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

    还未等陆成俨回答,一旁的卫泽安便说道:“还能怎么?肇事司机呗!”

    许俊麟看向陆成俨,陆成严默认了。但主要责任人不是他,而是那个出租车司机。下雨天,出租车超速,撞上了他的车。可是刚刚出租车司机已经再三的强调了半天,是那孩子说让他快点开的,还声称要给他多加钱。

    陆成俨看着许俊麟手里的检查报告单,问道:“情况怎么样?”

    许俊麟说道:“没事,具体还要等小白醒了以后再去放s,he科检查一下。要看他醒来后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查。”

    陆成俨说道:“对不起学长,我……”

    许俊麟却摆了摆手,说道:“情况我了解过了,错不在你。小白也没什么事儿,失血量也不大,你不需要自责。”

    一旁的卫泽安却不干了:“不需要自责?机动车事故造成他人伤害的,即使没有全责,也该承担医疗费用。把医疗卡给他,把该交的钱交了。别心里没点逼数,敢情撞的不是他们家孩子。”

    许俊麟皱眉,看了一眼卫泽安。卫泽安撇开眼睛,转身走出了病房,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我速速做一道人参养生粥,补血鸽子汤,红枣桂花糕,送到h市省立医院急诊病房。”

    待卫泽安出去后,许俊麟对陆成俨笑了笑,说道:“他还是当年那个样子,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小白的情况没那么严重,只是暂时性昏迷。医药费我已经缴过了,你有事就去忙吧!改天……嗯,如果改天有时间,我们再一起吃个便饭。”

    陆成俨点了点头,他猜想许俊麟应该还有许多事要和卫骁解决,便离开了医院。

    临走前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许骁白,直到坐上他的商务车后,才无力的按了按太阳x,ue。

    这他娘的叫什么事儿呢?他竟然睡了男神的儿子。

    男神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儿子?看年龄,至少也有十七八岁了吧?但愿不是未成年,如果是未成年,那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从他抱着许骁白上医院的路上便认出了这个孩子,本来他还窃喜,这小孩简直就是老天爷给他送上门的。现在却完全笑不出来了,如果男神知道这件事,应该会杀了自己吧?

    第9章

    虽然不知道男神会不会杀了自己,陆成俨当晚反正是失眠了。他觉得逃避不是办法,从小他就被太爷爷培养成了一个根正苗红的正直好青年。

    他不抽烟,不喝酒,只是偶尔烫个头。

    努力赚钱,辛苦养家,连带着跟着太爷爷一块儿吃斋念佛修身养性。怎么就一时管不住下半身,办了不该办的事儿呢?

    左思右想,陆成俨都觉得,自己该和学长把话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陆成俨便买了鲜花水果,拎着一大堆的东西去探望许骁白。

    还没进病房,便看到卫泽安在病房里和许俊麟臭贫:“昨天那枣糕好吃吧?我特意给你订的!我知道你喜欢吃枣糕,还是那家老店,滋味儿没变吧?”

    许俊麟仍是那一副清冷的性子,态度也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语气里透着一股子那么恰到好处的泾渭分明:“谢谢卫总,您有心了。不过小白还在休息,您说话声音可以小一点吗?”

    卫泽安闹了个没脸,不过这里的确是病房,他便压低了声音说道:“成,成,孩子昨晚不是醒了吗?要不你去睡一觉,我替替你?”

    许俊麟说道:“真不用,昨晚我睡过了。对了,小白还得观察两天,您看看要不准我两天假吧?”

    卫泽安说道:“准,准,你这不是特殊情况吗?要不我……”

    许俊麟没等卫泽安把话说完,便下了逐客令:“那就好,卫总您还有事要忙吧?那就不麻烦您了。”

    卫泽安没办法,只好退出了病房。出门刚好碰上拎着一大堆东西的陆成俨,两人眼神稍一对视,便仿佛有千军万马兵戈交战。就算不说话,都像上了演武擂台。

    两人很默契的谁也没有搭理谁,就连天生嘴贱的卫泽安也没有开嘲讽。他看了看躺在床上安睡的许骁白,朝陆成俨撇了撇嘴,嘴里切了一声,走了。

    陆成俨把果篮和鲜花放到床头,许俊麟抬头见到他,对他点了点头。这时护士敲了敲病房的门,对着病房里说道:“12床补缴一下费用,没什么问题可以出院了。”

    陆成俨问道:“这么快吗?”

    两人很默契的到门外才开始说话,许俊麟道:“昨晚就醒了,医生说没什么事,就用了点葡萄糖和生理盐水。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观察一下,看看脑震荡的情况严重不严重。昨晚醒来吃了不少,也没有呕吐,一切生理状态正常。我呆会儿去办一下出院手续,你帮我照顾他一下。”

    陆成俨点头,略显拘谨的说道:“您去吧学长,我来照顾他。”

    许俊麟点了点头,对他笑了笑,说道:“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拘束?倒是长高了不少,壮实了不少。”

    陆成俨不敢说,他和卫骁交手的几次,不可能总是平手,也有输的时候。为了保证以后不输给他,自己从十四岁那年便开始锻炼,身高更是猛窜,长到了188。这些年也在健身,肌r_ou_匀称,爆发力和持久力都还成。

    还有一件事他不敢说,就是这些都曾在他儿子的身上得到过验证。

    陆成俨自觉心虚,只是低头笑了笑,回病房照顾许骁白了 。

    许骁白觉得自己也是倒霉,怎么就赶上这寸劲儿了呢?好在问题不大,睡醒一觉看到老许在自己身边,还吃到了味道不错的粥,便又安安心心的休息了一夜。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他有些嗜睡,可能是车祸导致的后遗症。

    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他缓缓坐了起来,想尿尿,便喊道:“老许,给我拿夜壶……”抬头却对上一张静漠的脸,差点直接把他给吓尿了。

    陆成俨对他点了点头,说道:“醒了?”

    许骁白的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皱眉问道:“你是……”

    陆成俨没说什么,从床底下给他拿了夜壶,说道:“先尿尿吧!”

    许骁白接过夜壶,掏出工具,守着个外人有点尿不出来。

    对方倒是挺贴心,转过了身,并吹起了口哨。

    许骁白:……

    身后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陆成俨又转了过来。许骁白看着他那张j-i,ng美帅气的高级脸,脑中猛然灵光一线,尿又给硬生生憋了回去:“你你你你你……”他他他他他!

    陆成俨倒是淡定如常,说道:“先尿完,不然容易早泄。”

    许骁白硬生生努力了半天,总算尿完了。他把夜壶端出来,被陆成俨接了过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