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7节

章节目录 第7节

    纳斯粗喘着在兰斯两个r-u房脸来回舔舐着,胯下两根已经胀得发疼。听了兰斯的恳求,他终于松开了自己的尾巴,双手下滑捏住兰斯大腿一把掰开,将兰斯抱起跨在自己腰间。他健壮的身体一个前进,把兰斯抵在池边紧紧压住。长长的蛇尾巴轻轻在兰斯臀下的软r_ou_上拍打着,弄出一片片红痕。纳斯身体前倾将兰斯困在怀中,两根肿胀的r_ou_棍抵住兰斯两个小x,uex,ue口轻轻摩擦起来。

    两根r_ou_根前端溢出一股股的粘液,混合着兰斯两x,ue间的蜜汁慢慢渗入x,ue口。那些液体似乎带有c-ui情的效果,使得兰斯x,uer_ou_更加发痒。伴随着难耐的呜咽喘息声,兰斯挺起腰渴求着大r_ou_木奉的进入。身上的男人轻笑一声,早已胀得发紫的**终于按捺不住,纳斯双手按住兰斯的r_ou_臀,两根r_ou_木奉狠狠撞进兰斯两个小x,ue之中!

    第24章 .前尘篇 邪神与花妖 温泉宫殿中的抵死缠绵 被蛇尾卷住无可逃脱(下)

    “哈啊……进来了……好舒服……”蓦然被进入,兰斯受到强烈的刺激不由得大声**起来。两个小x,ue一下被填满,缓解了一直非常瘙痒的渴望。兰斯轻轻喘息着,缓解着强烈的刺激感觉。双手用力握住身上人肩膀,指甲都要掐进r_ou_里。

    巨大的r_ou_木奉杵在两个r_ou_x,ue中一跳一跳搏动着,虽然还没开始抽c-h-a,表面布满的细小鳞片却将内壁摩擦出一片火热。兰斯被压在池壁双脚被大大拉开挂在邪神的腰侧,以一个容易承受的姿势被压制住。纳斯伏在兰斯耳侧重重喘息着,压抑着想要狠狠**的冲动。生怕昨夜初尝人事的小花妖承受不住他汹涌的**。

    “呜呜……动一下啦……好痒呜呜呜……”娇嫩的小花妖终于忍受不住不上不下的感觉,扭着腰渴求着邪神的疼爱。如他所愿,邪神轻笑一声握住他的腰缓缓挺动起来。兰斯猫儿似的不住**着,握着纳斯肩膀的手更加用力,手指几乎泛起白色。那两根带着鳞片的r_ou_木奉在两个r_ou_x,ue中缓缓抽c-h-a着,鳞片细细擦过敏感的内壁,一阵阵火辣辣的热意带着舒爽的感觉升腾而起,弄得兰斯身体几乎软倒在邪神怀里。

    “嗯……嗯……好热……好舒服……”随着邪神越来越快的捣弄,兰斯抬着头忘情呻吟着。白嫩的双腿挂在邪神腰部不住晃动着。两人r_ou_体拍打出一阵阵水声,使得**的氛围更加浓重,随着温泉的蒸汽不断升腾。

    两人的身体紧紧纠缠着,抵死缠绵。兰斯背部被抵在池壁上,两个r_ou_x,ue被粗大的r_ou_棍越来越快地捣弄着。身后无路可退,只能实打实承受着身上人**弄的巨大力道。两个r_ou_x,ue汁水丰沛,又混进去一部分温热的温泉水,随着r_ou_体的拍打流动进出,在兰斯r_ou_x,ue中熨烫出一阵热意。

    “唔……啊……轻点……太快了呜呜呜……”r_ou_体的拍打声越来越大,连带着池水都哗哗做响。昨晚被开发过的子宫一下就被完全进入!巨大的力道捅得兰斯子宫有些生疼,稍微的刺激疼痛却带来更强烈的快意。兰斯闭着眼睛不断**着,被困在赤壁的角落无路可退。只能承受着邪神的肆意玩弄。

    布满鳞片的r_ou_根表面十分粗糙,随着进出的动作不断刮擦着兰斯敏感的内壁。摩擦得兰斯小x,ue又疼又麻又痒。特别是子宫口那一圈敏感的软r_ou_,每次都被坚硬细小的鳞片刮过,弄得软r_ou_肿起,更紧地吸吮着不断进出的r_ou_根。搞得那r_ou_根胀得更大,更快速有力地在小x,ue中狠狠捅着。

