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2节

章节目录 第12节

    小暖瞬间收起懒洋洋的模样,瞪着眼睛看着苏知言,嘶嘶嘶嘶的叫。

    苏知言拍了拍它的小脑袋,道:“外面是悬崖峭壁,有湍急的河水,我们下不去,你能帮忙吗?”

    小暖点了点小脑袋,从苏知言的手中扑通一声跳进河水里,苏知言拉着刘雨的手跟着小暖狂奔,冲破层层白雾之后,果然如灵犀所言,外面大部分都被白雾包裹起来了,只剩下前方的万丈悬崖,河水顺着悬崖一直下流,看起来很是吓人。

    就在此时,突然河水中的游鱼在疾驰而下的悬崖间搭起了天梯,小暖咻地一下又跳到了苏知言身上,还亲昵地用脑袋蹭了蹭他,仿佛在求表扬。苏知言身上的灵气充足,自然比较招灵兽喜欢,“走吧。”

    刘雨看着面前的悬崖,只觉得双腿发软,有些晕……但是他不能给苏知言拖后腿!这么一想,刘雨双手捏成一个拳头,小心翼翼地跟在苏知言身后。

    这个悬崖瀑布很长,约莫两三个时辰才走到最底下,下面还有一个巨大的溶洞,在整个溶洞门口长满了各种珍奇花草,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先前赵佳媛师傅在的那个洞。

    差不多折腾了一天,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虽然刘雨没说,但苏知言知道他应该饿了,难说找个洞里有人住,能找到一些吃的。倒是可以直接在河里捞鱼吃,不过方才踩着鱼搭成的天梯下来,现在去抓鱼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当然苏知言的内心戏如果被刘雨知道了,一定会惊掉下巴,平时的苏知言在外人看起来冷冷冰冰,不善言辞,但其实,他心里对于万物都有着一种天生的怜悯之情,否则当年也不会被师傅批言,天性凉薄,动情必死。

    灵犀,你在门口陪着刘雨,我进去看看。

    “让灵犀在这陪你。”苏知言道。

    “那你呢?苏大哥你要去哪里?”刘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手已经伸出去拽住苏知言的袖子。

    苏知言说:“山洞,一会就出来。”

    “嗯,那我在外面等你。”刘雨也知道,自己如果强硬地跟着进去,也许会成为苏知言的累赘,还不如在门口老老实实的等着算了。

    苏知言嗯了一声,转身就进了山洞,这个山洞果然如苏知言所想的那样,洞口有结界,而且力量很强大,只是……似乎这个结界并不是用来防人的。

    而让苏知言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跨进洞中居然升级了!?

    作者有话要说:

    悄咪咪扔个更新

    第44章

    升级之后,先前苏知言偶尔才能开一两次的天眼,现在可以和前世一样随意使用了,这个认知让苏知言很高兴,有了天眼做事情就方便多了,比如说现在,就算这个洞里伸手不见十指,但是他有天眼,只需要看一下,就知道洞里大概都有些什么了。

    但让苏知言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打开天眼之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大雾,带着疑惑他继续朝着里面探索,但是洞里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片,奇怪的是就连岩石都没有,而且洞中的景色几乎一模一样。

    走了一会,洞里还是和最初的来时的模样一致。

    紧接着苏知言就看见了刘雨……还有前世的小皇帝,他们两人的脸诡异的重合在一起,然后看着苏知言温柔地笑起来。

    “国师、国……师……”

    “苏大哥,苏……大哥……”

    二人的声音不断在苏知言耳边重复,吵得他头疼,一向冷静的苏知言难得皱起眉头,露出脆弱的神色来,他有些迟钝,但不傻,怎么会不知自己对刘雨动了心,原以为上一世劫难过后,红尘缘尽,可以安安心心地修道成仙,然而又一次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顿时眼前又忽然什么都没有了,不一会,只见一个白发老者缓缓走过来,仙风道骨,口中喃喃自语着:天性凉薄,动情必死。赫然正是自己的师父。

    “师父?”苏知言有些难以置信地唤道。

    此刻的他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幻想还是现实,心底深处最恐惧的那些东西又都冒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有记忆起,就是一个人住在大山里,捡点树上掉落的野果吃,遇见过野兽,也见过毒蛇……但却一直就这么活了下来,约十岁那年,才被师父捡了回了。

