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7节

章节目录 第17节

    骆一诚并没有让苏糖收敛自己的性格,反而对她十分放纵,帮她做掩护,因为不想看到这双眼睛中失去光彩。

    他看着苏糖此时灵动的目光,顿时觉得那是他做得最好的一个决定,仅此于坚持报考D大。

    苏糖笑着,眼中有些得意地询问道:“看到我的时候,有多惊喜?”

    “嗯……”骆一诚仔细想了想,才道:“惊喜到,我觉得一定是命运使然,你就是我的人了。”

    骆一诚向来是不相信命运的,但是当苏糖走到教室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命运将人送到他身边,就没有理由再收走。

    他相信命运,却又不相信,十分矛盾,却又和谐。

    苏糖心里涨涨的,像是一个吹满气的祈求,如果不拽住,可能整个人都会飘起来。

    她拉着骆一诚的衣服,将头埋在骆一诚胸口,高兴道:“班主任把我从最后一排调整成你同桌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高兴?”

    “高兴坏了。”骆一诚低头在她发梢亲吻了一下。“当天晚上回去,我就帮我爸做了一周的备课,然后我爸也高兴坏了。”

    苏糖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脸上满是骄傲,想起那个时候骆一诚脸上冷漠的表情,没想到心里的想法竟然这么可爱。

    骆一诚一直在苏糖当做宝贝看,虽然两人在一个学校上课,但不在一个教室,还是让他有些不满足。

    两人课程错开的时间很少,旁听的机会不多,唯一固定的时间就是晚上的休息时间。

    偶尔在校园里闲逛,出门约会,但大多数时间还是泡在图书馆。

    那个男人是在骆一诚刚好去取参考书的时候出现的。

    他才离开几分钟,苏糖对面就多了一个人,本来不该说话的图书馆里,他却在热络地和苏糖聊天,眼中的热切他看得清楚。

    苏糖长得十分漂亮,高中的时候看上去还有几分青涩,在升入大学之后,出落得更加标志。

    据骆一诚所知,在入学的时候,就已经隐隐有人将她放在校花之列。

    但是眼前的人看上去有些面熟,似乎是物理系隔壁班的人。苏糖前段时间经常过来找他一起上课,周围几个班级的人都知道。

    苏糖十分礼貌地听着,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笔,这是她不耐烦的小动作。

    自从高中之后,她的脾气越来越好,至少不会轻易动手,但是现在,骆一诚却很想一脚把那个人的椅子踢翻。

    “苏糖。”

    他将手中的参考书轻轻放下,在苏糖旁边坐下,看着眼前的人:“有什么事吗?”

    那人似乎没想到骆一诚会突然出现,微微愣了一下。

    “骆一诚,原来你在啊。”

    骆一诚脸上经常看不出表情,这次也差不多,只不过却明显看得出不悦。

    “我一直都在,有什么事吗?”

    那人犹豫了一下,神色变得有些奇怪,站起身来。“没事,我本来是想,要不要把书包搬过来,做个伴一起看书。”

    “现在呢?”

    “现在好像不用了,你们继续看书,我先回去了。”

    说完,迅速站起身来,拿着书包走了。

    “你们学院的人好热情。”苏糖道。

    骆一诚不解地转头看来。

    苏糖在书包里伸手掏了掏,抓住几张字条放在他面前。“都是你们学院男生给我的。”

    骆一诚脸色顿时一黑,字条上大多写着电话号码,意图明显。

    ☆、排第一

    开学这么长时间,苏糖已经遇到不少人搭讪,大多数都被她拒绝了,但是一些递纸条都不好处理。

    骆一诚翻着手中的字条,刚刚找来的参考书也不看了,仔细研究着那些字条上的字,似乎能从里面翻出什么重要的学术研究似的。

    看着他的模样,苏糖忍不住笑起来。

    “难道你还能从字迹看出他们是什么人?”

    “不能。”骆一诚将字条收起来,转头看着苏糖,道:“我记得你明天没有课,还会过来找我一起上课吗?”

    “应该会吧?”

    苏糖看着浅笑的模样,记得骆一诚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是在计划其他什么事情。

    “你要做什么?”

    “明天我去接你。”

    苏糖:“……好。”

    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第二天,苏糖才刚下楼,就看到骆一诚正等在外面。

    “走吧。”

    苏糖点了点头,正要上前,却被他拉住右手,继续朝前面走去。

    “你干什么?”

