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3节

章节目录 第13节

    他的受害人并不只是女性,其中有一半左右是男人。

    所有受害人都是通过绑架而非诱拐到手,并且都受到了非常严重的r_ou_体伤害,他会强迫受害人和他对抗,在把受害人完全制服后,再侵犯他们,最后他会在受害人的右肩上刻上一个圆型标记,然后把受害人放到他\她熟悉的地方。

    人对自己熟悉的地方是有安全感的,而凶手摧毁了这种安全感。

    受害人外表都比较好看,但并没有固定的类型,他并不挑拣人种、性别、头发和眼睛的颜色。

    他的受害人里不乏有非常强壮、善于搏斗的男性,但这些人也没能反抗成功,由此可见,凶手不仅强壮,而且应该很擅长与人打斗。

    警方判断他很可能有军方背景,是被军队逐出队伍的特种兵之类的角色。

    由于凶手在行凶过程中没有暴露过外貌,也没有留下可供查证DNA的毛发、□□、皮肤,所以警方基本上是通过这个人的性格特征,也就是所谓的犯罪心理肖像来锁定嫌疑人的。

    麦尔肯调出一份资料让陆霜龄观看。

    他们目前锁定的嫌疑人叫史密斯·沃森,现年三十一岁,曾在军队中服役,因为无法控制暴力行为被逐出军队,从此以后这个人一直四处打零工,每份工作都做不久,他的父母给他留下了一笔遗产,生活并不窘迫。

    照片上的男人高大魁梧,嘴角朝一边歪着,左侧眉峰被伤痕中断,总之,这不是一张会让人觉得放心的脸,大多数人,特别是单身女人,和他对视的时候就会选择绕道走。

    三个月前,一个名叫莉莉·沃特尔的女性成为了此案第一个死者。

    她生前患有心脏病,不过在死前并没有被检查出来过,所以无论是她还是凶手都不知道她患病。从尸检来看,她是在和凶手的打斗过程中突然病发死亡的。

    莉莉的尸体伤痕累累,手臂多处骨折,这是典型的防御性伤害。陆霜龄几乎能从伤痕看到她怎么抵挡凶手的拳头。

    凶手的犯案频率大概在一个月左右。莉莉的尸体被发现后,□□案就停止了。

    警方怀疑在莉莉的死亡过程中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正是这件事打乱了凶手的固有犯案频率。

    不过正是因为这三个月的空档,让警方得以锁定了史密斯·沃森。

    自从莉莉死后,这个脾气暴躁的前军人变化很大,他变得疑神疑鬼,还长时间观看陆霜龄的直播和直播回放,并在网路上开始搜集关于陆霜龄的信息。

    由于没有任何指向史密斯的直接证据,法院一直不肯签署搜查令,他们的怀疑始终无法落实。现在凶手的活动停止,他们也没有机会按照他的犯案特征诱捕他,案件陷入停滞状态。

    不久前,史密斯·沃森订了来华机票,麦尔肯警官怀疑他来华的目的是找陆霜龄帮他捉鬼。

    麦尔肯警官曾经和秦云有一面之缘,他这次来华是以私人名义来寻求帮助,毕竟嫌疑人怀疑自己见鬼打算找中国明星帮他驱鬼这种理由,实在无法摆在台面上寻求中国警方的合作。

    陆霜龄觉得有点好笑:“我和鬼一交流,不就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了吗?他怎么敢肯定我会帮他驱鬼?”

    麦尔肯:“他可不是寻求帮助的那类人,我猜测他一定会绑架你身边的亲友,用他们来威胁你。”

    陆霜龄眼睛一眯,“你确定?”

