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87节

章节目录 第187节

    她说:“……没有。”

    肖海洋提起的心一下摔了回去,砸得他心肝肺一起疼了起来,费渡无声地叹了口气,垂下眼。

    “我……我……”王潇哽咽得喘不上气来,“没有,但我听说过那个人……”

    费渡倏地一愣,连忙追问:“哪个?”

    “杀了冯斌的人,那个……凶手。”

    118.韦尔霍文斯基(二十八)

    肖海洋一激灵:“你说什么?”

    费渡一伸手按住他:“你‘听说过’?听谁说的?我记得我们好像没有公布过凶手的身份。”

    “是……在公安局的时候,有一个姐姐问我,在外面见没见过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说他长得很奇怪,下巴特别长,长得像垫过,眼睛有点歪,看起来很凶恶。”

    这是例行问话,要确定这些离家出走的孩子们是不是见过卢国盛,会在不告诉他们此人身份的情况下,给他们描述相貌特征,如果有点印象,还会给他们看照片和画像。

    显然,这小姑娘有她自己的猜测。

    “我在外面没有离开过宾馆,也没见过这个人,”王潇有些犹豫,“但是……我不确定。”

    “没关系,”费渡放轻了声音,“你尽管说,是误会也不要紧。”

    “我们每周日有一天假,可以回家,我爸妈周末不休息,又怕浪费我时间,不让我回去。那天,其他同学要么回家了,要么结伴出去玩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教室自习,中途去了一趟卫生间,正想出来,听见外面有人进来,是梁右京她们。”王潇顿了顿,“我……我怕撞上她们有麻烦,所以躲在隔间里没出来,想等她们先走。”

    “她们以为厕所没人,聊了几句,我听梁右京说‘魏文川那个朋友是干什么的,拽成那样,进来坐了五分钟,水都不喝,手套也不愿意摘’。”

    肖海洋眼皮一跳——公共场合不喝水、不摘手套,这很可能是怕留下指纹和DNA。

    王潇继续说:“当时另一个女生说‘我觉得他不像什么大人物,长得有点凶,还斜着眼,怪吓人的。’”

    费渡沉声问:“记得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吗?”

    “记得,十一月初,”王潇说,“应该是十一月的第一个周末,魏文川过生日请客,他们那些一起玩的人很多都去了。”

    费渡:“冯斌也在其中吗?”

    “在,他们以前关系还挺好的。”

    失踪十五年的卢国盛在一群中学生的生日会里出现,怎么听怎么不可思议。327案中,另外两个嫌疑人都是为了钱,只有卢国盛是为了满足嗜杀与玩尸体的乐趣,这样一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就算是魏文川是他生的,他也绝不会多看对方一眼。

    王潇说他当时戴着手套,连水都不喝,那他是去干什么的?怎么听怎么像是来认谋杀目标的!

    那个时候,神秘人物“向沙托夫问好”已经开始接触冯斌,勇敢的少年开始计划着一场轰动的反叛和曝光,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费渡:“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不知道,她们没说。”

    肖海洋皱起眉。

    然而就在这时,王潇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就听有个女生说什么‘那家餐厅的佛跳墙不正宗,里面居然有一片小白菜,笑死了,’梁右京一直很喜欢魏文川,听完这话就火了,让她不懂别瞎说,还说人家做的是改良菜,为了健康才做的调整什么的……”

    “知道了,北苑龙韵城,”费渡只听了 “小白菜”仨字就有数了,“谢谢,你帮大忙了。”

    这时,204的窗帘拉开了,一只手擦去窗户上的白雾,少女露出了憔悴发白的脸,透过铁笼一样的防盗网望着他们,她长得还算清秀,可是眼神阴郁,神色也有些畏缩,常年压抑与痛苦的生活在女孩身上蒙了一层灰,并不赏心悦目。

    电话里寂静一片,女孩沉默了好一会,没有结束通话的意思,好像仍然有话要说。

    肖海洋本来心急如焚,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市局,把那什么“北苑龙韵城”查个底朝天,然而不知是被费渡的耐心影响还是怎样,他抬头看了看王潇,沸腾的心绪竟然缓缓平息了下来,走神地想起很多事。

    他想起十四年前,邻居们指着顾钊那空无一人的房间的种种流言蜚语,想起那个为此抄起半块砖头和人动手的、年幼的自己……尽管他不是当英雄的料子,每次奋起反击,必会被人掀翻在地,再被生活踩着脊背践踏而过。

    两个男人在能把人冻挺的寒风中,一人扣着一只耳机,等着身陷囹圄的“莴苣姑娘”垂下长发。

    “我……我长得不好,学习不好,人缘也不好,”王潇忽然开了口,“每天把父母拖累得团团转,他们说我们家还住在这种地方,都是为了我,天天要我争气,可我就是争不来,我花了家里那么多钱,现在连能不能继续上学也不知道……我这样的人,是不是死了比较好?”

    费渡:“你……”

    他刚说出一个字,就被旁边的肖海洋打断。

    “我小时候性格很古怪,”肖海洋忽然硬邦邦地说,发现费渡看了他一眼,他就颇为自嘲地咧了咧嘴,“现在性格也很古怪,可能是天生的,别人都不爱跟我玩,和同事关系也不怎么样。我父母离婚的时候,我爸指着我对我妈说‘这个累赘你带走,我多给你点钱’……我也一直都没什么用,你看,我是个警察,有一次下班回家碰见个扒手,想上去抓,结果被扒手推了个跟头,眼看着他逃之夭夭。可我还想继续干下去试试,以后日子那么长,也许有一天会好起来……万一呢?”

    王潇趴在窗户上大哭起来。

    “如果哪天你决定让一些人付出代价,不用打110,打这个电话,我直接带你去市局。”费渡嘱咐了一句,伸手一推肖海洋,“走了。”

    肖海洋默默地跟着他,直到车里的暖风吹热了手脚,他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我……我这种情况,现在应该怎么办才能重新归队?”

    费渡好像正在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前面的路况。

    肖海洋连忙又紧张地补充了一句:“你刚才说骆队没把我停职的事说出去,是……是……你那么会说话,能不能……帮我看看那份检查哪里写得不对吗?”

    费渡笑了:“你们老大没事的时候,喜欢看别人的检查解闷?”

    肖海洋一脸茫然。

    车行过路口,费渡摇摇头,从兜里摸出一张工作证,扔在呆若木鸡的肖海洋怀里。

    此时,骆闻舟正在监控前观察着魏文川。

    不知是天生就长成这样还是什么,魏文川脸上好像总挂着一丝难以描述的微笑,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面对两个警察的轮番追问,他那好似画上去的笑容能纹丝不动。

    “魏文川,有人指证你是学校小团体的领头人,经常指使别人换着花样欺负同学,对人家造成人格侮辱和人身伤害,你承认吗?”

    魏文川耸了耸肩,扬起齐整的眉,一摊手:“小团体是指什么?姐姐,你没几个玩得好的同事吗,如果经常和同学一起玩就叫‘小团体’,那你们关系好的同事是不是可以叫‘结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