    “虽然不能找出是谁递的字条,但必须让他们知道你是谁的女朋友。”

    他十分正式地说着,一本正经,似乎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苏糖听得哭笑不得。

    “我记得你们老师说,今天想让你提前过去准备资料。”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就是手拉手,在众多老师面前招摇过市,格外嚣张。

    “嗯。”骆一诚微微点头,却并不在意,低头看着两人相握的手,“现在这件事比较重要。”

    “你对每件事情还有排序?我排第几?”

    骆一诚的语气十分认真啊,道:“和苏糖有关的事情,一直都排第一。”

    苏糖心头微微一暖,顺着路边的树荫朝教学楼走去,明明没有晒到太阳,脸上却热热的。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句话,她不会相信,但从骆一诚口中说出,苏糖却知道,在他心里,自己确实在第一位,甚至比他还要重要。

    她相信,这辈子,再没有人比骆一诚更喜欢她了,也不会有人比他为自己付出更多了。

    两人才刚走进教室,其他人果然看了过来,带着几分惊讶。

    虽然大家都知道苏糖和骆一诚在一起,但除了苏糖经常过来找他一起上课之外,大多数时候一直很平常。

    就连上课的时候,其他情侣坐在一起腻腻歪歪,他们也在十分认真地上课,如果不是两人一直同进同出,都快要忘记他们在一起了。

    骆一诚不仅上课的路上拉着她,就连放学之后的人潮中,也亲密地不肯放手。

    连续几天之后,苏糖每次看到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就忍不住笑起来,果然看到之前给她递纸条的几个人看到他们,脸色微微一变,后来就渐渐消失了。

    骆一诚这个办法效果拔群,才两三天的时候,几乎整个学院的人都知道了。

    就连他们班的老师也看不下去了,看到他们两个人,表情有些奇怪,抬起手想要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只道:“好好学习,一起进步。”

    说完,转身走了。

    苏糖叹为观止,感觉周围老师祝福的视线,就差给他们送份子钱了,果然学习好就是为所欲为。

    从图书馆走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天气凉快下来,不少人都已经回了宿舍,路灯昏黄,拉着两人的影子,长长地靠在一起。

    图书馆里面的冷气开得有些足,苏糖身上还穿着骆一诚的薄外套,宽大的衣服比她的个子大了好几个号,穿在身上跟裙子似的,衣摆一直垂到大腿上,手掌被也被袖子盖住,看上去好像整个人都小了一圈。

    骆一诚看着身边的人,心里软得意图糊涂,恨不得将她放进口袋里,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他伸手拉着苏糖,宽大的手掌能轻松地将她的小手包在掌心,动作很轻,掌心的温度顺着传过来。

    苏糖转头看着身边的人,小声提醒道:“骆一诚,现在周围已经没有人了,而且最近也没有人给我递字条。”

    骆一诚却反而微微收紧了自己的手,停下脚步。“我知道,这次是我自己想牵你的手,小苏糖。”

    苏糖心头一暖,甜滋滋的,感觉周围十分安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辈子没有觉得像现在这么幸福过。

    看着眼前的人,骆一诚扬唇笑起来,轻轻抱住她的腰,几乎要将人抱起来,向前几步,两人站在y-in影中。

    苏糖后背靠在树上,骆一诚的眼睛黑得发亮,比星辰耀眼。

    他微微低下头,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低沉悦耳,捧着苏糖的脸颊。“不过现在,我想抱你,还有,亲你。”

    苏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骆一诚包围,不仅是眼前的人,还有身上的外套,也带着好闻的味道。

    脸上慢慢红了起来,就连身上也开始变热,转头看了看道路两边,没看到什么人,小声提醒道:“再过一会儿宿舍就要关门了。”

    “不着急。”

    骆一诚一只手捧着她的脸颊,将人困在双臂之间,轻轻吻住她。

    月色正好,就连洒下的微光仿佛也是甜的,甜得要命。

    开学半个月,所有人还没来得及体验离家的感受,国庆节就到了,所有人收拾着行李回家。

    苏糖本来还不想回去的,但是之前对她十分嫌弃的苏母在过了半个多月之后,几乎一天一个电话,对她无比思念。

    自从小学毕业之后,她还是第一次热切地感受到这份宠爱,一放假,苏糖就美滋滋地收拾东西回家感受恩宠了。

    才刚从火车站走出来,骆一诚神色有些犹豫。

    “有件事我需要告诉你,我爸妈似乎想要见你。”

    苏糖刚提起行李准备出去,惊讶地转头看来。“现在?”

