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

    让你马啊让!

    许骁白真想敲开陈呈的脑子,看看他的脑回路是什么样的。

    他一脸无语的对陈呈说道:“合着是我请他来看我演戏的?是我让他在太阳底下晒两个多小时的?自己上赶着找罪受干我屁事儿?不是我说你陈呈,你之前跟我谈恋爱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脑子有坑呢?”

    可见谈恋爱让人智力受损,否则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个傻逼呢?

    第7章

    本来许骁白在看到陈呈对卫鸿体贴呵护无微不至的照顾时心里还有点泛酸,要知道当初陈呈就是这么照顾自己的,谁想到他的这份体贴入微都是出于某种目的。

    也许当初他追自己的确是出于喜欢,但如今这份喜欢却变成了满满的讽刺。

    许骁白充满同情的看着陈呈,说道:“我可以理解你对金主的回护,但也麻烦你搞搞清楚。如果卫鸿想动用他的资源封杀我,我真是谢谢他。但我也告诉你,娱乐圈不是他卫家的。别忘了,除了麒麟传媒,还有个凤凰娱乐呢。我不介意和卫鸿正面刚,别有一点逼事儿就跑我这儿来逼逼,你难道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先撩者贱?”

    许骁白之所以提起凤凰娱乐不是没有原因的,和麒麟传媒一样,凤凰娱乐在h市乃至国内的圈子里也占着举足轻重的位置。说起来,在h市的资本圈儿,有两大势力让圈内人士津津乐道。甚至连圈外的人,都大概知道他俩互为对头,水火不融。

    一个是泽安集团的卫泽安,一个是陆氏的陆成俨。

    这两人,一个在东郊圈地,规划了规模宏伟的梧桐镜。一个在西郊置业,建起了气势恢弘的麒麟城。一个成立了凤凰娱乐,一个组建了麒麟传媒。一个跺跺脚,金融圈能抖上三抖。一个咳一声,进出口贸易就要经历一番动荡。人人都知道泽安集团的卫泽安和陆家的小船王陆成俨不对付,因为他们俩的梧桐镜和麒麟城而被大家戏称为凤雏和龙子。又把他们来h市后的一番动作,称为龙凤斗。

    人类都是慕强的,反正这两人明里暗里的互相较劲,被普通人添油加醋,传得神乎其神,就跟魔教教主和武林盟盟主的江湖较量似的。然而实际上,这俩人私底下连面都不怎么碰。

    许骁白没再理会陈呈,自己拎着行李离开了剧组。徐慧没有来接他,派了个司机过来。徐慧也不是他一个人的经纪人,她手里带了十几个像他这样的挂靠的小模特儿。除了许骁白之外,还有一个形象硬朗风格与他完全两个极端的小麦肤色少年资源也不错。这几天徐姐带他去拍了一个以足球为主题的慈善宣传片,虽然是十几人的场面,只有几秒的镜头,但是已经得来不易了。

    这个小工作室刚刚成立不到两年,在h市雨后春笋般的娱乐公司里艰难求生,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有可能出头的机会。

    许骁白一边跟楚微发信息,一边刷着h市的相关微博。

    房价又涨了,许骁白那个小区刚买的时候一万出头,如今都涨到了两万。

    梧桐镜新开盘的楼房均价两万六,真是喝人血啊!但是一开盘就被抢购一空,只因梧桐镜那边的配套与物业服务以及各方面的质量较同行都不知道好多少。

    麒麟城已经没房了,成熟小区房价高达三四万。许骁白数了数自己的小金库,什么时候才能给老许买套大别墅养老呢?

    梧桐镜的大别墅期房均价三万六,麒麟城的不到三万八,其实相差无几。哪怕买个两百平的排房,也要七百多万,首付百分之三十,就要二百多万。

    许骁白看了看手机短信里的余额提醒,只有十一万七千多,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深吸一口气,没关系的!生命不息努力不止,一定能给老许同志住上大房子。

    到家的时候,楚微给他发来了信息,两个小gay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楚微:“最近还有活儿吗?”

