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许骁白说道:“去泽安集团总部,劳驾您快点儿开,我多付您钱。”

    距离许俊麟下班还有半个小时,许骁白得赶在他下班前接上他。老许同志工作认真专业过硬,就是私人生活有点粗心大意。每次下雨必忘带伞,三次有两次要感冒个一周。

    他又给许俊麟打了一次电话,还是没有人接。许骁白催促了一句:“师傅麻烦您再开快一点吧!”老许这是怎么回事?还不接电话了?

    司机师傅抱怨了一句:“雨下这么大,能见度太低了,再快要出事故了。”

    司机的话音刚落,只听一阵急刹车,后座上的许骁白直接撞上了前座的扶手。只觉额头上一阵温热,随即便失去了知觉。

    片刻后,许俊麟匆匆赶来了医院,许骁白还在昏迷。卫泽安开车把他送了过来,正坐在走廊里玩儿手机。许俊麟跑上跑下的办着各种入院手续,问过医生情况后,才稍微放下心来。

    只是皮外伤,有轻微脑震荡的情况,所以会出现短暂性的昏迷。出血也不严重,肇事的司机也被拦了下来,正等在走廊里,和卫泽安大眼瞪小眼。

    许俊麟只关注着许骁白,并没有发现对方。

    陆成俨站在病房前,从衣著装扮到周身气质,只能用j-i,ng英二字来形容。他彬彬有礼,他谦和内敛,他运筹帷幄,他仿佛里走出的人物。却在看到卫泽安后,默默翻了一个直飞云霄的白眼。

    第8章

    作为一个业内公认的,只会挣钱的感情废物,陆成俨其实对于感情的敏感度一直不甚明显。唯一让他炙热追求过的,还是他十三四岁中二时期,不知感情为何物的时候,认准了的一个大哥哥。

    在外人看来,小船王家世优渥,人脉资源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但是他从小对谁都淡淡的,除了专业,学习,以及感兴趣的事情外,对任何与感情相关的事情都表现得没有太大的热情。

    其实他并不是没有热情,而是不知道怎么表达感情。他三岁那年父母双双过世,只留下他和年迈的太爷爷。当时太爷爷哭得快昏过去,三岁的小成俨却就这么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不哭也不闹,乖巧的让人心疼。只是葬礼结束后,他发起了高烧,并昏睡了三天三夜。

    后来他跟着太爷爷一起回了老家,偶尔回一趟温哥华处理公司的事。

    就是在他所就读的初中,遇到了高中部的那个大哥哥。当时他太爷爷买下的四合院刚好和许俊麟是邻居,这个眉眼弯弯温柔爱笑的大哥哥便每天负责接送他上下学。早晨给他带早餐,晚上留他在家里吃宵夜。给他抄自己之前留着的笔记,还教他怎样更快的融入到新的环境里。

    知道他父母双亡,跟着九十多岁的太爷爷一起生活后,对他更是体贴入微的照顾。哪怕半年后他考进了h大金融系,仍然在各个方面对他的生活进行照料。

    极度缺爱的陆成俨悄无声息的将对方对他的好认定为这世界上最难得的美好,并想拥有它一辈子。于是他想到了,永远拥有它的方法。

    十四岁的陆成俨已经长到了一米七五,看上去和十七八岁的少年无异。他拿着一束玫瑰花,在许俊麟的大学门口等了他足足两个小时,却被对方取笑了好几天。

    那人说:“你这孩子,毛长齐了没?找你同龄人玩儿去。”

    陆成俨不死心,认死理儿的追了他很久,直到有一天,一个人高马大的戾气青年将他的玫瑰花扔进了垃圾筒。并对他说:“小子,如果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揍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了!”

    那人他认识,是h大的校霸。

    回忆从思绪中抽离,陆成俨抬头,正对上当年校霸的双眼。后来,他和校霸打了几架,打了个平手。但他知道自己输了,因为大哥哥眼里没有他。

    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要了他又甩了他。在陆成俨的记忆里,卫骁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混蛋。

    卫泽安用智能手机打着开心消消乐,抬头撇了他一眼,眼中的轻蔑之情与当年无异,语气十分欠揍的说道:“嗨哟,这不是小船王吗?回来也不通知一声?咱们也算老相识了,聚聚?”