    “这几天找个时间就好。”骆一诚看到她紧张的模样,道:“如果不想去,我回去和他们说,换个时间。”

    苏糖之前收过骆一诚妈妈送来的巧克力,已经被她全部吃光,更何况,自己还把人家宝贝儿子拐走了,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把她锤死了,要见面也不奇怪。

    更何况在易华高中的几个月,陈庆峰就是她的班主任,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就已经被知道了。

    就连骆一诚的妈妈,她也见过,好像也没什么好躲的。

    仔细思索一番,她才点了点头。

    “好。”

    第二天,苏糖坐在骆一诚家里,看着眼前热情的前班主任,顿时有些后悔了。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连两个学校火拼,她都能杀进去劝架,但是现在却紧张无比。

    “叔叔,阿姨,好久不见。”

    陈庆峰点了点头,神色有些严肃,道:“学习怎么样?就算去了D大,也要好好学习,不能松懈,还要……”

    说教到一半,突然被坐在身边的骆一诚妈妈推了一下,才终于停下。

    骆母模样十分和蔼,笑着对苏糖道:“之前高中的时候,我就看一诚给你补课,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见他给谁补过课啊,我就知道苏糖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苏糖脸上微微有些热,没有说话。

    骆母又道:“上次我让骆一诚送去给你的巧克力,你喜欢吗?”

    “很好吃。”

    “那就好,以后要是一诚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就连陈庆峰也跟着点了点头,神色十分认真。

    他们一直觉得,以骆一诚这种性格,能找到女朋友,真是骆母每年去寺庙烧香才求来的好运,脾气这么差,十有**是要孤独终老。

    就算偶尔被他模样吸引的人,等看到他冰冷的性格之后,也会躲得远远的。

    在知道苏糖和他在一起后,他们还做过热烈的讨论,最后结论是苏糖绝对被骗了。

    这么好的媳妇,哪里找?

    他们家儿子哪儿来的好运气?

    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苏糖被他们热情的态度冲击得有点不知所措。“你们不生气吗?骆一诚明明是省状元,却跟着我去了D大。”

    ☆、女婿

    苏糖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

    “刚开始是生气的,不过这是你们已经都是成年人了。”骆母笑着道:“反正一诚也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要求,等毕业的时候要是拿不到中科院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他爸会收拾他的。”

    陈庆峰哼了一声。

    “我这个要求还是太低了,一看就能完成,早知道就再说高一点的。”

    苏糖看着一屋子的学术大佬有些汗颜,中科院研究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在知道骆一诚答应了这样的条件之后,她还着实担心了一会儿,没想到这竟然叫“要求低”。

    骆母似乎看出她的担心,道:“放心吧,要是一诚连这个都做不到,那就是真的不上心了,给他一点考验也不错。”

    苏糖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阿姨。”

    骆母仔细看着苏糖,越看越是满意,笑着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哎呀,我儿子哪儿来的好运,能拐到这么好的女朋友?”

    苏糖满头黑线,有些慌乱地接受了两人的热烈欢迎。

    等吃完饭出了门,骆一诚才解释道:“我爸妈一直觉得我可能会孤独终老,说绝对不会有人愿意和我在一起。”

    “你爸不是知道我的底细吗?打架,逃课……什么的。”

    就是因为这个,苏糖每次见陈庆峰,都有一种公开处刑的感觉。

    骆一诚笑着道:“你不知道我爸和我妈多喜欢你,等以后你就会发现他们的热情了。”

    苏糖想起刚才的情况。

    “不用想象,我觉得我已经感受到了。”

    见过骆一诚的父母之后,偶尔和他出去的时候,苏糖甚至经常会收到一些骆母的小礼物。

    她本来还在想,自己要不要也带骆一诚回家一趟,正犹豫着,苏糖一天正准备出门去找骆一诚。

    在刚换好鞋子,苏母就道:“要和骆一诚出去吗?”

    苏糖顿时愣住了,虽然之前骆一诚来找过她几次,但也不是这么明显吧?

    “妈?你怎么知道?”

