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页>经典耽美>书页>目录>章节目录 第149节

章节目录 第149节

    费承宇还是发现了他屋里的猫粮和猫砂盆,幸运的是,这天他刚清理过猫砂,猫粮还没来得及放。

    费承宇问:“你养了个什么?”

    “猫,”当时不满十五岁的费渡一脸心不在焉,好似随口说,“那个多管闲事的警察给的。”

    费承宇十分有兴趣地转过头看着他:“小民警还挺有童趣,猫在哪呢?拿给我看看。”

    费渡看了看他,冰冷又诡异地笑了一下,冲他摊开手,掌心有几根带血的猫毛:“在这呢。”

    费承宇看完没说什么,只是不咸不淡地教训了他几句,嘱咐他再买一只差不多的还给人家,适当的时候可以和警察走得近一点,将来有好处。费渡眼皮也不抬,懒洋洋地听着,不知听进了几句,同时当着费承宇的面,他心灵手巧地把那几根猫毛编在了一起,在那男人离开的时候,冲着他的背影无所谓地一吹——

    费承宇检查完了他的“得意之作”,心满意足地走了。

    那是费渡第一次反抗,第一次瞒天过海,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无所不能,魔鬼也能被他过度的自信轻易骗过。

    不过现在,当年的幼猫已经长成了好大一只,据说性情古怪,还掉毛——

    费渡收回了让骆一锅紧张的视线,缓缓从它身边走过,在它碗里加满了猫粮。

    骆闻舟平时八点半上班,八点十分能起床已经不错了,每天早晨都过得跟打仗一样。这天,他却不到八点就睁了眼,先是伸手一摸,摸了个空,他一激灵翻身起来,对着已经凉透了的半张床愣了好一会,几乎带着几分惶急冲了出去。

    直到看见坐在阳台上喝咖啡的费渡,骆闻舟这口气才算松下来。

    餐厅的小桌上摆着加热过的三明治和另一杯咖啡,应该是费渡一大早下楼买的,骆一锅的猫粮盘还剩下大半盘,那有奶就是娘的王八蛋正蹲在沙发上舔爪子,明显是吃饱喝足了,根本没有搭理那过气铲屎官的意思。

    “这么早。”骆闻舟嘀咕了一句,又皱着眉走过去抢走了费渡的咖啡,“谁让你喝这个了,去厨房左边那柜子里拿牛奶。”

    费渡点了点手表:“你快迟到了。”

    骆闻舟不屑与他争辩,打算让他领教一下什么叫“龙卷风一样的男子”。

    然而等他洗漱完,彻底清醒过来以后,骆闻舟看见费渡身上穿戴整齐的衣服,心里不由得又打了个突。

    他一口咬掉了半个三明治,在快被噎死的间隙中,假装若无其事地问:“你今天要出去?”

    费渡闻声放下了牛奶,表情有点为难。

    骆闻舟就像刚输入高考准考证号,等着查成绩的学生一样,一颗心刹那提到了嗓子眼,与刚咽下去的早饭发生了惨烈的撞击,唯恐费渡给他一句“我想了想,还是告辞吧”。

    费渡:“你这里是不是没有多余的停车位了?”

    骆闻舟高高吊起来的心“噗通”一下砸回心里,砸得他一把含苞待放的心花齐刷刷地怒放起来,他实在难以掩饰,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

    费渡看着他的表情,十分意外,心想:“看不出这破小区车位还挺充足。”

    结果就听骆闻舟心花怒放地告诉他:“哈哈,是啊,没了。”

    费渡:“……”

    什么毛病!

    骆闻舟三口并两口地把早饭塞进肚子,车钥匙扔给他,也不问他要去哪:“这两天出门先开我车,等周末我想办法给你弄一个……最多一个,可别把你那‘三宫六院’都开过来。”

    费渡:“你呢?”