    跟着师父修行,师父原就是个清冷性子,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师父便将他送入京城一道观,后来因机缘巧合替当时还是皇子的小皇帝卜了一卦,被小皇子收入麾下,扶持他坐上了那把皇椅,却在不知不觉间被吸引。

    他总是冲自己温柔的笑,声音清冽温柔,“国师。”那一声声如同空谷清泉,在心底回荡,久久不能回神。

    好累,没日没夜的修行,修道是师父给他指的方向,似乎出了修行,他并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于是就这么坚持着坚持着,一坚持连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过了多久,直到他的出现,自己才第一次有了想要的东西,所以毫不犹豫的奉献出所有。

    苏知言不知道小皇帝有没有利用自己,他只知道,在那个过程里,他的内心前所未有的满足。

    只是好累,好想睡一会儿,就一会儿,沉溺在那样的美好世界里,在也不出来。

    就在苏知言唇角带笑要睡去的时候,忽然听见了有人的哭声,一个瘦弱的少年,蜷缩在角落里,似是觉察到他的目光,抬头怯怯地看着苏知言,“苏大哥,你不要我了吗?”

    苏知言想开口说没有,却听那边小皇帝又说:“国师,你不是说好要与朕并肩,看着百年江山,万代千秋吗,现如今要食言?”

    “……”苏知言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就在他头疼欲裂之,突然一道白光从头顶冲下来,紧跟着,苏知言脑子一片空白就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正好对上刘雨担忧的眼神,旁边是睡得很死的灵熙,还有有一个白头发老头,正在捣鼓一些瓶瓶灌灌。

    “醒了就来看看这个人。”白发老头也不跟苏知言废话。

    苏知言现在可以自由使用天眼,一眼就看出了这个老头的道行颇深,比起当年的墨瑶师父也不遑多让,老头肯定看穿了自己的道行,所以也不必矫情伪装。

    他走过去老头那边的软塌上一看,踏上还躺着一个穿着休闲服的人,苏知言伸手把人翻过来,有些诧异地说:“霍城?”

    刘雨闻言,也跟了过来,“咦,还真是霍老板。”

    “他怎么在这里?”苏知言转头问白发老头。

    老头吹胡子瞪眼地说:“老头子我在这里修炼的好好的,你们一个接一个朝这洞里掉,想装看不见都不成,我还没问你们是怎么回事呢!”

    “你是赵佳媛的师父。”苏知言肯定地说。

    这会儿老头的脸色倒是有了些变化,问:“你见过我徒儿?”

    苏知言道:“她可能出事了。”

    老头心里着急,但还算镇定,“怎么回事。”

    苏知言将从苗寨发生的事情一直到之前为何会来到山洞的种种都详细讲了一遍,直觉告诉苏知言,苗寨的事情并不是偶然,而且与眼前的老者有关联。果不其然,苏知言讲完之后,果然见老头叹了一口气,低声道:“都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活着。”

    “你认识那人?”苏知言问。

    老头想了想才道:“你天资很高,且非常聪慧,应该已经觉察到,那日的化为白骨的蛊王虽死,但是幕后使者并没有真正的死去,化为白骨的不过是他的养的小鬼,怕是周遭几个寨子都遭了殃,只不过最后一次就可以养成蛊王,只要吃下蛊王,他便可度过无魔期,直接化成玄魔,拥有不死之身……唉。”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又道,“先前避开我那小徒弟,就是没想到他尚在世间……他是我还在元婴期就收的徒弟,天资很好,却对巫蛊派极为有兴趣,不小心就着了魔,我狠心废了他的一身修为,不知道后来被何人蛊惑,竟然堕入魔道,以血饲血魔,换来了更多的修为……于是我清理门户,本以为他已经灰飞烟灭,从那之后我发誓不再收徒,却不忍心看媛儿这样的好苗子就这么埋没了,破例收了她……本以为以她现在的修为可以自己参悟,我与她师徒情分已尽,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未能破寂灭,看来是尘缘未了,这一次索性都解决了吧。”

    刘雨在一旁听得有些不忍心,扯了扯苏知言的衣角道:“苏大哥,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吗?看他怪可怜的。”

    这一句话,让苏知言不禁莞尔一笑。醒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这一刻他终于想起来了,当时在他决定要替小皇帝逆天改命的时候,师父曾阻拦过他。

    那时候,他是如何回答的?