    “你那点事难道还能瞒得过我?”苏母高兴地笑了一下,道:“我刚好和骆一诚的妈妈在一个地方学陶艺,碰见她就和我说了。”

    人算不如天算,要是明天有人告诉她,就连七大姑八大姨都知道了他们的事,苏糖肯定也不会惊讶。

    苏母本来就十分看好骆一诚,一心觉得自家女儿以前这么调皮,肯定是被骆一诚引导回了正途,以前就很喜欢他,自从听骆一诚的妈妈说起之后,就一直按捺不住,直到今天找到机会,才开口询问。

    一不留神就差点被打成迷途少女的苏糖满头黑线。

    “你以前不是不让我早恋吗?”

    “不早了啊,你再不准备准备,到时候别说早恋,晚恋都没有。”

    苏母激动地说着,转身进厨房翻了一会儿,找了半天找不到什么礼物,只好翻出一个苹果递给她。“怎么能空着手去?给他个见面礼。”

    苏糖看着手里的苹果。

    “妈,我的呢?”

    “家里只剩一个了,你之前不是吃好多了吗?”苏母摆了摆手,转身忙去了。

    苏糖只好拿着一个苹果走下来。

    此时已经是冬天,虽然没有下雪,但温度已经很低了。骆一诚穿着厚厚的外套,戴着围巾站在下面,宽大的衣服穿在身上十分合适,像是时尚杂志上的照片。

    苏糖把苹果塞进他手里。

    “喏。”

    骆一诚疑惑地抬眸看来,苏糖双手放在棉衣口袋里,抬脚朝走去,一边道:“我妈给他女婿的。”

    他微微一愣,看着手里红彤彤的苹果,微微扬唇笑起来,将苹果放进口袋里,跟上去拉起苏糖的手,一起放在外套口袋里。

    “我带你去个地方。”

    “现在?”

    骆一诚抬眸看了一眼天空,联系天气预报估算着时间,道:“现在就走,天黑之前就能到。”

    两人立即坐车前往,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来到市区边缘的登山区。

    天气渐晚,已经接近恍惚了,天空却更加明亮。

    苏糖以前听过这座山,经过会有人早上来登山健身,但也不是晚上来爬山的啊。

    被骆一诚拉着走了一会儿,她就不想动了。

    天气本来就冷,爬了一身汗,厚厚的衣服捂着,十分难受。

    “你想要带我去哪儿?天快黑了,我们回去吧。”

    骆一诚转头看向此时正站在台阶上休息的苏糖,她累得脸上红彤彤的,额头还挂着汗珠。

    “还有一会儿就到,不远了。”

    他弯腰,蹲在苏糖前面。“我背你。”

    从他们停下的地方到目的地确实不远了,骆一诚也并不是要登到山顶。

    苏糖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趴在骆一诚背上。

    “我重吗?”

    骆一诚停下动作,仔细感受了一会儿,才十分认真道:“不重。”

    “你到底要带我去看什么?如果还爬到山上看景色,也不用晚上去吧?”

    “算是吧,不过不知道会不会有,碰碰运气。”

    苏糖闻言更好奇了,转头朝周围看了看。

    “快到了吗?”

    “还没有。”

    两人慢慢朝山上走,时间晚上,看不到任何人影。

    天色一点点变得暗下来,苏糖回头一看,甚至能从树木的缝隙中,看到山下已经亮起了灯。

    “到了吗?”

    骆一诚这次没有回答,背着苏糖离开上山的石板路,朝另一边的岔路走过去,过了一分钟,才终于停下,放下苏糖。

    “到了。”

    ☆、完结

    苏糖双脚落地,转头打量着周围。

    这里位于半山腰上一条青石板路从登山的主干路上斜岔开,在这里形成一个小小的平台,下方的树木有些稀疏,刚好形成一个开放的露台状,一眼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城市。

    此时天色昏暗,陆陆续续有灯光亮起。

    “你带我来看这个?”

    骆一诚却笑而不语,拉着他继续朝前面走去,一直来到青石板搭建的观景台旁边,坐在石椅上。

    苏糖看了看周围,道:“如果爬到山顶看起来不是更漂亮吗?”

    “这里就好,待会儿下山安全。”骆一诚一边说着,拿起手机确定了一遍。

    看到他的动作,苏糖更加好奇。

    “到底是什么?”