    麦尔肯耸耸肩:“我不敢说百分百确定,但以我对他的理解来看,我觉得他会这么做。”

    “事实上,我很肯定他会这么做。所以我才会跟过来,我得警告你,你身边的朋友可能很危险。”

    “像我们这样的人当然能明白,你的视频内容都是假的,可他是疯子,受教育程度也不高,他很可能非常迷信,把你当成唯一能拯救他的人。”

    “在他来中国以前,已经在当地找过不少灵媒,伏都巫师。他们肯定没能解决他的幻觉问题,所以他才会千里迢迢来找你。”

    陆霜龄:“他怎么会认识我?我又不是在油管上直播。”

    麦尔肯:“根据他的浏览纪录来看,他非常喜欢J·A的歌,我想是因为他的关系。”

    陆霜龄心一紧,假设这个麦尔肯的话都是真的,他的推测也可信任,盛宴岂不是在危险之中了吗?在外人可探知的范围内,盛宴就是他最亲的人了。

    他连忙拨通盛宴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过了片刻,他的另一个手机响了,来电人未知,屏幕中有一个小小的像素方块黑框眼镜。

    宅男码农林毛毛的鬼来电。

    “老板,盛先生出门了,没有带手机。”

    陆霜龄心里咯噔一下,顿觉不妙。

    作者有话要说:

    三十号晚上那章不知道为什么存稿箱居然是五月五号的……我今天上来才发现没有发出去。

    第40章 学好普通话的重要性

    “霜龄,你先别急,这儿是中国,嫌犯人生地不熟。他无论想做什么,都会很有难度。在国外他是海里的一滴水,在中国他却是清水里的一块石头。一个高大魁梧满脸凶相的外国人走到哪儿都会很显眼,何况他又不是黑客专家追踪达人,没那么容易绑架你身边的人。”

    一直没有c-h-a话的苏友梁半是安慰半是分析的说。

    陆霜龄知道苏友梁的分析是对的,但他心里就是有挥之不去的危机感。盛宴不是交游广阔的人,他的生活其实非常单调,除了音乐就是陆霜龄,两点一线。他刚从工作室回来,不太可能这么快又去工作室,除此之外,八成就是去找舒文川他们那群音乐人玩儿去了。

    他定了定神,对林毛毛说:“毛毛,盛宴身上有带联网的电子产品吗?你能不能试着过去看看?”

    “先生没有带任何可供联系的东西,不过车钥匙不见了,我想先生是开车出去的,如果他在车上,我就能联系到他,可是他也不在车上。”

    “你去他车里等着,把地址告诉我。”

    手机里传来一阵嘈杂的电流声,很快又归于平静。

    “老板,我到了,他的车在林先生家的车库里。”

    “林家?”陆霜龄拿出另外一个接人类电话的手机,“你在那儿等他,把小莫叫过去,这两天你们得看着点盛宴。”

    挂了这边的鬼来电,他拨通林家的电话。

    林家的家里。

    四个男人齐聚一堂,边吃烧烤边喝酒,盛宴出门容易被围观,他们就把烧烤摊聚会改到了家里。

    盛宴全程喝闷酒,一言不发,其余三人都看出来他心情不好,酒过三巡,看着盛宴也没有被酒j-i,ng催化出一点热情,张浩楠把他的酒杯夺了过来。

    “我这可是自酿酒,从种田到酿制都是自己动手的,苦着脸往里灌对得起我的辛勤劳动成果吗?”

    盛宴楞了一下,“对不起。”

    张浩楠:“……”

    “你和小陆吵架了?”舒文川剥着虾问。

    “就是不吵架他才苦恼,对吧?”林家说道。

    盛宴:“你看出来了?”

    林家努了下嘴,轻叹一声:“差不多几个月前,我就觉得你在为了和他的关系烦心,亏你能憋到现在。”

    盛宴垂头丧气的说:“我觉得……他好像已经不喜欢我了。”

    舒文川犹豫了会儿,说:“其实我一直觉得你们俩开始的有点奇怪。你俩关系一直不好,怎么重逢不到一个月就成了情侣了。本来我以为你俩是不是背着我们,早就有一腿。后来听小陆话里行间,也不是那么回事。”

    林家冷静分析:“以小陆的个性,如果他不喜欢你,你们肯定已经分手了,你想想,他是怎么对待李枫琦和凌霄的。”

    张浩楠频频点头,拍了拍盛宴的肩膀,“小陆也挺忙的,说不定忙得木了,不如你俩出去渡个假。”

    这一年李枫琦和凌霄不好过,千机娱乐也不好过。陆霜龄和盛宴解约得很突然,大众多有猜测是不是和经济公司或队友之间出了问题。

    他们俩少不了被问到和前经纪公司以及队友的关系,盛宴是个除了陆霜龄其余不太放在心上的人,他说话基本就是官腔,话也不多。

    陆霜龄倒是干脆,他把所有的敏感问题都摆到了台面上给大家看。

    ——和凌霄的关系?