    陆成俨周身散发着疏离冷淡的气场,抱臂站在病房门前,看着躺在床上的许骁白,一副我跟你不熟的态度。

    卫泽安这个人,天生欠。他见对方不理他,偏偏就去想招惹招惹他。他收起了手机,上前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眼神瞬间定格在了那个昏迷不醒的孩子身上。

    像,真的太像了!

    这孩子和许俊麟,简直长得一模一样。遗传基因强大,他的身上竟毫无半点许俊麟另一半的影子。

    卫泽安瞅了一眼陆成俨,说道:“哎,你干的?”

    陆成俨懒得理他,走到许骁白跟前,替他掖了掖被角。

    卫泽安却一把将他挡开,说道:“献什么殷勤呢?你儿子?哦……你也生不出那么大的儿子来,这没准儿还勉强算是我的种!”

    陆成俨被卫泽安气笑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他,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这么不要脸?”

    卫泽安痞笑一声,说道:“嗨呀,这你就不懂了,要脸追不上许俊麟。你得霸王硬上弓,否则他这辈子都跟你君子之交淡到底!”卫泽安摸了摸鼻子,想想觉得自己为什么要教自己的情敌死对头?不过还是不忘了嘲讽对方两句:“不过这个理儿你当年就算知道也没用,十三四岁,晨|勃都还没有过吧?”

    陆成俨不是那经不起激的人,但他和卫泽安来回过招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只是今天他实在不想和卫泽安计较,因为他心里藏着事儿。

    但当他听到卫泽安这么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觉得你追到了他很洋洋得意是吗?没错,你是把人追到了,可你也把他弄丢了!如果不是你,他为什么要离开h市?既然追到了他为什么不好好对他?为什么要和他分手?”

    他当年亲眼看到和卫骁分手后,许俊麟痛苦难当的样子。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许俊麟喝酒,醉得一塌糊涂。

    卫泽安看着陆成俨十几秒,片刻后切了一声,说道:“跟你说不清楚。”

    没错,他是和许俊麟分手了,但分手并不是他提的,而是许俊麟提的。提分手的同时,还给了他一张喜帖。他说,他爸妈希望他能早点和老同学的女儿定下来。同性恋不是长久之计,玩儿玩儿可以,并不能当真。希望他能去喝喜酒,常来常往也没什么。

    常来常往?看着你和别的女人天长地久吗?卫泽安做不到,于是收拾行李,回了法国。

    当他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再次回来的时候,许俊麟已经离开h市了,具体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他也是几年前刚刚回h市发展的,看着这个十几年如一日的小城市,升起了想要好好开发建设一下的想法。刚好h市那会儿在大肆的搞招商引资,他花低价拿下了整个西城的所有地块儿。就是不肯去东城,不想招惹东城。是因为他知道,许俊麟回东城了。

    十八年了,当年的伤痛早就淡忘了。唯独那个人,像心间白月光,照在他的床头,越来越清晰,至死不渝。

    陆成俨嘲讽的笑了一声,对卫泽安说道:“是你没脸说吧?”

    这时,缴好了费用的许俊麟进了病房,刚好与陆成俨看了个对视。他的眼中有一片迷茫,瞬间便记起了这个少年时期整天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尾巴。他一脸惊讶的上前问道:“小俨?怎么是你?你……回国了?不是去温哥华了吗?”

    许俊麟回国后问过陆成俨的太爷爷,老爷子那会儿正收拾东西搬家离开那个小巷子。一打听,原来陆成俨已经回了温哥华。

    陆成俨的脸上有着几分不自然,他上前和许俊麟握了握手,说道:“刚回来一年多,好久不见学长。”

    果然被他猜中了,这个孩子果然是学长的吗?难怪和他长这么像!他怎么可能已经有这么大的孩子了?当年他和卫骁分手后就结婚了吗?

    许俊麟神色复杂,问道:“你怎么会在医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