    “苏糖。”骆一诚拉住她的手,转过头来,眼底仿佛闪着微光。“我想让你知道,我很喜欢你,比任何人都喜欢。”

    苏糖脸上微微一红。

    “我知道……”

    骆一诚微微扬起唇角,眼中满是笑意。

    “不仅仅是喜欢这么简单,我以前从来么想过会这么喜欢上一个人,我想,未来我的心里也只会有你一个人。”

    他微微停顿了一会儿,补充道“我说的未来,是很久很久的未来,久到几十年之后,久到一辈子的程度。”

    苏糖微微睁大眼睛,感觉骆一诚拉着自己的手在慢慢收紧,仿佛就连心脏也被一只手紧紧握住,却并不难受,反而传来一阵暖流。

    她抿了抿嘴唇,忍不住开口:“骆一诚,你要不要亲我?”

    骆一诚微微扬起唇角,一只手捧着她的脸颊,缓缓靠过来。

    “当然。”

    话音刚落,一个吻轻轻落在苏糖唇角,温柔却又炙热,带着滚烫的温度,几乎要将她烫伤。

    骆一诚的动作十分缓慢,一点一点,似乎要仔细品尝她的一切。

    苏糖心里暖洋洋的,丝毫感觉不到周围的寒冷。

    她忍不住笑起来,眼角突然有一片白色影子缓缓飘落。

    雪花?

    苏糖转头朝周围看去,白色细碎的雪花正从空中洋洋洒洒落下,刚开始只有几片,越来越多。

    很快,正片天空都有雪花落下。

    “下雪了?”

    她抬起手,一片雪花缓缓落在掌心。

    骆一诚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好天气预报没有出错,我刚才还在想,如果一直不下雪,或许要一直亲下去,否则接下来可能会很尴尬。”

    苏糖双手合在一起,张开接着从空中飘落的雪花。

    “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

    “虽然比天气预报迟了,一个半小时,但还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骆一诚再次核对了一遍时间,从刚刚收到天气预报的时候,他一直在准备。

    一遍又一遍确定时间,就担心下雪的时间会延迟。

    此时看着周围渐渐变大的雪花,终于放了心。

    “时间不晚,还好能看到。”

    雪花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雾蒙蒙的,映照着或昏黄或明亮的灯光,反而升起一阵暖意。

    苏糖心里暖暖的,紧紧拉着他的手。

    雪花纷纷落下,在地上上铺了一层细细的积雪。

    出来的时候有些匆忙,更没想到他们会来到山上,爬山的热气都已经蒸发,反而涌起一阵寒意。

    “过来。”

    骆一诚拉开宽大的外套,轻而易举地将苏糖揽进怀里。

    一阵低沉的笑声从头顶传来。

    “现在就不冷了。”

    两人坐在观景台上,周围安静得过分,只有偶尔传来雪花压上枝头的细微声响。

    还好雪下得不算大,一直到地面积了薄薄一层,时间越来越晚,两人才终于决定下山。

    下山的青石板路上已经被铺上一层雪花,虽然没有融化,但也有些滑。苏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刚才骆一诚不去山顶,说在这里更安全。

    走了一会儿,等山势平缓了些,骆一诚弯腰背起她,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往山下走。

    下山的速度十分缓慢,却并不漫长。

    苏糖趴在他背上,听着骆一诚踩在雪花上的沙沙声,昏昏欲睡。

    过了一会儿,才突然被叫醒。

    “苏糖,零点过了。”

    她迅速抬头看了看,他们还没有彻底离开这座山,但是也快了,能依稀看到外面的建筑。

    “这么晚了啊。”

    苏糖蹭了蹭他的背,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差点睡着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刚要下来,骆一诚的声音突然响起。

    “生日快乐,我的苏糖。”

    苏糖微微一愣。“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怎么记得还没到?”

    “昨天没到,现在已经到了。”骆一诚背着她,虽然看不到脸,却能听出声音中的笑意。

    苏糖这才反应过来,下午的时候,苏母才提起过,只不过晚上跟着骆一诚出来,时间有些颠倒了。

    “你可以许一个心愿。”骆一诚轻声道。

    接近山脚的地段都修建了路灯,光线昏黄。

    苏糖抬眸,视线落在骆一诚的后脑勺,感觉路灯的光给他镀上了一层光晕,格外温暖。

    她轻轻靠在骆一诚背上。

    “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骆一诚微微扬起唇角,声音格外温柔,坚定。

    “会实现的,苏糖。”

    他轻松地背着苏糖缓缓离开山脚,就着飘落的雪花越走越远,一如多年以后。

    骆一诚知道,多年以后,就是一辈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