    ——过去眼瞎的时候还凑活,后来差点死了一回顺便治好了双眼,现在的关系是不认识,以后也不想认识。

    ——和李枫琦还有联系吗?

    ——不联系,没什么好联系的,他又没本事给李枫琦做专辑。

    ——身体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好。还好他痊愈得快,不然李枫琦和凌霄不知得为他祈福多少回,他也很怕累到他们。

    ——和千机娱乐合作愉快吗?

    ——愉快的话就不会解约了。

    粉丝和媒体顺着陆霜龄的话做了一番深入挖掘,原来凌霄和李枫琦在陆霜龄入院期间根本没有去看过他,也没有任何其他形式上的交流。

    李枫琦境况还好一些,顶多也就是被人说虚伪,塑料队友情。凌霄可就惨得多了,过去那些暧昧不明的微博和话语都是他虚情假意卖腐吸血的证据,几轮营销号和路人群嘲下来,他的名声已经臭不可闻。

    陆霜龄盛宴解约的时候接管公司也没几个月,还没来得及换上可靠的人手,公司里并不是铁板一块,倒有不少向媒体漏消息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张叔悦当初居然因为赌气就决定雪藏盛宴,还想放弃他认为没有价值的陆霜龄,对公司里其他偶像也有了不少新的安排。

    结果他决定放弃的盛宴是大名鼎鼎的J·A,陆霜龄虽然因为身体原因还不能回归舞台唱跳,但他的专辑依然横扫了国内榜单,并在国外也打出了名气。

    买椟还珠,有眼不识泰山,舍本逐末之类的形容词全加在了张叔悦身上。他也想过报复陆霜龄,却被亲爹拦了下来。老爷子从钱奎星等人嘴里知道了陆霜龄的本事,心想儿子不成器也就算了,怎么蠢到想去招惹那种人。

    人家能驱鬼,就能招鬼,死了都没处喊冤。不想办法和陆霜龄搞好关系也就算了,居然还想在背后做小动作。他防得住人,还能防得住鬼吗?

    张叔悦被父亲臭骂一顿,千机娱乐的经营也频频出现问题,过得很不顺。

    盛宴把这些事想了个七七八八,心里松了口气,觉得林家说得很对。陆霜龄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

    舒文川摸着胖胖的肚子说:“可我还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多多少少总会有点不愉快,何况你们俩的生活和事业都是绑定的,这样往往更容易发生争执,即使不大吵,拌嘴和意见相左总少不了,怎么可能一点儿矛盾误会都没有呢?”

    盛宴刚落回去的心又提了起来。

    他们俩搬出公寓同居一年以来,从未发生任何不快。陆霜龄在他眼里什么都是好的。也就是最近,他觉得霜龄对他比较冷淡,让他有点焦虑,但这也不会让他怪罪陆霜龄,只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陆霜龄也从未对他表达过任何不满。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林家:“你也别猜了,小陆虽然聪明,但又不会读心术。你不如有话直说,看看到底是你多心,还是真的出现了问题,到时候再看怎么解决。”

    几人正说着,林家就接到了陆霜龄的电话。

    “哦,你找盛宴呀,在呢在呢。”林家把电话递过去,笑着小声说,“看!找来了吧,哪有不在意你。”

    盛宴脸微红,觉得刚刚的诉苦有点丢脸,“霜龄。”

    “你出门为什么不带电话?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我有多担心!”

    “抱歉,下次我会记得带电话。”

    “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人跟踪你?”

    作为最红的偶像和制作人,现在盛宴身边的跟踪狂比以前更多,他想了想,说:“最近多了一个新来的。我觉得他不太像粉丝。”

    “是不是外国人,眉毛上有道疤,又壮又凶。”陆霜龄急促的问。

    盛宴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中国人,男性,中等身材,长相极为普通。我觉得是狗仔。”

    陆霜龄看向麦尔肯,问他:“你的嫌犯有没有和中国人交流过?”