    兰斯忽然被抱起,整个人挂在邪神身上,全身被强烈的**折磨得软绵绵的。全身重量只靠两根r_ou_棍支撑,使得那两根东西进到前所未有的深度。兰斯紧张地紧紧搂住邪神**j-i,ng壮的身体,埋头在他肩膀上哀哀哭泣。双腿更紧地缠住邪神的腰,两x,ue同时被用力进出的快感使得兰斯连脚指头都紧绷起来。

    纤弱的少年被半人半蛇的邪神紧紧抱在怀里肆意**干着,软绵白嫩的双r-u紧紧贴在邪神健壮的胸膛上。随着身体被顶撞得上下跳动,小白兔似的双r-u与身前人**的肌肤不断摩擦着,一股股白液溢出顺着两人胸膛往下流淌,化在温泉池水中。

    兰斯眼框泛着红身体不断被**得上下弹动,嘴里胡乱叫着,似乎快要到达巅峰。两根带着鳞片的r_ou_根隔着一层薄薄的r_ou_膜不断进出,磨得他整个人晕乎乎的舒服极了。子宫不断被强劲的力道狠狠进出着,后x,ue最敏感的前列腺点也不断被刺激。玉j-in-g早已直直竖起,却被一片鳞片嵌入马眼堵住不能s,he出。使得玉j-in-g紫胀着越来越粗,似乎随时可以喷发出来。

    不知这么在水上浮浮沉沉**干了多久。终于,邪神一把将兰斯推到池边让他两腿大张坐在池边上,俯身一把将兰斯压得躺下。已经胀得一手不能握住的两根r_ou_木奉尽数没入!狠狠地,狠狠地撞在最深处的子宫壁和前列腺点上!一股高压水枪似的腥臊液体直直注入,狠狠打在r_ou_x,ue里最敏感的软r_ou_上!兰斯大张着嘴再无法发出呻吟,只能深深呼吸着,一滴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下。

    强烈的冲击使得兰斯身子一颤,巨量的j,in,g液重开嵌入马眼的鳞片喷簿而出。戳在身体里两根r_ou_棍持续长时间的蛇j-i,ng,足足s,he了十来分钟,直到兰斯玉j-in-g绵软下来,直到两个r_ou_x,ue被j,in,g液充满,小肚子都被灌得隆起才停下。

    温泉池边,两具**的r_ou_体绞缠着。一具健硕的身体将一个纤细的少年压在池边,两人肌肤相贴处被j,in,g液r-u汁弄得黏糊糊的一团糟。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深深呼吸着,享受着**的余韵。

    深深c-h-a在兰斯r_ou_x,ue中的两根r_ou_棍即使已经s,he了出来,仍旧硬挺着。又粗又长的东西塞满了兰斯两个r_ou_x,ue,堵住子宫口不允许满肚子的j,in,g液流出来:“给我生个孩子吧。”邪神轻笑着说道,弄得兰斯闹了个大红脸。他伸手轻轻推了一把身前的男人,相让他离开自己身上。男人却一把抱住他转了个身,下身悬空趴在了池壁上。

    “唔……好疼……”兰斯倒抽一口气,他被男人抓住转身的时候,两根r_ou_木奉并未离开他的r_ou_x,ue,而是在他r_ou_x,ue里转了一圈。r_ou_柱表面那些鳞片立起,在兰斯x,uer_ou_内壁上狠狠刮擦着。尖锐的刺痛带来一阵阵**辣的快感,使得兰斯求饶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甜意。双手用力在池边的地面上挠着。纳斯怕他手上,双手一挥兰斯身下垫上了软绵绵的毛毯。随后就抓住兰斯纤细的腰,从身后狠狠干着兰斯两个烂熟的r_ou_x,ue!

