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77节

章节目录 第177节

    圆圆喜欢和豆豆相处,因为哪怕相顾无言,豆豆身上独特的魔法都会像是被吹散乐的泡泡,泛着五颜六色的光晕蹭过他的脸颊,拂过他的发梢。

    这是属于豆豆独一无二的魔法,可圆圆不会告诉他,只要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小树林其实并不大,而圆圆明白粗心大意的他们一定没有真的仔细把林子仔细搜逻一遍。于是他静下心来,沿着林子的外围一圈一圈向里绕去,目光认真地扫过草丛、树干后、甚至是枝头上,可他找了一个钟头了,却依旧没能发现豆豆的影子。

    可恶,等会儿找到他以后一定要把他狠狠地训一遍!圆圆咬牙切齿地思忖着,可巡逻得却愈发仔细了。

    “圆圆!圆圆!”就在这时,他的不远处传来几声闷闷的呼喊。

    圆圆顿时一震,在原地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确定声音的方向后才迟疑地向着他的右前方迈去。可当他来到声音所在处后,那人却又安静了下来,像是在某处调皮地观望着他的反映。

    圆圆早就听出那是豆豆的声音,心里也肯定自己走的方向并没有错误。于是他干脆装作认错了方向,平淡地扫了周围一眼,便若无其事地往原路走去。果不其然,在他打算转身离开的刹那,一个笑嘻嘻的声音便从他身旁不到几米的地方响了起来。

    “你怎么不找了?我在这儿!”

    圆圆再次转身,目光直指前方的那棵树,果然在那粗大的树干上寻觅到了一个拳头大的小洞,而那洞口后正藏着一只熟悉的眼睛,正愉快地眯成一条缝,冲着他笑。

    若是寻常人见了,肯定会被此景吓得跌坐在地。可圆圆却只是面无表情地靠近了只藏在树洞后的眼睛,在对方睁大眼睛望向他的时候,用手指作势去夹对方长长的眼睫毛。

    “玩够了没?”圆圆趁着对方被逗得咯咯直笑的时候冷声质问,神色很是严肃,“不知道这样会让你妈担心吗?”

    豆豆眨了眨眼,向后退了一点点,于是圆圆这下瞧见了他那张被蹭了点土的小半张眼脸。

    “我认识回去的路,本来一会儿就打算回去了。”豆豆乖乖回答道。

    “哦,那我们走吧。”圆圆装作没瞧见豆豆眼巴巴的小眼神,一脸冷漠,于是豆豆撇了撇嘴,又一次把整张小脸往树洞口一贴,用那只大眼睛殷切地望向圆圆。

    “别嘛,这里很好玩的,圆圆也进来吧!”他的声音闷闷的,却夹杂着笑意,“就进来一会儿,我们等下一起回去!”

    圆圆嫌弃地望着眼前这棵老得不能再老的树,又瞧了眼豆豆不停扑扇着的大眼睛,最后还是不得不败下阵来。

    虽然绝大多数情况豆豆都听他的,可在一些小事上豆豆却总是莫名地执拗,圆圆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陪他去树洞里玩儿,他们准要耗上半天。

    于是圆圆虽然脸色臭的很,最后却还是老老实实绕到那棵老树的后面,压着腰往那黑黝黝的口子钻去。当他的头探进树洞的瞬间,他的鼻腔便被那浓重的泥味环绕。

    圆圆情不自禁开始联想这脏脏的树洞里究竟藏着多少不知名的虫子,顿时浑身一抖,立即向外撤去。可豆豆怎么会让圆圆得逞呢?在他欲要反悔的刹那,便抱住圆圆的肩,不让他出去。于是圆圆一个踉跄,为稳住重心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将自己露在外头地身子向里挤去。

    当圆圆终于挤进这狭小地空间时,他与豆豆都弄得浑身是汗,黏哒哒的,甚是讨厌。更让圆圆不舒服的是这树洞里的味道,土腥味和霉菌的味道交杂在一起,让他恶心极了。

    说不定他身上就停着什么奇奇怪怪的昆虫呢。想到这里,圆圆身上的j-i皮疙瘩又再次窜起。

    “这里太恶心了!”圆圆崩溃道,再也不管自己“高冷”的形象,“你说好了我进来后就回去,这下行了吧!”