    “在我能查到的范围内,没有。”

    盛宴听到电话那头的英文交谈,有点担心地问:“发生什么了?”

    “有个外国连环□□犯想找我驱鬼,办理那个案件的警官怀疑他会通过绑架你来迫使我就范。你注意安全,我过来接你。”

    盛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陆霜龄就挂断了电话。

    他心里隐隐失望,因为担心他的安危而急着找他,并不能给他安慰,在这一年中,陆霜龄抓了很多鬼,找到了很多尸体,还救过许多人,他担心的寻找过的人,足有一打。

    为了不让林家他们担心,盛宴没有具体说明情况,只是说陆霜龄会来接他。

    过了半小时,有人按门铃,舒文川一拍掌,“肯定是小陆来了!”

    他颠颠的跑去开门,林家都没来得及拦他,轻骂道:“小陆来了你急着开什么门!”

    门口传来一声闷响,盛宴突然感觉到了危险,他看看周围,沙发旁有一捆还没收起来的高尔夫球木奉,他随手拿了一根,又把球木奉袋扔过去,小声说:“拿一根防身。”

    林家和张浩楠是正二八斤的音乐人,哪见过这个场面,两人面面相觑,犹犹豫豫的分别拿了一根球木奉。

    盛宴悄无声息的按灭了大厅的灯,“灯怎么闪了,林家,你家这灯具哪儿买的,告诉我,我会记得下次不要去。”

    这绝不是盛宴平时的说话风格,过度开朗轻快的语气更像陆霜龄,林家和张浩楠虽然还不明白盛宴在发什么疯,但也感觉到了一丝难言的心悸,好像危险正在逼近他们。

    “舒文川,你开个门开到现在还不回来,干嘛呢?”林家佯装不快的高声问。

    玄关处闪过一个人影,高大魁梧,绝不是胖胖的舒文川。

    盛宴窝在沙发旁边,一把推到隔断柜,隔断柜上的摆件叮叮当当碎了一地,来人被隔断柜抵到窄窄过道的另一侧,盛宴抄起高尔夫球木奉就往隔断柜的空档中戳过去。

    来人被高尔夫球木奉戳中胸口,痛呼一声,骂了句脏话。

    口音浓重的英文脏字让林家和张浩楠顿时愣了,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一号人物出现在客厅里,紧接着就是担心,去开门的舒文川会不会已经遭受不测了。

    不明来意的外国人力气很大,他尽力挣扎着,手从孔洞中伸过来,盛宴在黑暗中勉强辨认出外国人手上武器的轮廓,他的瞳孔紧缩成一个点。

    “趴下!”

    盛宴大声喊,同时身体往侧面倒,用高尔夫球木奉去打外国大汉的手腕,他力道j-i,ng巧,球木奉准确打在手腕上,大汉吃痛,枪就掉了下来。

    盛宴不会用枪,他估计林家和张浩楠也不会,也就没想着要拿枪反击,而是直接用脚把枪踢远,玄关这么暗,他都不知道枪被踢到哪儿去了,大汉更不可能找得到。

    他踢走枪后就势往外滚,外国人推开隔断柜,朝他扑过来,嘴里叽里咕噜的不知骂着什么。

    盛宴挥起球杆,狠狠朝外国人头上打过去,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陆霜龄说的连环□□犯,就算不是,在中国境内持枪潜入居民家中的外国人绝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只听一声闷响,球杆应声脆裂,大汉靠墙倒地,似乎已经人事不省。

    盛宴退开几步,警惕的说:“开灯。”

    林家和张浩楠在黑暗中就是全瞎,先前怕帮倒忙一直趴在地下不敢动,现在听见盛宴说话,两人双双松了口气,林家摸到开关,一开灯,墙边靠坐着一个壮硕的外国人,好像是晕过去了。

    然而危险的感觉并没有消退,盛宴皱着眉头,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缓缓浮现在客厅之中。

    不止盛宴看见了她,林家和张浩楠也看见了,他们还来不及反应,悠悠醒转的舒文川瞧见鬼魂以后,嗷的一声又厥过去了。

    小莫从窗外冲进来,焦急的说:“你这个woman怎么回事,我们和那个男人没关系,你到底哪里doand,你想torture他我们又不拦着!”