    “唔……唔……慢点……我不行了呜呜呜……”身后的人再不复最初的温柔,发狠似的从身后用力捣弄着两个被长时间玩弄红肿的r_ou_x,ue。经过一次**的r_ou_根表面的鳞片完全张开,如同倒刺一样刮擦着兰斯敏感娇嫩的内壁,给似乎已经被**得麻木的x,uer_ou_又疼又辣又麻好几重刺激。兰斯埋头在身下的毛毯中低低啜泣着,双手紧紧揪住毛毯的柔软布料,身体随着身后的撞击在毛毯上不断上下跳动着。

    俊美的邪神上半身**而j-i,ng壮,漂亮的肌r_ou_十分有力。此时他健壮的双手扶着兰斯大张的双腿放在自己腰侧,从身后狠狠撞击着兰斯的r_ou_臀。强劲的力道把柔软的r_ou_臀拍打得一弹一弹的。原本就很粗的两个r_ou_木奉鳞片全部立起,使得两个r_ou_柱更粗了一圈。粗大的r_ou_木奉隔着一层薄薄的r_ou_膜在兰斯两x,ue中狠狠捣弄着。每次抽出都拔到x,ue口,每次进入都连根没入!又快又强劲的力道,每次带着鳞片的r_ou_柱都狠狠刮擦过娇嫩的x,uer_ou_狠狠撞在最深处的敏感点上。前列腺点和子宫内壁一次又一次被重重撞击,一股股的粘液流淌着,被抽c-h-a的r_ou_柱带到水里散开。

    没被照顾的玉j-in-g在两个r_ou_x,ue被这样的折磨中,一次又一次的挺起喷s,he。这使得兰斯体力流失严重,哭声的音量渐渐低了下来。在毛毯上抓挠的手力度也越来越小。然而无尽的快感使得他胸前两团r-u房不断溢出香甜r-u汁,完全浸s-hi了身下的毛毯。**的氛围越来越重,兰斯有些恐慌,撑着最后的力气想要逃离。他软着身体往前爬着,身后的人顺势拔出了r_ou_柱。然后,蛇尾一把缠住兰斯的身体往后一拉,两根r_ou_柱狠狠撞入前所未有的深度,巨量的j,in,g液再次喷s,he出来!

    就这样,兰斯再无法逃离,被一条长长的蛇尾巴紧紧缠住困在原地狠狠**弄着。不知道被这么折磨了多久,两个小x,ue几乎被**到熟透。一次又一次的**折磨得她头晕目眩,终于在不知道身后的 y- ín 魔第几次蛇j-i,ng中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即使如此也没被放过,黑甜的睡梦中扔能感觉到身体被狠狠**弄的快感。这场强烈的**游戏从日出时分直延续到月上柳梢。兰斯被玩得昏沉沉s-hi淋淋的才终于被放过。

    第25章 .花园里的下午茶 下半身变成藤蔓的邪神 秋千普雷(上)

    在昏睡中沉沉浮浮的兰斯不知道在温泉里被玩弄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全身**的兰斯躺在柔软的被褥中,全身清爽,似乎被人清理过了,只是身体仍旧酸软。

    兰斯缓缓坐了起来,身下两个小x,ue似乎没有被昨天的疯狂弄伤,如今一丝疼痛也没有,又恢复了处子般的紧致。看来这花妖的身体还真是天赋异禀。兰斯穿好了衣服,捧着咕咕叫的肚子走出了房间。

    吩咐仆人做些吃的东西,兰斯来到了美轮美奂的花园中。并不强烈的日光将花园的花映照得娇艳异常。空气中充满了各式各样花儿的香味,或许里面还混着兰斯的体香。特异的香味萦绕在鼻尖,似乎很轻易就能勾起人的**。

    花园中央一处y-in凉处,雕琢得j-i,ng美异常的白色木桌前挂着一个漂亮的缠绕着藤蔓的秋千藤椅。兰斯一看就很喜欢,赶紧走上前去,整个身体都躺在藤椅中,随着微风轻轻晃荡着。浑身充满了惬意。

    片刻之后,仆人在雕花白色木桌上摆上了一碟点心一杯热n_ai茶。兰斯肚子饿得发慌,正想起身享用美食,身后的藤椅却出现一个虚虚的人影。邪神纳斯伸出半透明的手将兰斯抱住,轻笑着:“我来喂你。”说着双手伸得很长,拣起一块绿叶状的糕点就喂到兰斯嘴里。

    兰斯张开玫瑰似的唇瓣,就着纳斯的手一口一口吃着那块糕点。绿色的糕点口感细腻绵密,微甜中带着一丝茶香,入口即化非常美味。兰斯整个人躺在藤椅上,也躺在邪神的虚影中被雄性气息缠绕包裹住。这种形态使得兰斯内心有些疑惑,于是他腮帮子鼓鼓地嚼着东西一边问:“你怎么这副模样?”