    骆闻舟活力十足地朝他摆摆手,跑进地下室扛走起他的大二八,动如疯狗一般,“稀里哗啦”地骑走了,活活把自行车蹬出了火箭的气势,“白虹贯日”似的奔向市局。

    93.韦尔霍文斯基(三)

    “白虹贯日”到底还是不如四个轮子的现代科技产物跑得快,骆闻舟同志臭美了一早晨,不幸光荣迟到。

    不过在这方面,骆闻舟乃是惯犯,晚个十几二十分钟,还不足以激起他的罪恶感,他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室,十分坦然地接受众人的注目礼:“早啊,孩儿们,吃了吗?”

    注目礼染上了一层期待的柔光,饥饿的群众饱含深情地看着他。

    骆闻舟空着手“哈哈”一笑,得意洋洋地宣布:“我吃了。”

    含情脉脉的目光立刻黑化,原地化作仇恨的利箭,恨不能把骆闻舟楔在地上,再踏上一万只脚。

    不过随后,楼下食堂紧跟着送上来几笼刚蒸好的小笼包,得知这是骆队刷卡买的,人民群众的情绪又稳定了下来,骆队又重新成了大家的好队长。

    郎乔一边给大家分包子,一边问:“老大,你又起晚了是吗?”

    “没有,”骆闻舟用状似很随便的语气说,“早晨我车让人开走了,骑车过来的。”

    骆闻舟没有拿爱车当小老婆的毛病,在这方面颇为大方,便衣探访、不方便开公车时,经常会“私车公用”,还会偶尔借给穷鬼同事相亲用。然而这句话的重点不在“借车”,而在“早晨”。

    有好事的同事探头问:“谁一大早开你的车啊,骆队,昨天晚上家里有人吧?”

    骆闻舟欲盖弥彰地一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享受起“群起而哄之”的特殊待遇,完事他还要得便宜卖乖,真显摆假抱怨地来了一句:“裹什么乱,我这喝了一肚子西北风还没消化呢,唉,这种时候就觉得,单身狗也有单身狗的好处。”

    众人听了这番话,嘴里的包子忽然有点不是滋味,虽然填饱了肚子,依然有点想揭竿而起,弄死这个贱人。

    骆闻舟心满意足地收获了一把死亡视线,打开自己的电脑,登陆市局的“移动办公系统”。

    自从上次出了跟踪杨波的刑警身份泄密事件,他就养成了没事登陆看一看的习惯。

    “对了,老大,昨天行政的王主任说,快年底了,局里打算做个普及安全教育的宣传片在公交地铁上放,让咱们队出几个人。”郎乔说,“要形象好一点的。”

    “告诉老王,我手下是本市公检法系统第一秧歌……不,模特队,让他过来随便挑,看上哪个直接领走,我们卖身不卖艺……” 骆闻舟伸了个懒腰,随手把页面往下拉,“哎,什么情况,怎么熊孩子离家出走的破事也推送到我这了?”

    这套移动办公系统全称太长,于是大家给它起了个艺名,叫做“打卡器”,系统设计理念其实很先进,是全市范围内联网的,只是没有经过强制性推广,功能又和本来就有的公安内网有诸多重合,诞生得很是多余。于是它和市局每年举办的无数场不知所谓的活动——诸如没人看的宣传雷片一样,都成了“面子工程”。

    除了出外勤时要记挂着“打卡器”这个形式主义的小累赘,其他人基本也就是在写年底总结的时候,才会一窝蜂地登陆查询自己的工作记录。

    骆闻舟的权限比较高,除了能查询市局刑侦队所有人的出勤情况以外,他还能看见各区分局刑侦部门目前都在干什么。如果各区分局与街道派出所遇到比较复杂的情况,需要转交上级,他们也会事先备份简单信息,在走程序前推送给相关部门负责人。

    可是此时推送到他面前的这案子着实有点“鸡毛蒜皮”——是一起中学生集体离家出走事件。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