    眼见着窗外又飞进来一个鬼,林家和张浩楠很想晕过去,可惜他们俩可能天生神经比较坚强,虽然怕得要死,世界观也在徐徐崩溃,但是完全没有晕厥的迹象。

    “先生,您快和这个女鬼交流一下,我这好好劝她呢她就跑了。”

    女鬼神色愤怒的说了一长串话。

    盛宴淡定的说,“听不懂。”

    “先生你不是在国外长大的吗?”

    “你听得懂闽南语吗?”盛宴气定神闲的问。

    第41章 喵喵喵

    懒得写了,给大家报告下这文会如何完结。

    大BOSS是苏友梁,他是系统上一任宿主,通过系统累积了许多资源,系统在外的形象也从猫一路换到了人,然后一人一系统就发生了感情。但由于苏友梁这人比较拧巴,认为自己和系统发生有的没的是错的,于是他达成了解除雇佣的条件后,选择与星界财团解约。

    然而人就是这么贱,解约后他想起系统的好,又动起了把系统弄回身边的心思。可是星界财团又不是他下属单位,哪能他想咋样就咋样呢。

    整形医院实际上是一个虚幻的空间,是从系统里拿到的道具,只有符合特定条件的人才能看见它,所以想在现实中找到整形医院是不可能的。在整形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都会造成各种各样的不幸,他们的不幸会成为整形医院的养料。

    在演唱会上,苏友梁作为负责安保的警察出现在现场,他认出了系统化成的花朵,为了避免系统绑定宿主,他直接控制了身旁的调度,让升降台调度失误,可惜y-in差阳错,系统还是和小陆绑定了。

    苏友梁想拿回系统,但如果小陆死亡,系统会转移给盛宴,如果盛宴死亡,系统会重新选择主人,到时候茫茫人海,更难找系统究竟在哪儿了。

    所以苏友梁的计划是混到小陆身边,然后伺机除掉盛宴或者小陆,让自己成为备用能源提供者,这样一来,只要宿主死亡,他就会成为新的宿主。

    小陆之所以特别忙,时不时会忽略盛宴,也是因为苏友梁可以把很多时间推到小陆身边,让小陆每天都忙着抓鬼救人,减少了和盛宴相处的时间,盛宴对两个人的感情也有了很多误会。

    不过由于小陆和盛宴都是光风霁月的人,小陆的感情表现又特别直白,忙完后直接揪着盛宴去一阵啪啪啪啪,误会也就解开了。

    外国人身边跟着的女鬼并不是他杀死的女人莉莉。实际上,女鬼是殖民时期进入美国的苏格兰人,所以口音**,根本听不懂。她缠着莉莉,想要抓莉莉做替身,可惜莉莉天真善良心又大,根本不把女鬼当回事,导致女鬼一直无法成功抓到替身。

    莉莉被QJ犯杀死了,愤怒和怨恨让女鬼的战力提升了好几个档次,她想缠死QJ犯,让他知道抢人猎物有多不应该。

    得知原委后,他们杀死了女鬼。并让QJ犯在中国服完刑再回美帝接受审判,不通言语又是外国QJ犯,这种人简直监狱底层,日日夜夜遭受欺凌,言语不通让人崩溃。

    猜到整形医院不是固定地点,而是随人员移动后,小陆和盛宴将目标锁定到近期出现在他们身边,又在QJ犯接受整容时出现在国外的几个人当中,从而找出了苏友梁。

    苏友梁虽然驱使鬼魂的能力比小陆强很多,但他毕竟还是一个人,于是被他认为没啥用的盛宴一撬棍敲晕了,就此战败。

    985并不是他的系统,他的系统在回归财团后就自主选择格式化了,系统这种东西,毕竟不是人,数据不在了,就算他寄身的猫,人和以前一模一样,终究不是以前的系统了。

    最后当然是大团圆结局啦!!

    正文里有设想但是没来得及写的东西:

    大张总其实是小陆的大嫂,他和秦云搞地下恋情来着,所以对陆霜龄格外好。

    盛宴的家里人没有闹事是因为小陆找了外国鬼,让外国鬼看着他们,每天给他们托梦,吓得他们不敢搞东搞西。

    小陆的感情是啪出来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