С˵ҳ>>ҳ>Ŀ¼>½Ŀ¼ 295

½Ŀ¼ 295

      “在生命中,最微不足道但有意义的事物,也比最伟大但无意义的事物更有价值。?/p>

      齐征南揉着手中细软的头发,嗅闻着与自己相同的清爽肥皂香气,一边低声嗫嚅:“想要打败我,那再简单不过了。就让我一直沉溺在这一刻,永远不要再和你分开就好了。?/p>

      “我也一样。”宋隐璨然一笑,然后主动抓过齐征南的胳膊,撑开的手掌,轻轻摩挲着掌心里那只漂亮的蓝紫色闪蝶?/p>

      “看,我和你早就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p>

      ———?/p>

      这是宋隐作为噩梦执行官,滞留在炼狱里的第二年。因为西西弗斯作乱的缘故,今年的炼狱里没有举办元宵灯会,与之相接近的西方情人节也跟着一起被错过了。但是作为补偿,春分的那一天,炼狱里举办了一场盛x节日灯会?/p>

      执行官广场和十二条生肖大街上彩灯高悬,往日无星无月、寡c寂的夜空中,也飞满了金红色的孔明灯?/p>

      在这片人工的五光十色下面,是刚刚经受过一波严峻考验,甚至痛失去过不少战友的炼狱执行官们。即便疲惫与悲恸并未完全消散,但是每一个人的眼眸依旧被灯火所t,仿佛被注入了新的动能?/p>

      而青羊大街尽头的夜莺咖啡馆二楼,郁孤台战队自春节之后的第一场聚会,就在花海边的露天茶座上进行?/p>

      送走秘银、迎来闪蝶之后的退伍,已经通过“滚石”行动接二连三的战斗迅速地培养出了全新的默契。如今,他们已经开始商议吸纳更多新的队员,逐步恢复郁孤台战队昔日的e?/p>

      不过,这时候的他们,还并不知道—?/p>

      七天之后,炼狱游乐园会重开、赌船再度“盛y航”。出售各种珍奇商品的小街人流攒动,而赌场里依旧响彻着筹码的拨动和赌徒们的欢呼悲叹?/p>

      十天后,会有小道消息从赌场那边传来,说秘银成为了人间部队的一员。并c人知道,他的记忆是否保存了下来,也没人知道坐拥大笔退职金的他为何还要铤而走险、去从事g危险的工作?/p>

      二十五天之后,宋隐和齐征南将会带着他们的辅佐官,一起坐船进入亚历山x大海。去见一见那些深潜在海底的人鱼们,倾听它们的故事?/p>

      两个月之后,辅佐官二虎会第一c有属于自己的人类面孔;二狗则会在夜莺咖啡馆第一次被当作普通人类而被人搭讪?/p>

      而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噩梦执行官们的生活,还将会在炼狱深处一直继续…?/p>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期间曾经想过,本文结束的时候会写很长很长的后记,因为这篇文涉及到的心路历程实在是太漫长了?/p>

      但是又一次的,写完之后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胸中只有满满的惆怅?/p>

      就好像提着一盏孤灯前行,走到终点的时候,发现自己几乎依旧是孤身一人。四周全都是茫茫然的黑暗,而最近的灯火离我仿佛有一万光年那么遥远?/p>

      e毛姆说的,我们每个人生在世界上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被囚禁在一座铁塔里,只能靠一些符号同别人传达自己的思想;而这些符号并c共同的价值,因此它们的意义是模糊的、不确定的。我们非常可怜地想把自己心中的财富传送给别人,但是他们却c接受这些财富的能力。因此我们只能孤独地行走,尽管身体互相依傍却并不在一起,既不了解别的人也不能为别人所了解

      但我又是幸运的,我必须要再一c谢在连载期间不离不弃,并且一直给予我以热情鼓励的各位读者。从某种角度而言,这篇文并不完全属于我一个人,它也包括了你们在留言区的互动,感想和相互之间的启发。是你们点燃了这片黑暗里仅有的光,照亮着道路,使我不至于半路坠落进不复的深(大)渊(坑)

      —————?/p>

      关于黄金门后的真相:反复斟酌之后,决定不在故事里写出。因为角色们不应该知道黄金门后的真相,一旦知道真相,就意味着他们将会回到二分心智的阶段,成为被“神”操纵的偶人(人工智能)

      所以无知才是自由,一旦“有所知”,便是个人意识的末日?/p>

      不过对于读者,我倒是可以在这里把黄金门后的景象交待一下:

      和人间机场一样,黄金门后的世界,也会以人类最能够接受的景象表现出来。因此它看上去就是宋隐梦境中的巨大黄金树,树上挂满了蝶蛹。孵化而出的蝴蝶就是辅佐官。他们通过黄金门来到白色的圆形屋子里,并在这里等待着被执行官的召唤?/p>

      在与执行官的合作中,辅佐官将一点点习得人类的感情,成为真正的人类。而当他们也开始做梦的时候,就能够通过人间机场,投胎成为真g人类?/p>

      因此,遗忘是离开神之领域的关键,遗忘是通往未来的钥匙?/p>

      属于阿克夏的真相——以单人的视角来看,阿克夏就是一株巨x黄金树。但如果以上帝视角来看,黄金树是球状的,中央是黄金树冠,孕育人类的雏形(辅佐官),外层球状的,是密密麻麻的枝干和根系?/p>

      这些枝干和根系伸向每一个人类的潜意识领域。形成了f所谓的“集体无意识”。也就是说,阿克夏系统就是人类群体本身。你就是阿克夏、宋隐、齐征南也是阿克夏。亚历山c西西弗斯,也是阿克夏的一部分?/p>

      —————?/p>

      当爱支配一切时,权力就不存在;当权力主宰一切时,爱就会消失 ——荣?/p>

      在生命中,最微不足道但有意义的事物,也比最伟大但无意义的事物更有价值。——荣?/p>

    ?/p>

    
Сʾ س[Enter] ½Ŀ¼ һҳ һ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