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47节

章节目录 第47节

    说着,就扣动了扳机。

    “不!!!”

    在枪响的那一刻,方轲义无返顾的朝着胡枫凯的那个方向挡去。

    胡枫凯眼睁睁看着自己家孩子朝自己扑过来,整个人都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用着最后的力气,颤抖的叫道:

    “小家伙....”

    方轲倒在了胡枫凯面前,慢慢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如果,许诺现在在这里,他也可以耀武扬威的和他说:

    我也没有把爱人留在危险之中

    没错,川流不息的时光中我依旧固执地闭着眼,做那扑蝶的梦

    我们并肩作战。

    “你他妈的干什么吃的!”白浒鹤暴跳如雷,掐着毛启的脖子“我十几年的心血啊....我的钱啊!!!!”

    这时,许向、姜松许诺和警察们也赶到了现场。

    “天哪..”许诺看到眼前的惨状,不禁捂住了嘴。

    白浒鹤等人被捉拿归案后,方轲和胡枫凯他们也被送进了最近的医院进行抢救。

    姜松开着车,跟在了救护队的后面。

    许诺低声问道:

    “哥,你说他们能救回来吗?”

    姜松叹了口气,许久没有说话。

    “公司的事儿...我都知道了”许诺低头,扣了扣自己的手。

    姜松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

    在许诺不知道该要说什么的时候,姜松开口问:

    “你怎么知道,他们要来了?”

    许诺噘着嘴:“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呢呗...”

    等红绿灯的时候,姜松伸手揉了揉许诺的头。

    “对不起。”

    “没什么谁对不起谁,只不过...是相遇的不凑巧罢了。”

    许诺扭过头,看向姜松。

    姜松也看向许诺,笑了笑。

    到医院之后,姜松和许诺只是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包扎,随后二人赶紧跑到手术室,静候胡枫凯的结果。

    此时,手术室外站着的,除了警方的人,剩下的只有他俩和许向,还有匆匆赶来的王昕莉,武安和颐克。

    这里,没有一个是方轲的亲人。

    “我的天哪...”王昕莉到了门外就开始蹲下痛苦,武安只好一起蹲下,时不时的递给她卫生纸。

    颐克上气不接下气:

    “哥...什么情况!”

    许诺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的望着手术室,摇了摇头。

    手术室外一片寂静,不断响起的,只有王昕莉痛不欲生的哭喊。

    她也顾不上管那个干尽坏事的哥,她只是希望手术室里的人平安无事。

    王昕莉问向姜松:“那个方轲怎么样了?”

    这时,许向说了句:

    “没了。”

    “什么?!”许诺一下子缓过神。

    其中一个警察说:“子弹击中要害,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就不行了。”

    听到这,许诺张着下巴,说不出话。

    姜松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心,靠在墙上。

    现在,每个人的胸口都仿佛被压了一块石头,谁都喘不上气。

    经过漫长而又熬人的等待,手术室大灯灭掉的那一刻,王昕莉就冲到了门口。医生开门而出,她就抓着医生的胳膊急切问道:

    “医生,医生,胡枫凯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其实送到我这的时候我没本以为他活不成了,但我现在严重怀疑他不是人做的。”

    说着,胡枫凯就被推了出来。

    “手术还算成功,但多处骨折,并且呼吸道有感染,能不能活下来全靠他自己了。”

    胡枫凯被推到了重症监护室,将全部人阻挡在了外面。

    当方轲睁开眼睛,从自己家的大床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头痛欲裂的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什么都记不得,只是隐隐约约记得昨天好像自己跌到了人工湖里,喝了几口肮脏的河水。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自己替一个男人挡了颗子弹。

    “嘶...”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

    但是,当他下地的那一刻,他总觉着自己应该去某个地方,并且有个人在等着他。于是他不走自主的换上了衣服,凭着感觉朝一个方向走去。

    紧接着,他走到了医院。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迷迷糊糊的过程中,他听到了护士见的谈话。

    “诶,你知道吗,昨晚送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看样子那个男的被打得挺惨得..”

    “是啊是啊,听说那个男的还是那个被砸得稀巴烂的酒吧的老板呢!听说长的特别帅!”

    “好像..叫什么胡枫凯?”

    一听到这个名字,方轲的心不知道怎么着就开始剧烈的疼痛,疼得他直出冷汗。

    “我靠...我这是怎么了?”

    等缓了一阵之后,他又凭着感觉穿过走廊,来到了一个病房前。只见一个男人戴着呼吸器,静静的躺在那里。

    方轲的心脏又开始疼了起来。

    这次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他痛苦的扶着墙,喘着粗气。

    这时,许诺拿着饭盒出现在了方轲面前。

    “帅哥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方轲艰难的站了起来,等到二人对视的时候,他们都沉默了。

    许诺也愣了一下,犹豫了一会,问:“我...在哪见过你吗?”

    “我也觉着...我见过你...”

    方轲踉踉跄跄的走了两步,自觉地就扒在了房门的窗户上。

    许诺走到了方轲身边,问:“你认识他吗?”

    但是,等方轲扭回头的那一刻,着实把许诺吓了一跳。只见面前的这个小哥双眼通红,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你...你怎么哭了啊?”

    “啊?我哭了吗?”

    显然,方轲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个样子。

    许诺递给了方轲一张纸: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

    “方轲。”方轲接过纸擦了擦眼泪。

    听到这个名字时,许诺的眼睛放大了,接着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哥,把那个书包拿过来。”

    方轲有点搞不清楚这是在干什么,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只想待在这个病房前,看着病房里面的人。

    每当他看到病房里的人时,他的心脏就会止不住的疼,但自己还是会忍不住的去看。

    没过一会,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拿了一个书包,出现在病房前。

    “你就是方轲?”这个男人问道。

    “对。”

    “这个是胡枫凯那个包间里留下来的东西,里面有一份合同,上面有你的名字。还有...你父亲的事情,很快就判决下来了。”

    说着,就把书包递给了方轲。

    “我父亲?”