    许骁白:“短时间内没有了,也快暑假了,我得准备期末考试的事了。”

    楚微:“我怎么觉得你j-i,ng神状态不太好?”

    许骁白:“被恶心了三天,能好得了吗?”

    楚微:“恶心?你怀孕了?”

    许骁白:“……怀你马了,被陈呈和他的三儿恶心了三天,恶心得我快吐了。”

    许骁白把这三天里陈呈和卫鸿的,ao作告诉了楚微,楚微快笑疯了。许骁白翻了个大白眼,说道:“笑你马呢?我都被恶心成这样了,你还笑。”

    楚微说道:“这个卫鸿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他要是想治你,直接让他叔动动手指,把你的戏删了,或者换个人不就行了?何必亲自上阵和你撕?他也撕不过啊!”许骁白的战斗力,作为多年老友,楚微还是知道的。

    许骁白说道:“我怎么知道?脑子有坑!有黑洞!”其实从第一次见卫鸿他就知道,这个人脑回路不一般。仿佛他从自己手里抢走了陈呈,就急于证明自己和他是真爱,就算许骁白这个谈了两年的前任也得靠边儿站一样。

    反正不论如何,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待。也许有钱人家被宠大的少爷,和一般人的想法不同吧!

    傍晚时分下了雨,许骁白有点担心许俊麟。上楼的时候他看了一下,家里的代步车就停在楼下,老许同志没开车上班。他拿出手机,拨通了许俊麟的电话。

    手机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许俊麟的气息有些微喘。许骁白有些纳闷的问道:“爸,你在跑步?”

    那端的许俊麟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喘息,才回答道:“没……没有,刚刚去楼上……送报表,电梯坏了,走上去的。”

    许骁白哦了一声,推开窗户看了看窗外,恰好一声炸雷响了起来。他说道:“天要下雨,我过去接你?你带伞了吗老许?”

    许俊麟一听,立即说道:“不用,我打车回去就好,在家乖乖等着,雷雨天别乱出门。”

    许骁白也没往心里去,只多叮嘱了他爸几句,便挂了电话。

    而电话另一端的许俊麟却被人握住右手,强势的抵在了总裁办公室外拐角处的墙上。许俊麟一挂断手机,那人便对他冷笑了一声,用慵懒无赖般的语气说道:“哟?宝贝儿子打来的?想不到你都有这么大的儿子了?夫妻恩爱吗?”说着他又贴近许俊麟,在他耳边说道:“夫妻生活……和睦吗?”

    灼热的气浪在耳边传来,激得许俊麟心跳骤然停止,脸颊染上几分红晕。他自始至终也没看过卫泽安,身上整齐干净的衬衣西裤被弄得稍微皱了些。清冷的声音回道:“丧偶。”

    卫泽安显然是怔了怔,放开了一直钳制着的许俊麟,略显烦燥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就是个天生克夫的命。”

    许俊麟无奈,推了推鼻梁上稍微歪了的眼镜,说道:“卫总,没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吧?”

    卫泽安那股子不要脸的混蛋劲儿又上来了,他一脸欠揍的站在许俊麟跟前,说道:“别啊!老同学十几年不见了,”说着他贴向许俊麟跟前,故意故低声音说道:“撩撩啊!”

    轻轻皱了皱眉,许俊麟无奈了。这个二世祖,还是跟十几年前一样不要脸。

    在卫泽安的眼里,许俊麟也是奇了。明明他一身职业装一丝不苟,发型也是最普通的商务类型,打理的一丝不乱刻板又严谨。衬衣扣子也要系到最上面一颗,袖扣都扣得整整齐齐。可他哪怕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戴着眼镜的清隽面容都给人一种柔软中透着色气的感觉。

    当初你说要分开,分开就分开。如今你说回来就回来,问过我吗?

    轰隆一声,一道炸雷在窗外炸响。许骁白又给许俊麟打了一次电话,没接。他实在有些不放心,拿了雨衣和伞就下了楼。下楼后拦了一辆出租车,一上车,豆大的雨点儿便落了下来。

    司机师傅有点儿急,问道:“小伙子去哪儿?这雨可要下下来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