    平时性子清冷的国师站在山顶的八角亭里,大风灌满他的衣袖,衣袂飘飘仿佛随时都可以羽化登仙,他从不曾后悔过。就算再来千百万次,也是一样。

    此时此刻,他总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天地转,光y-in迫。一万年太久,不如只争朝夕。

    作者有话要说:

    -0-扔一章就跑~缩一下,看的人应该没多少了,唔,大概20W左右会完结

    第45章

    “这个小子一时半会怕是醒不过来,也不能放他一个人在此处,这四周毒蛇猛兽不少,我布了阵法才避开这些,若是此刻撤了,那这里也不安全,但不撤我们走后,他醒来必定要迷失在我的阵法里。”老头说。

    苏知言想了片刻道:“那霍城大概什么时候可以醒?”

    现在的苏知言毕竟还是苏家小儿子,所以对霍家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霍城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如果他在这里出了事,霍家必定会全力找出幕后黑手,若被霍家知道了自己见死不救,倒是麻烦。

    “我已经给他服了药,如果不出意外,今天半夜就该醒了。”老头扒开霍城的眼皮看了看,转头说。

    苏知言点点头,“那不如我们商议一下,等霍城醒了,再做打算。”

    老头点点头,“也好。”

    “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前辈如何称呼。”苏知言又问。

    老头笑道:“你们叫我张道人就是了。”

    “我叫苏知言,这是我家小弟刘雨,这是我的灵兽灵熙……”说话间,一条通体橘黄的小蛇从苏知言的胸口钻出来。

    老头把手伸过去,小东西十分有灵性,抬头歪着脑门看了一眼,就顺着老头的手指爬了过去,盘起来像是坐在了老头的掌心里,还吐了吐舌头,老头被它逗乐了,伸手轻轻抬起它的下巴端详了一会儿才转头对苏知言道:“这个也是你的灵兽?”

    苏知言摇摇头,“这是之前我与赵佳媛一同到冰山温泉时碰巧遇见的,她收了这个小东西,此番我也是来找她借了这个小东西解毒。”

    老头点点头表示了解,和小暖玩了一会又道:“这个小东西灵气不够,怕是媛儿修为太弱所致……”

    说话间,老头开始翻找起来,好半晌才从那堆瓶瓶罐罐里掏出一个瓶子,拔开盖子,从里头抖了几粒药丸出来,捏碎了一颗一颗的喂给小暖。许是这些药丸的气味小暖很喜欢,所以也不抗拒,就乖乖的吃进去了,一瞬间小暖竟然从以前的橘黄色变成了金黄色,周身还围绕着一股淡淡的雾气,眼睛也愈发亮了。

    “真漂亮!”刘雨赞道。

    苏知言解释,“前辈喂它吃了灵药,把它体内的灵气都激发出来,因此颜色也就跟着改变了。”

    刘雨说:“难怪。”

    老头又找了一会,扔给苏知言一个瓶子,“喏,给你。”

    苏知言打开闻了闻,脸色微变,“这个太贵重了……”

    “什么贵重不贵重的,我这大半辈子都在捣鼓这些瓶瓶罐罐,最后倒腾出个啥了……”

    说完有些怅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苏知言向来不擅长劝人,因此果断放弃了,刘雨看着老头有点可怜,想了想说:“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价值,大家会的东西都不一样,比如老前辈您,会做这些,而我对此就一窍不通。”

    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会刘雨,喃喃道:“可惜了。”

    “什么可惜了?”刘雨被他这个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弄得有些奇怪。

    老头摇摇头,“无事。”

    几人聊天时,霍城悠悠转醒,“水……水……”

    “他醒了!”刘雨正在和灵熙玩,见状便喊道。

    苏知言倒了杯水走过去,递给他,霍城强撑着睁开眼,看见是苏知言,不疑有他,把水直接灌进肚子里。

    喝完又念道了一句,“水……”

    苏知言又给他倒了一杯,霍城喝完,坐在石床上发呆,“这是哪儿?”

    老头说:“这是我家。”

    霍城看着老头, “我为何会在这里?”

    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情,霍城只觉头疼欲裂,自己原本带着手下来这里采买东西,顺便找仇家,最后被一群人追到了悬崖边,狠心跳下来,之后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和手下也都走散了。

    霍城理了理思绪,把先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头问,“你仇家可也是修道之人?”

    霍城没有隐瞒,“是。”

    “你不知对方长相、年纪,那是如何分辨的?”老头又问。

    霍城说:“那人手臂上有一个特殊的印记,我一看便知。”

    老头撩开袖子把胳膊伸过去,“你且仔细瞧瞧,是不是这个?”