    看着仓鼠一样可爱的小妻子,纳斯内心泛起一股怜爱之意,低头在他鼓鼓的腮帮子上很合亲了一口,回答道:“我是天下杂气化生,可以变成任何邪魔的样子。”说着身体绞成一个常人不能做到的姿势,从身前一低头吻住兰斯娇艳的唇,舌头不容分说侵入进去,搜刮着兰斯口中带着茶香的津液。

    口鼻中萦绕着草木的气息,兰斯很快放任自己沉浸在这个无所不至的亲吻中。伸手抱住了虚影的脖子,伸舌回应起来。两人的唇舌绞缠出啧啧水声,给花园的空气带来一丝丝 y- ín 靡的气息。

    兰斯闭着眼还沉浸在这个热烈的亲吻中,秋千椅上的藤蔓却悄悄地攀上了他的身体,顺着领口袖口裤腿就往里钻去。藤蔓们绞缠着在兰斯细嫩的肌肤上不断搔刮着。兰斯感受到被触碰的地方一阵阵的发痒,身体挣扎着,喉中发出“唔唔”的抗议,却被邪神更深地吞进口中。

    纳斯身影越来越实化,上半身**着紧紧将兰斯压在身下的藤椅上,下半身则生长着无数碧绿的藤蔓和藤椅浑然一体。碧绿的藤蔓从藤椅上延伸着紧紧绑缚住了兰斯纤弱的身体,将他困在原地无路可退。

    兰斯唇舌一直被缠住热烈地亲吻着,几乎喘不过气来。身上被藤蔓缠裹住,从袖口裤筒领口伸进去的细小灵活藤蔓带着微凉的触感,在敏感肌肤上无所不至地游走着。昨夜刚经历了一场**狂欢,兰斯**很快被挑起,裤子下玉j-in-g慢慢挺立起来。

    “啊!轻点!”双唇刚被放开,兰斯身子一颤就叫出声来。r-u尖蓦然被一根藤蔓绞住拉扯,带来一丝丝刺激的刺痛。兰斯皱着眉头轻轻呻吟着,侧头配合着邪神亲吻脖颈的动作。双目一片水润。

    s-hi濡的气息不断舔吻啃噬着兰斯光洁白嫩的脖颈,带来一阵阵酥酥麻麻的痒意传遍全身。一双炽热的手温柔而又有力地在兰斯背上用力摩挲着,将他紧紧压在自己怀里。

    缠裹着兰斯的藤蔓动作越来越过分,近乎贪婪地紧贴着兰斯的身体细细抚摸玩弄。那些一个用力将兰斯的衣服撕成碎片。白嫩的身体被碧绿的藤蔓缠绕着就完全呈现在纳斯眼前,使得纳斯喘息更加粗重起来。

    碧绿的藤蔓从兰斯大张的修长双腿往上,顶端在敏感的大腿根部细细摩挲着。痒痒的感觉使得兰斯玉j-in-g挺立,两个恢复紧致的小x,ue微微张开吐出一股股蜜液。藤蔓却并不急于上前来,只是轻轻触碰搔刮着玉j-in-g顶端x,ue口。引得兰斯不住挺着腰渴求着进一步的触碰。口中喘息呻吟更加难耐。

    “唔……想要……兰斯想要……摸摸我吧唔唔……”兰斯被**折磨着,不由自主发出难耐的呻吟,挺着身子,玉j-in-g戳在纳斯下腹处不住摩擦着,渴求着身上人的爱抚。双手紧紧搂住眼前的身躯,**的作用下胸前两团r-u房早已隆起,紧紧贴在纳斯胸前压到扁平。

    被两团柔软紧贴着胸膛,纳斯心中燃起一团火热低头一口叼住被藤蔓缠得红肿挺立的r-u头细细舔舐着,舔得r-u头一片水光。双手如兰斯所愿紧攒住了挺直的玉j-in-g上下捋动起来。勾起兰斯一阵甜蜜的呻吟。双腿不由自主张得更大。

    碧绿的藤蔓终于来到了腿心开始爱抚,先是后x,ue被几根柔软灵活的藤蔓在x,ue口轻轻抽c-h-a舔舐着,表面故意分泌一些c-ui情的粘液涂在x,ue口,一部分溢入菊x,ue内部,引得菊x,ue开合着,内壁一阵阵的瘙痒,渴望着大r_ou_木奉的侵入。