    方轲一脸疑惑的接过了书包,但是等到他打开合同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回忆都抛进了他的脑海,一幕幕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个叫胡枫凯的男人给他买了一双他最想买的鞋,还给他亲自系上了鞋带。

    那个叫胡枫凯的男人带他去步行街吃了很喜欢吃的米线,教训了一个发酒疯的人。

    那个叫胡枫凯的男人做了碗粥,那碗粥是他认为这世界上最好喝的粥。

    那个叫胡枫凯的男人为了自己用刀尖指向别人,甚至为了自己,死死的守在门外。

    那个叫胡枫凯的男人拯救了他的一切。

    我好像,是胡枫凯的猫。

    我好像,是胡枫凯爱的人。

    但这些人,好像都不认识我了。

    我还是一个正常的人。

    这些,好像都和自己没关系一样,不复存在。

    他的眼泪又憋不住了。

    方轲往后翻了翻,发现合同的最后一页有四个大字,看起来像是合体字。

    这时,许诺凑近合同看了看,说:

    “啊,这是地久天长会意合体字,古民居的门楣上常见:青气是天,万丈即长,山水土指地,多年为久”

    方轲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病房里的胡枫凯。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许诺问。

    “我...”

    正当方轲想解释的时候,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到嘴边的话死死的卡在那里。

    “我也记不得了。”方轲抹了下眼泪,苦苦的笑了笑。

    突然,许诺张着大嘴巴,一脸惊讶的看着方轲,同时狠狠的拍打着姜松。

    “哥哥哥哥!!!!!”

    等姜松的视线从手机上转移到方轲身上时,他也呆住了。

    只见方轲的头上张出了两个可爱的猫耳朵,屁股上也露出一根长长的,毛茸茸的灰色尾巴。

    “我的妈...”许诺赶紧揉了揉眼睛,总认为自己是最近没休息好,眼花了。

    接着赶来照顾胡枫凯的王昕莉和武安也定在了那里,看着方轲的猫耳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但他们几个想向路人询问是否也能看到的时候,她们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仿佛嘴巴被上了锁一样。

    “你...”王昕莉小心翼翼的碰了下方轲的耳朵“你知道自己有这玩意儿吗?”

    方轲摸了摸自己突然长出来的耳朵,愣了一会,随后笑了笑:

    “我知道。”

    就这样,方轲就在这几个人怪异的目光下,任劳任怨的照顾了胡枫凯一个礼拜。这几个人不管问什么,这个叫方轲的小帅哥只是张着嘴,一个字也不往外说。

    他们想,也许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得等胡枫凯醒过来的那一天了。

    在某一天的凌晨,太阳还未升起,昏迷了一礼拜的胡枫凯手指突然动了一下。趴在他床边休息的方轲立刻惊醒了过来,他立马站起来看向胡枫凯,把王昕莉和叶娅他们都叫了进来。

    胡枫凯那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睁开,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方轲。

    忽然间,他笑了。

    “咳咳...你是...”

    方轲擦了擦眼角的泪,紧张的说:

    “我叫方轲。”

    “方轲啊...这个名字真好听...”胡枫凯咳嗽了几下,用着一种旁人说不上来的眼神看着方轲。“你长得...真好看...”

    “你...”方轲眨了下眼睛“你不记得我了吗?”

    “我...”胡枫凯又咳嗽了两下“ 我想不起来了。”

    方轲眼神里的光瞬间消散,他愣了一会,脸上又挂起了笑意。

    “那没事,这次换我追你。”

    听到这,大家只见胡枫凯艰难的用手指勾了勾方轲的手指,慢慢的说道:“我觉得你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但也有一点点....美中不足,所以....我想给你提提建议:建议你爱我。”

    大家都被惊到了,包括方轲在内。

    胡枫凯满眼笑意,看着让方轲心里突然一暖。

    那是他最熟悉的笑容。

    “小家伙。”胡枫凯笑了笑“知道吗,咳咳...就算失去记忆,也会重新喜欢上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爱你至此。再说了...”

    胡枫凯又咳嗽了两下:

    “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忘记你?还有...耳朵不错。”

    方轲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缓缓蹲下,双手握住胡枫凯的手,小声的哭了起来。

    几句寒暄之后,到了病人换药的时候,大家都陆陆续续走出了病房。

    方轲一个人静静的靠在门上,亲了亲他碰过的指尖。

    ?

    太阳缓缓升起,姜松和许诺站在楼梯口,看着阳光透过玻璃照到了地上。

    他们第一次看见在日升的时候,那么悲伤的人。

    仿佛太阳将他们永远分开一样。

    那天晚上恰巧轮到方轲照顾胡枫凯,在病房里,方轲握着胡枫凯手,借着月光,彼此看着彼此的眼睛。

    “怎么办啊..合同都过期了。话说你说的那个重新追我是认真的吗?”胡枫凯妆模作样的样子让方轲气的想笑。

    “那能怎么办”方轲翻了个白眼“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个生日呢。”

    胡枫凯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好好好,给你补。”

    不一会,胡枫凯渐渐进入了梦乡。

    十分安静的病房里此时传出了声音十分纯净的歌声。

    When you say you love me

    No, I love you more

    And when you say you need me

    No, I need you more

    Boy,I adore you.....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