    霍城诧异的抬头,瞪大眼睛,“你……”

    放下袖子,老头说:“看来,我们要找的是同一个人。”

    见霍城满脸疑惑,老头又解释了一遍,等他说完后,霍城诧异的问:“我们要找的人是你徒弟?”

    老头点头,“没错,就是我那个逆徒。”

    霍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既然是你徒弟,那为何你……”

    老头叹了一口气,“我醉心研究各种各样的丹药,但是我那徒弟的修为却是比我高太多了,而且他偷走了我的蛊,用蛊堕入魔道,今日修为已经今非昔比。”

    霍城闻言沉默下来,刘雨问:“那还有办法吗?”

    老头说:“办法是有,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现在媛儿在他手里。”

    一直没说话的苏知言开口说:“他这是为了逼迫前辈出去吧。”

    “嗯。”老头没有否认。

    苏知言知道现在那人就差最后一步,但是这一步却十分艰难,他需要吞噬一个修炼多年,灵气至纯之人,无疑,眼前的这位老者便是最好的选择,长年在这样充满灵气的地方修炼,而且又与灵草相伴……

    看刘雨和霍城一脸懵逼,苏知言并不打算解释,只说:“我这里有一个法子,就是不知道前辈信不信我。”

    “什么法子?”老头看着苏知言问。

    苏知言说:“我可以扮作前辈的样子。”

    “你……”老头有些吃惊的看向他,知道苏知言有天眼,已经够叫人吃惊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能耐。

    苏知言说:“只是此法有些冒险,若是前辈不信我……”

    “不是我不信你,只不过……”老头有点犯难,“别的都可以伪装,但是灵气……”

    作者有话要说:

    0-0从今天起,做一个日更的孩子

    第46章

    苏知言唇角微扬,露出一抹摄人心魄的笑容来,“我自由我的办法,只要前辈信我,不过此法只能够维持两个时辰,超过了三个时辰便会失效。”

    “既是如此,那边按照你说的办吧。”老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刘雨。

    苏知言觉察到老头的目光,然当他抬起头之时,老头的目光已经移开了。

    避开霍城与刘雨,老头悄悄塞了一瓶药给苏知言,“老头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苏知言拔开瓶盖闻了闻,他微微皱起眉头,思绪被拉回很多年前,攒紧手里的忘情丹,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年师父也曾经给过自己这东西,却被自己一口回绝了,当日师父将忘情丹递给自己,要自己服下,但是为了那人,他毅然决然将忘情丹捏碎抛洒入风尘中。

    如今这个老头又给自己这东西做什么?

    苏知言不解,纵使他修行已达到至臻之界,却依旧参不透这世间情爱。

    “咦,苏大哥,你手里这是什么?”刘雨刚带着灵熙在附近溜达了一下,拿了些吃的回来,就看见苏知言一个人站在这里,手中攒着一个j-i,ng致的小瓶子。

    “没什么。”苏知言淡淡地说,顺手将那个小瓶子揣进了怀里。

    像老头这样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一向都有他们独到之处,因此苏知言懒得去多想,既然东西给了自己,那他就先收着便是,总有堪破玄机的时候。

    要准备接下来的一场大战,以苏知言现在的修行还不够,还好老头那里有许多灵丹妙药,为了让事情顺利,老头倒不吝啬,给了他许多,苏知言算是白捡了个便宜,加上他上辈子本就已经到达了极高的境界,配合丹药,竟轻松突破了离合,到这里苏知言却不敢继续了,他甚至有些事情急不来若是继续如此下去,很有可能会堕入魔道。

    “年轻人,看来你很有天份,莫要因为旁的事情辜负了这么好的天分呐。”老头捋了捋自己光秃秃的下巴说。

    苏知言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的霍城若有所思,他本就对苏知言有不一样的好感,尤其是被他救了一命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灵犀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走到刘雨身旁蹭了蹭他的腿,一脸乖巧懂事听话的模样,让刘雨本就软得一塌糊涂的心此刻更加柔软,完全顾不上别人,只想和他玩,蹲下身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最近不太平,苏知言没有把灵犀收起来就是想让他保护刘雨,刘雨这样没有任何修行的人在这个危机四伏的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他开始有些后悔答应带刘雨来这里,本只是想来看看,却没想到一路上竟会发生这么多事。

    为了化身的时候与老头差不多,苏知言这几日尽量与老头待在一起,同吃同睡,一来是学习他的神态,二来是让自己身上沾染上大量的药味,这也是因为老头常年与各种灵药待在一块,身上自带不同的气味。

    寻常人或许分辨不出来,修仙之人却能根据细小的差别看穿。。

    准备了几日,众人准备好后,苏知言让霍城与刘雨待在山洞里,并且在洞外布置了结界,老头用障眼法将入口掩住,确保他们二人安全,才和苏知言上路。

    被留在洞中的刘雨有些心不在焉,不似平时和灵犀玩耍时那么活泼,霍城看着他这副模样就只觉得心中有气,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他这模样是装给给谁看的?苏知言吗?