    另一些藤蔓则来到花x,ue口轻触着x,ue口最敏感的小豆,却并不进去。触感粗糙的藤蔓在花唇内侧的嫩r_ou_上来回摩擦着,尖端在小豆子上不住用力按压,逼得x,ue口溢出一股股的蜜汁。蜜汁和藤蔓表面的粘液混合在一起扩散开,使得花x,ue周围的媚r_ou_很快因为**的折磨而泛着渴望的嫣红。

    兰斯腰部不断挺动着,口中不住呻吟着试图将在x,ue口玩弄的藤蔓吞入两x,ue。然而那些藤蔓却捉迷藏似的不如他的愿,逼得兰斯委屈得埋头在纳斯肩膀呜呜哭泣起来。双手却将他搂得更紧。

    此时纳斯双手已经捏住兰斯r_ou_乎乎的臀部带着**意味地揉捏起来。在后x,ue试探的藤蔓终于如同爬墙虎一样纠结成网状顺着内壁往里攀爬,将兰斯后x,ue撑开一个小洞,从外面都能看到糜艳的媚r_ou_。凉丝丝的空气也充入,使得兰斯身体轻轻颤抖起来。

    藤蔓上长出一朵娇艳的玫瑰,纳斯一把摘下,在兰斯胸前比了一比,娇嫩的莹白肌肤映衬着艳丽的玫瑰,呈现出一种无比色情的既视感。

    “唔……不要……”兰斯挣扎起来,纳斯吐出口中s-hi漉漉亮晶晶的r-u尖,拿起玫瑰用尖利的刺在兰斯娇嫩的r-u尖轻轻刮蹭,似乎随时可以刺进去。兰斯恐慌得不住挣扎着,眼中溢出恐慌的泪水,却被安抚性轻轻吻住。后x,ue不断蠕动的藤蔓触到前列腺点轻轻揉按起来,逼得兰斯被握住捋动的玉j-in-g胀得更大,前端都溢出一股股的前列腺液。兰斯身体更软下来,花x,ue中溢出更多蜜液涂得x,ue口藤蔓滑腻腻的。那些藤蔓终于顺着x,ue口的润滑侵入进去!

    空虚良久的花x,ue内壁紧紧缠裹着滑腻灵活的藤蔓,使得内壁对藤蔓表面带着筋条的触感更加明显。另一些未能进入的藤蔓却一下用力按住了最敏感的y-in蒂!与此同时,后x,ue中一根藤蔓绞紧前列腺点一个用力的拉扯!多处地方被同时刺激,兰斯身体一挣立马达到了**!玉j-in-g花x,ue齐s,he!弄得身下一片狼藉!

    第26章 .花园里的下午茶 下半身变成藤蔓的邪神 玫瑰花来做r-u环 秋千普雷(下)

    姹紫嫣红的花园内,两个人影在秋千椅上纠缠着。白嫩的少年被困在俊美的半裸男人身下,全身被半裸男人下半身长出的藤蔓紧紧缠住无法逃离,只能完全承受无边的**。此时兰斯双手紧紧掐住邪神健壮的肩膀,身体不住狠狠颤抖抽搐着,沉浸在极致的**中。

    正在他爽得不能自已的时候,纳斯手上一个用力,手中玫瑰花的刺立刻刺穿了兰斯娇嫩的r-u头嵌在胸前!逼得兰斯大叫一声直翻白眼。胸前挺立的r-u尖被尖利的荆刺刺出一串红宝石般的血珠,趁着玉白双r-u显示出一种妖冶的美感。兰斯沉浸在**中就被利物刺穿,尖利的刺痛混合着**的极致快感,带来更强烈的刺激,逼得兰斯深深呼吸着几乎晕厥过去。而此时花x,ue中的藤蔓一直往里延伸,前端柔软灵活地就抵住子宫口一圈敏感的软r_ou_轻轻搔刮起来。

    “呜唔……不要……太刺激了……”兰斯身体被刺激得紧绷着,口中不住发出难耐的**,恐慌地挣扎着。扭动的身体带着胸前红玫瑰上下翻飞,带来一 y- ín 靡色情的既视感。并不强烈的挣扎却被满身藤蔓紧紧缠裹住,花x,ue中的藤蔓就那么强行拉开了兰斯昨夜被开发过还未完全闭合的子宫口!