    豆豆默不作声地往圆圆的方向靠了靠,果然在他的胳膊上摸出一大片j-i皮疙瘩,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抓着圆圆的袖口,半张脸都埋在对方的脖颈处,闷闷的笑声堵在圆圆的领口上,迟迟不散。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又抬起头来。透过那狭小的树洞,细碎的阳光从外头向里s,he来,将豆豆靠近树洞口的小半张脸照亮了。

    “但你不觉得这里很有意思吗?”因树洞空间有限,豆豆与圆圆几乎贴在一块儿,面面相觑的脸颊近乎撞在一起,于是豆豆温软的鼻息扑在他的脸上,雀跃的声音在他的耳畔边打转,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的欢乐传递给他。

    “当然不,”其实在看见豆豆笑意盎然的脸后,圆圆早已不再排斥待在这里,可他却依旧嘴硬,固执地表达着自己的反感,“这里又臭又脏,你脑子是进水了吧。”

    豆豆点了点头,脸蛋儿往光线处一侧,于是阳光沿着他光洁的额头一路向下描摹,划过他的泪沟,绕开他的唇珠,最后落在他细嫩的脖颈上,钻进他轻薄的t恤里。

    他被阳光染浅了的长睫如同麦田里幼嫩的麦苗,浅棕色的眼球如同清透的汽水弹珠,红润的嘴唇比春日里的花瓣还要软乎。圆圆看着看着顿时就不热了,心里陡然平静下来,有什么东西悄声无息地埋进他心间的土壤,等待生根发芽的瞬息。

    “在找到这个树洞的时候我很惊喜,可是进来以后却又不知怎么的有点感慨,”豆豆的目光越过那个窄小的洞口,望着树外生机勃勃的一片,“被框在树洞口里的风景像是一张裱好的画一样很美,但也有点忧伤。”

    圆圆端详着豆豆那张失神的脸,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听着。他知道豆豆又开始陷入了他的世界,而他的世界里也不全都是粉色橘色,偶尔也会有淡淡的蓝色。

    “每次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会莫名其妙就开始傻乐,那种快乐感觉有点像是冰淇淋蛋筒上滴下来的冰激凌液,虽然好像和蛋筒黏在一起,但还是很失控。但今天当我一个人躲在树洞里的时候,我发现蛋筒上的冰激凌液被擦掉了……就感觉我外溢的情绪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收紧了一样。

    豆豆转过头,怔怔地望向圆圆:“我觉得生活在这树洞里的人好有勇气,我们能活在树洞外面真的好幸运。”

    圆圆与豆豆对视着,一时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豆豆的魔法仿佛在他身上又生效了,连同他都被豆豆言语间的怅然若失感染,可没过多久,他便奋力从那种玄妙的状态挣脱出来,一手掐住豆豆的脸蛋儿,另一只手则小心翼翼地把他鼻尖上粘着的土抹去。

    “笨死了,树洞里哪儿会住着人?”

    豆豆乖乖地闭上眼睛,让圆圆把他的脸擦干净,再睁开眼睛时,眼里的茫然已经彻底散了,大大的眼睛里又重新恢复了光彩。

    “说的也是!”

    圆圆勾了勾唇角,捧着豆豆的脸,认真地盯着豆豆的眼睛:“下次你们要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一定得拉上我。”

    “不嫌无聊?”豆豆笑咪咪地反问。

    圆圆一噎,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总之我会努力适应他们的智商。”

    豆豆咧嘴一笑,就着圆圆的姿势,学着他也将手贴在他的脸上,闭着眼睛把额头抵住圆圆的额头,嘴里小声嘟囔:“奇怪了,为什么你总是能让我心情好起来呢?”

    他说到这里突然乐了,扑哧地笑出声来。

    “你上辈子是不是魔术师?会施展让人快乐的魔法?”

    “那你估计就是我的魔术帽,”圆圆也难得开起玩笑来,“总是变出奇奇怪怪的花样,脑袋瓜里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圆圆从来不会告诉豆豆他会施魔法,可豆豆却总会诚实地把心里话告诉他。

    有时,他也会难得感性一下,把豆豆只对他一个人说的话在心里悄悄重温一遍,像是木木奉上卷着的棉花糖丝,一圈一圈的,绕成一团甜甜软软的云朵。

    豆豆的魔法是他会说话的眼睛,充满情感的语言,还有他内心里五彩斑斓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人去过,只有他们两个。圆圆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珍惜里面的颜色,粉的蓝的绿的紫的……他没有一天不在为豆豆的世界惊叹。

    圆圆总觉得上辈子他们一定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不然为什么他总是轻而易举地被豆豆的话打动,被他的世界和魔法迷了眼睛。

    说不定上辈子的他们真的是魔术师和一顶帽子呢,圆圆笑着想道。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