    洞中二人各怀心思,洞外出来的人却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们思考,苏知言扮作老头的模样去引开那些人,而老头则扮作一个路人,他要去取一件法器,这东西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此物后患无穷,若不是非常时刻,他是断断不会拿出来用的。

    苏知言从洞中出来不一会,就明显感觉到旁边有人在跟踪自己,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老头的徒弟暗中派人跟着,只要能成功引开他们,让老头拿到法器,就算成功了,那人想要引出老头,一方面是为了吃掉老头,获取他的修为,另外一方面,应该也是为了老头手里那件法器吧。

    不再分神,苏知言装作没有发现一般,继续把那些人往自己早就不知道好的符箓阵里引,若是放在从前,他哪里需要如此这般大费周折……想到此处,苏知言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对苏知言来说,这些人都是麻烦,如同臭虫蝼蚁一般。

    将那群人引入符箓阵之后,苏知言没有片刻迟疑,直接催动阵法,顷刻间,数百张符箓从四面八方穿过树梢朝中央那群人扑过来,他们避无可避,被符箓包裹起来之后,不消片刻便化作一滩水,连遗言都来得及留下。

    苏知言就此处等着,他知道这么多人平白失踪了那么多人,幕后之人一定会坐不住,否则放走了这条大鱼,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想必他也没有耐心等那么久,否则也不至于用这样y-in毒下流的手段。

    苏知言等了一会,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你躲了我这么些年,没想到,事到如今,还是落在我手里了吧。”

    如此熟悉的言论,令苏知言有些不舒服,尽量克制住内心的不爽,毕竟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只要能让老头顺利取到法器,他说过两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了。

    苏知言学着老头的模样冲着来人道:“孽畜!媛儿在哪里,你快把她放了!”

    “放了?我好不容易才抓到的人,怎么能说放就放?”

    苏知言似乎已经听惯了这样的台词,“她人在哪,作孽,休要说这些无用的。”

    老头的言语对苏知言来说并不难模仿,其实相较而言,老头这些言论他比谁都要熟悉。

    “想见她,也不是不可以……”那人站在树梢俯瞰下方,忽然又笑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

    第47章

    “废话少说!”苏知言算着时间还有一会,不着急与这个孽畜动手,便继续顺着他的话往下说。

    “师父,这么多年不见,您老都没有一点想我,真是让人心寒呢,若是您肯答应我的条件,我保证让您分分钟就可以看见您的爱徒。”

    “……”苏知言低头不语,似乎是在思考,其实不然,他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现如今的状况,能拖一秒是一秒。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个老顽固还是和很多年前一模一样,她不是您的爱徒吗?怎么?您不会还是见死不救吧?我亲爱的小师妹,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敬爱的师父,你以为他对你如父亲一般疼爱,其实在他心里,永远只有他自己!!”

    “什么条件?”苏知言在那人快要疯魔时,忽然开口问。

    “以命抵命。”

    “好一个以命抵命,你就……这么恨我?”尽管老头没有告诉他,凭借那几句话,苏知言已经大概听出了他们师徒之间的心结,约莫和今天的情况类似,而当时老头因为什么不得已的原因没有救他,让他一直耿耿于怀。

    “恨?”虚空中传来笑声,“如今我贵为魔尊,怎么还会恨呢,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话音刚落,苏知言便觉察到有一道风刃从自己耳边划过,若是方才他稍微迟钝一些,半边脸可能都没有了。

    魔尊赞许地说:“不愧是我师父,这么多年,行动力依旧和从前一般。”

    说完后,魔尊便立在了苏知言对面,他身上裹着黑色的斗篷与面纱,只露出一双赤色的双眸,这是已经完全魔化的标志了,看不清楚脸,苏知言也能想象到他如今面目全非的样子,这样因一些孽障堕入魔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最最后他们自己都认不出自己,这样的人,苏知言为他感到可悲。

    就在苏知言准备出招时,便听见魔尊道:“你不是我师父吧。”

    苏知言觉察到自己的修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正在飞速突破中,偏偏这一次是要渡劫的……

    “该死!怎么在这个时候!”苏知言心道不好。

    魔尊不是那种会任人愚弄的人,尽管苏知言没有说,一看苏知言的表情就知道,他猜测的果然没错,“说,他在哪里?!”