    兰斯大张着被吻得红肿的双唇重重喘息着,双目通红一片水润。朦胧着强烈的**。一股股r-u白色的甜蜜液体从未被玫瑰嵌入的一侧r-u头汩汩留下,引得邪神俯身一口叼住用力吮吸起来,被濡s-hi口腔包裹的感觉给兰斯带来更强烈的快意。

    两x,ue中的藤蔓蓦然被抽出,邪神下半身的藤蔓完全变成了人的下半身。壮硕的躯体将兰斯整个人压在秋千椅中,抬起大张的双腿挂在腰侧,举起早已硬挺的两根巨大的r_ou_木奉,对准兰斯两个泛滥的小x,ue狠狠**了进去!

    “唔啊……好深……好满呜呜呜……”蓦然被填满,兰斯整个人舒服得都要晕过去,紧紧搂住身上健壮的身躯,盘在他腰间的双脚缠得更紧!两个小x,ue用力吮吸着两根巨大的r_ou_木奉,几乎能清晰感受到r_ou_木奉表面的青筋一跳一跳地杵在兰斯两x,ue中。两根r_ou_木奉前端抵住了前列腺点和子宫口,磨得两x,ue渴望得发痒。

    “唔……好痒……动一动嘛……快**我呜呜呜……”兰斯身体抱住邪神的身躯不住扭动着,细嫩的肌肤紧贴着身上的人不断磨蹭着。这使得纳斯眼中**更甚,笑骂一声“s_ao货!”,双手扣住兰斯腰部固定住,抽出两根胀得发疼的r_ou_木奉。然后一个用力用力,将两根r_ou_木奉直直c-h-a到最深处!

    “哈啊……c-h-a到子宫啦!呜呜呜好疼好舒服!!!”兰斯蓦然大叫起来,子宫蓦然被强劲地侵入,虽然刚刚已经被藤蔓开发过,然而敏感的子宫蓦然被侵入还是给兰斯带来强烈的刺激快感。这使得他大声**着,双手几乎掐进邪神肩膀肌肤中。两个r_ou_x,ue抽搐着紧紧裹住了两根巨大的r_ou_木奉!

    “啧,放松点!”纳斯抬手在兰斯r_ou_臀上惩罚性地轻轻拍了一巴掌,使得软绵的臀r_ou_豆腐似的弹动,两个r_ou_x,ue绞得却更紧了。

    邪神只觉得两根r_ou_木奉被又热又s-hi的两个小嘴用力吸吮着,舒爽的感觉逼得他额头冒汗。终于忍不住按住兰斯的身体在兰斯两x,ue中狠狠捣弄!巨大的r_ou_木奉每次都抽到x,ue口再狠狠没入!前端每次都狠狠撬开敏感的一圈软r_ou_撞到子宫内部!

    “唔……轻点……慢点……”兰斯身体被撞得随着秋千前后晃动着,胸前的红玫瑰依艳丽旧醒目。两个r_ou_x,ue被巨大的r_ou_木奉不断狠狠进出着,水润s-hi滑的两个r_ou_x,ue都要被捣起白沫。巨大的青筋虬结的r_ou_木奉一次又一次推开花x,ue内壁和肠壁层层叠叠柔嫩如丝缎的敏感的媚r_ou_,狠狠撞在最深处的前列腺点和子宫壁上,强烈的快意使得紧贴着纳斯胸膛的双r-u一股股r-u汁沿着肌肤留下,带着玫瑰r-u环的一侧r-u房溢出的r-u汁还带着艳丽的血丝。

    粗长的r_ou_木奉在两个r_ou_x,ue中不断进出着,在r_ou_体上拍大出巨大的声响。粗长的r_ou_木奉每一次都进到最深,顶端的蘑菇头直直撬开子宫口深深干进子宫里面!惹得兰斯摇着头**着,眼泪洒满了身下的藤椅!而饥渴的身体却不由自主迎合着那r_ou_木奉激烈的**干。双x,ue层层叠叠的媚r_ou_如同丝绸一样紧紧缠裹着邪神的r_ou_木奉,迫得纳斯眼中燃着欲火,更加用力地**弄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x,ue里的r_ou_木奉终于重重撞上子宫内壁喷洒出一片热液,后x,ue中的r_ou_木奉也抵住前列腺点激s,he出来。舒服得兰斯颤抖着身体发出**的喘息。双腿踢蹬着,脚指头都蜷缩起来。双手紧紧掐住纳斯的肩背,几乎把纳斯背部抓出一道道血痕。玉j-in-g花x,ue齐s,he!也达到了顶峰。那r_ou_木奉拔出去时两x,ue的媚r_ou_紧紧绞缠不舍着,弄得纳斯用了很大力气才拔出来,x,ue口被蘑菇头擦过还发出“啵”的一声,搞得**中的兰斯脸都红了起来。

