罕物件儿过来。我一开门,你就在我门口儿躺着呢。我以为你就是他们给我送来的那个稀罕物件儿,就把你扶了进去。”

    许骁白皱眉,努力回忆起那一晚的事来。

    回忆完了许骁白一脸怒气冲冲的看向陆成俨,上上下下打量着他,说道:“看你这样儿也知道不是个什么正经货色,我还以为那天晚上是我强嫖了你,没想到你是惯犯了啊!你倒是睡过几个稀罕物件儿?干不干净?可别有什么病!”

    陆成俨:……

    这误会有点儿大。

    没等陆成俨说什么,许骁白接着说道:“反正这件事儿今天就了了!成年人的世界谁也怨不得谁,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就一次的事儿你也别指望咱俩能有多深的交情。今天晚上吃完这顿饭你就走吧!我们家可高攀不起您这样的大佛!”

    这张小嘴儿叭叭一说,还真挺厉害。

    陆成俨不能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只能点头应是:“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爸的。”他也怕男神削他。

    许骁白松了口气,说道:“算你识相,你记住了,我们俩也就那一晚上的关系,以后我还是你老同学的儿子,你还是我陆叔叔,记住了吗?”

    陆成俨十分听话的点头:“记住了。”

    这时许俊麟推门走了进来,问道:“记住什么了?”

    陆成俨看向许骁白,许骁白立即编了个理由,说道:“我……刚刚给我陆叔叔发了个手机号,问陆叔叔记住了没有。”

    许俊麟没往心里去,说道:“给你陆叔叔沏壶好茶,就我上次从云南带回来的那包云顶雾白。”说完许俊麟便进了厨房,开始去收拾晚餐。独留下了许骁白和陆成俨,留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陆成俨觉得自己留下来吃晚餐就是个错误的选择,被这小朋友盯着的感觉有点儿像被狐狸盯上的j-i。他叹了口气,没话找话道:“功课怎么样了?读……高几了?”

    许骁白凉凉的说道:“大一。”

    陆成俨心里默默松了口气,那应该是成年了?

    可能是猜到了陆成俨心里的想法,许骁白继续凉凉道:“陆叔叔,您放心,那天刚好是我的十八岁生日。您不用担心,我不是未成年人,您也不会被请到局子里喝茶。”

    陆成俨觉得现在的小孩儿真是人j-i,ng,他十八岁的时候懂……哦,他十四岁的时候就懂了,还追了许骁白他爸。

    再看看眼前笑得跟小狐狸j-i,ng似的许骁白,陆成俨觉得自己的老脸有点儿挂不住。当年的自己,说什么也是枪林弹雨走过的,如今怎么就被一个小屁孩儿给降住了?

    他刚要说句什么,许俊麟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小白,过来给我搭把手。”

    很快,简单的四菜一汤端上了桌。陆成俨只喝了一口汤,就仿佛回到了十三四岁时的那个小弄堂。他跟着年迈的太爷爷回家乡,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老家h市。

    就是靠着许俊麟煲得一手好汤,让他在这里很快便适应了下来。

    陆成俨笑了笑,说道:“学长的手艺,还是和当年一样好。”

    许骁白对于两个人忆当年的戏码没兴趣,便早早的回房间休息了。陆成俨也就没了顾忌,说道:“卫骁也和当年一样,一开口就是挑衅。”

    许俊麟无奈笑了笑,说道:“卫家就是一个烂摊子,他也不容易。”想到当年的事,许俊麟也觉得很无奈。不过现在他和卫骁已然是两个世界的人,当年也不过两年多的一段情,没必要为这两年多,两个人都搭上一辈子。如今他有小白,只要和小白在一起,日子就过得还算有滋有味。

    陆成俨说道:“我只是没想到,学长那么早就结婚了。我本来以为他……他至少,会回来找你。”

    许俊麟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说道:“当年的事不怪他,是我父母催我结婚了,与他无关。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不提了。”

    陆成俨点头,两人端起茶杯,一人喝了一口。这么多年过去了,许俊麟还是烟酒不沾,生活自律到让人发指。

    离开许家的时候,天色刚擦黑。他临上车又收到了许骁白发来的一条信息:“我爸没怀疑什么吧?”

    陆成俨忍不住嘴角上扬,回复道:“怀疑了,他怀疑你在外面交了男朋友。”

    许骁白发了个惊悚的表情过来,又回了一句:“怎么可能?切,我爸又没说不许我交男朋友!”

    陆成俨没再回复,这小孩儿虽然总是勾得他挠心抓肺。但他毕竟是学长的儿子,哪怕他们有过一夜,也不能再和他越雷池一步了。

    第二天许骁白继续请假,并把医院开的病假条儿以及病例本儿发给了班主任老师。这么硬的请件理由,没有老师不准假的。于是顺理成章,许骁白可以无所事事的在家躺一个星期。

    楚微的夺命连环call第一时间就打了过来,一打进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许骁白你长本事了啊?车祸住院都不跟我说了是吧?老娘我为你死心踏地十八年啊!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我连隔壁系系草都踹了就是为了陪你过生日,你他娘的住院不告诉我?”

    许骁白把手机拿得稍微远了点儿,等他吼完了又拿了回来,说道:“就一点儿皮外伤,我没事儿,真的!头连晕都不……”话还未说完,许骁白的眼前黑了一黑,他猛然扶住床头,差点儿从床头上栽下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