    苏知言的伪装倾刻间被体内的真气冲破,他一瞬间仿佛被撕裂成许多块一般,“啊————”痛苦的嚎叫声,让周围所有人都不堪其扰,跟着头疼欲裂。

    魔尊正准备出手,却被一个药瓶弹开,他顺着药瓶飞来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他。

    “你终于肯出现了?”魔尊道。

    老头飞到苏知言跟前,从随身药瓶中拿了一粒药丸塞进他嘴里,“静心。”

    苏知言经历过上百次这样的历劫,尽管这副身体有些不如意,但是经过他这么长时间的调整,总算是好了许多,又有了老头的药,苏知言快速给自己立起一个屏障,开始在里头专心调养气息,魔尊本想打断,但是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老头来之前已经将赵佳媛救了出来,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他现在过来就是为了收拾这个孽徒,当初如果不是自己教授他这些本事,又让他偷看了那些禁术,现在也不会有这些事了,到底是自己造孽,还得自己偿。

    “我的耐心有限,早已被你们耗费光了,现在你来选,是你的爱徒,还是你自己到我的蛊里来?”魔尊问。

    老头叹了一口气,“青烟,你若是此刻收手还有回头的机会。”

    “回头?你可真是说得比唱得还好听,我如今这模样,要如何回头?”魔尊扯下自己的面具,笑着问。

    看着他脸上那些可怖的纹路,饶是老头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不禁被他脸上那些魔纹吓到。

    “怎么样?我这张脸,是不是很美?”魔尊看着老头问。

    老头道:“青烟,若是你肯定回头,一切都还来得及,为师会想办法帮你。”

    “帮我?”魔尊笑了,抬手便打破了苏知言的屏障,“你还是看看怎么帮他吧!渡劫被扰乱心智,遁入魔道哈哈哈哈,他是谁?又是你新收的徒弟吗?”

    苏知言本在专心渡劫,却不想被魔尊这么一打,气息全乱,神智都无法稳住,他完全失去了意识,只感觉自己仿佛在一个奇怪的地方,又看见了曾经那些人……

    “苏大哥?!”

    苏知言迷迷糊糊醒过来,睁开眼便看见了刘雨和灵熙,灵熙舔了舔他的脸,“发生了什么?我这是在哪里?”

    “在赵佳媛家里。”刘雨说。

    苏知言问:“那老头呢?”

    “……死了。”刘雨垂下头。

    苏知言点点头,对此他没有太多的情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生老病死皆是命,都不由自己。

    从刘雨的口中,苏知言知道,那一次老头为了灭掉魔尊,和他同归于尽了,还有那件法器也一并毁了,当时苏知言神志不清,差点走火入魔,老头让赵佳媛借助刘雨的灵气帮主苏知言渡过难关,但是刘雨的灵气会全部都给苏知言,如果他不愿意也不用勉强。

    对于刘雨来说,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什么灵气,更何况只要能救苏知言,他自然是一万个愿意。

    那之后苏知言整整睡了三个月才醒过来,刘雨一直守在他身边。

    苏知言没想到刘雨竟然将灵气全都给了自己,内心十分震动。

    “你醒了?”赵佳媛看了一眼刘雨,笑着说,“小雨我在外面晒了点菜干,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

    “好。”刘雨不疑有他。

    苏知言待刘雨出去后便看着赵佳媛,知道她有话要说。

    “我师父临终前让我告诉你,那绝情丹你现在吃下便可以断绝七情六欲……否则你的修行无法更进一步了。”

    “我知道了。”苏知言点点头。

    若说先前他还不懂老头那瓶绝情丹的意义,那现在他明白了,但是透过窗户看向窗外的人,苏知言不自觉勾了勾唇角,若说他曾经已经逆天改命了一次,那如今再来一次,又何妨?

    ……

    多年后,苏知言牵着刘雨的手走在国外的林间小道上,刘雨已经褪去了曾经的青涩,他偏头问苏知言,“苏大哥,你有没有后悔过?”

    回答他的,是一个带着花香的s-hi吻。

    完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