    **余韵中的兰斯大张着双腿软在藤椅上,眼角带泪不住抽泣着。眼前男人刚s,he过的两根r_ou_木奉仍旧直挺挺立着没有软下来,带着侵略性地仍旧抵在两x,ue间蓄势待发着。半晌,从**中醒过来的兰斯看着身前邪笑的男人直杵着的两根r_ou_木奉,有点恐慌地要躲开。邪神却一把将他按住,再次叼住被吻到艳红的双唇重重吮吸起来。浓烈的草木气息很快将兰斯席卷进去,脑子被吻的昏昏沉沉的,只能紧闭着双眼双手搂住纳斯的脖子忘情回应起来,两人的唇舌纠缠出一阵阵啧啧水声。兰斯整个人被吻得迷迷糊糊的,纳斯离开他双唇许久才醒过神神来。此时**的身体被爬满的藤蔓以一个双腿大开的姿势固定在藤椅上,而两根巨大粗硬的r_ou_木奉正直挺挺杵在两个r_ou_x,uex,ue口处。

    “唔……不要了……”兰斯开口拒绝,昨夜疯了一场,刚醒过来就又陷入 y- ín 乱的境地,酸软的身体再经受不住再一次的欢好。然而纳斯邪肆一笑,拉住藤椅往前一推,秋千椅就这么飞扬起来,然后重重晃下。就着重力的力量,纳斯握住藤椅边缘,一把将兰斯拉向自己,两根r_ou_木奉狠狠撞入了两个r_ou_x,ue之中!

    “啊!!好深!!太刺激了呜呜呜!!!”兰斯敏感的r_ou_x,ue蓦然被重重撞入,那么大的力道捣得r_ou_x,ue都有些发疼。巨大r_ou_木奉前端都嵌入到子宫里,顶得兰斯小腹都凸起。使得兰斯忘情尖叫起来。又疼又爽的强烈刺激逼得兰斯颤着身子哭泣不止。两个小x,ue汁水直泻而下!

    纳斯开始推动着那秋千椅来回晃动,每一次都带着兰斯整个身体的重量直直撞在自己跨间,两个r_ou_x,ue将r_ou_木奉吞入又拔出,搅得双x,ue一片水润。这样强烈的刺激下,兰斯很快达到再一次**,玉j-in-g早已立不起来,双x,ue却绞紧着吐出一股股蜜液洒在两个龟*上。两个r_ou_x,ue紧紧裹住r_ou_木奉,这使得纳斯也忍不住,r_ou_柱胀大将一股股热液洒入兰斯两x,ue之中。然而纳斯动作仍未停下,继续推动着秋千椅重复着晃动的动作。

    就这样,兰斯一直被纳斯推动着身体狠狠**弄着,**一波接着一波,从未停下一直折磨着他。这一玩,就又是月上柳梢。

    第27章 .大结局 苏醒与真相 隔世终与你重逢

    口鼻中萦绕着一股食物的香味,兰斯睁着眼睛楞楞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至今没有回过神来。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现在才刚刚醒过来,脑子还没有办法一时间回到现实中。

    梦中,兰斯是一朵花妖,和一个俊美的邪神在一座美轮美奂的孤岛上过了好几年的甜蜜夫妻生活。他们热烈地相爱着,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亲吻z_u_o爱。邪神带有多重魔族属性,神通广大。在那几年却将那些力量完全用来取悦兰斯。经常把兰斯玩得欲仙欲死,被调教得敏感 y- ín 荡的身体根本离不开他。

    然而好景不长,有一天一只喷火巨龙袭击了邪神岛。原本邪神纳斯神通广大,压根没在意那只恶兽。好整以暇地逗弄戏耍着它,全当个乐子。然而却百密一疏让那恶龙寻到机会伤了兰斯。刚好从房里出门寻找邪神的兰斯就那么被恶龙一火球燎死了。想起昏迷之前的情景,兰斯揉揉巨疼的脑袋,自己这是差点被这种大蜥蜴弄死两次吗?也太倒霉了吧。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食物的香气越来越浓。半分钟后,身着家居服的俊美青年推门走了进来。看到兰斯已经醒来,青年身体一顿,拿着碗的手都在颤抖。他双眼熬得都是血丝,带着深深的爱怜一眨不眨地盯着兰斯。身体不由自主跌跌撞撞朝走了过来。

    兰斯蓦然间被紧紧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俊美青年埋头在他耳侧深深喟叹道:“宝贝,你终于醒了。”紧抱着他的力度很紧,却温柔地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如同抱着一个易碎品。

    兰斯咳了两声,终于哑着声音说出话来:“纳斯?”他轻声问道。眼前的男人脸分明是自己梦中人的样子——也是自己旧上司的样子。此时兰斯内心有无数的疑问,能问出口的却只有这两个字。似乎除了这一点,别的事情都不再重要。

    男人应了一声,终于依依不舍放开了兰斯,望着兰斯盈满疑惑的眼神,他轻声叮嘱:“你别说话,先吃点东西,我慢慢跟你解释。”说着端起放在床头还温热的粥小口小口喂着兰斯。

    入口即化的温热食物缓缓滋润了兰斯干哑的喉咙,熨帖着他咕咕作响的胃。耳侧还有爱人的声音娓娓道来:“你是不是想起前世的事了?当时看到你被那恶龙害死,我费很大力才把你的灵魂收集起来,自己也陷入了沉睡。”

    “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世界都改变了。唯独你的灵魂还与我在一起。当时我看到了孤儿院一个痴傻的小孩,知道这是无魂的症状,于是我想起让你借他的身体复活。”

    “但是这原本就是逆天的行为,即使我天生邪气所化也无法抵抗天罚。当时一阵巨雷,打散我的三魂七魄,我变成一个没有记忆的凡人。”他顿了顿:“我不后悔,我成功复活了你,即使你完全失去关于我的回忆,变成一个真正的凡人幼童。”

    “我跟你失散了十几年,你再次来到我面前应聘的时候却对面不相识。”纳斯神色有些黯然。继续说道:“从再次遇见你后,我发现我越来越多的时候会忽然想不起之前做了什么,那时候我怀疑自己人格分裂。”

    “并且,我越来越多的夜晚会做春梦,梦见自己变成各种奇怪的东西和你换着花样的z_u_o爱。有时候甚至白天也忽然进入睡梦中。我越来越沉迷于这种感觉,记忆也慢慢的片段式的回来。”

    “那时候我整个人的记忆非常混乱,身体也渐渐有了各种怪物的性状。所以你来辞职的时候我二话不说同意了。我怕我哪天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对你做出不可挽回的事。”

    “我的记忆越来越完善,终于渐渐清晰起来。我知道了自己是谁,但是力量却没有完全回来。可是当初因为害了你被我杀死的恶龙的族人找我寻仇,因为怕你被波及,所以我叫你过来其实是为了保护你,没想到又害了你一次。”纳斯眼睛有点发红,低头稍微掩饰。

    “你睡半个月了,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温柔炽热的眼神锁定了兰斯:“我每天都做好热粥等你醒来。可是每次粥都变得冷冰冰,你却不会醒来。”

    “幸好,你醒过来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一次了。”一个温热的吻亲到兰斯额头上,带着恍如隔世的怜惜。兰斯心中一片柔软,轻轻靠在了纳斯怀里。值此良辰美景,岁月静好。

    两人相拥半晌,兰斯终于抬头问出一直以来的疑惑:“可是那本册子是怎么回事?我被那恶龙弄死了吗?你救了我?”

    “那本册子是我那时候苏醒过来的时候,用最后的力量把散乱的魂魄凝结成的,只有你的身体能给我理顺我的魂魄。——你那时候是死了,我把灵魂分你一半。以后你每天都要跟我*合,才能保持我们灵魂的联系,不然我们都会死。”

    “所以,你以后可不能再离开我了。”

    没想到眼前的人愿意为自己付出到这种程度。兰斯内心触动,一片柔软。他深深望着纳斯还带着血丝的眼睛,重重点下了头。然后捧住纳斯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从此之后,再也不分离了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