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章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家 】

    《豪门风云之一往而深(软绵绵与硬邦邦20)》作者:曲小宇12138

    (暴躁忠犬攻x软弱受 先婚后爱)

    文案:因为公司陷入危机的唐坤被迫娶了一名素未谋面的富家私生子俄敏为妻,为此自己苦苦追求了七年的男神远赴国外,唐坤对俄敏深痛恶觉,为了公司却只能忍气吞声与新婚妻子共同生活,在见面第一天就约法三章,并立下承诺迟早会与之离婚。

    然而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之中唐坤却越发的沉迷在俄敏独特的魅力之中……

    “看着我!”

    盯——

    “……”【脸红】

    “你看我干什么!”

    “不是你让我看你的吗……”

    “你怎么那么听话,说什么你都听吗,我想艹你给艹吗?”

    “……好……”撩起衣服露出小胸脯

    “……”

    老婆长得太好看天天在家勾引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算了不等了我已经上了。

    第一章~开始~

    c1 见个小面

    “你们干嘛呢,公司现在整天裁员人心惶惶,你们还不干活,在这嘀嘀咕咕,不想吃饭了是不是!”

    两个在工位上说悄悄话的人听见主管的低声管教也没收敛,反而转头神秘兮兮的对主管道:“还吃饭呢,衣食父母都要结婚了,还不关心关心!”

    主管一皱眉,道:“唐总?不可能,公司周转现在焦头烂额,老董事长都被立案调查了,这节骨眼上唐总怎么可能结婚,别瞎传些有的没的!”

    其中一个女子“啧”了一声,低声招招手,说:“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啊,我对象她妹妹就在俄氏上班,是那边传出来的消息,那还有假?唐总要娶俄氏的小公子了。”

    这回一脸淡定的主管也绷不住了,不是别人是俄氏啊,那是唐氏世世代代的死对头啊,这平时水火不容的,眼下唐氏经济危机,居然要和俄氏联姻?怎么看都不单纯啊。

    主管绷了一阵,问道:“确定是小公子?”

    谁都知道俄氏有三个孩子,大公子和二小姐都是商界不输于俄氏老董事长的杠把子,无论学问见识长相都是无可挑剔,虽说大公子已经婚配,但还有个待字闺中的二小姐,唐总是唐董事长唯一一个孩子,可谓天之骄子,娶谁也都轮不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子的。

    众所周知,俄氏小公子俄敏的生母是小三上位,小三活生生气死了原配,生完孩子自己也跟着一命呜呼了,留下个哥哥姐姐恨不得能掐死的俄敏,从小就体弱多病,甚至连学校都不能上。

    据说俄董事长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小儿子,私教请到高中也就不了了之,跟一朵玻璃花儿似的养在家,基本见过这林黛玉似的小公子的人,扒拉着手指头都能数过来,倒是外界有传言长得不难看,毕竟他那个小三妈没两把刷子也爬不上俄董事长的床还被扶正了。

    其实前后想想倒也合情合理,唐氏和俄氏本来就是死对头,还真指望俄氏能救唐氏于水火之中?怕是明着联姻帮忙度过这次危机,暗里把俄敏这个啥也不会的病秧子塞给唐氏,不仅是种羞辱,怕还带着几丝牵制。

    三个人又窃窃私语了一阵,最终也只能发出一声长叹,看向总经理办公室的目光里都不约而同带着些惋惜。

    唐坤的优秀与骄傲和与生俱来的气质配得上任何优秀的人,不应该折在一个贱人生的二世祖身上,况且这个二世祖还是个病秧子。

    办公室内。

    唐坤看着电脑屏幕一阵烦躁,上面是俄氏发来的邮件,简洁的邮件版式犹如俄氏的做事风格,右下角灰白色的一个“俄”字刺的唐坤眼睛生疼。

    下午就要和“新娘”见面了啊……

    唐坤哼了一声,拿过手机,桌面壁纸上一个清秀温雅的青年朝着镜头挥着手,背景是圣彼得堡大学的校门。

    唐坤握着手机的手松了紧紧了松,关节泛起了青白,终是忍不住心中暴躁的情绪,一把掀了桌上的电脑,签好名字了的文件掉的七零八落。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他妈到底是为了什么!!!!”

    办公室外的人听见办公室内石破天惊的动静一时间都停下了手中的活,面面相觑,先前几个说悄悄话的女子也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眼神里带了点怜悯与同情。

    唐坤摩挲着手机,喃喃道:“小天……对不起……我可能……给不了你一个承诺了,我要结婚了……”

    为了父亲,为了唐氏企业,为了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不得不向俄氏低头,不得不娶一个从未见过的人做结发之“妻”,不得不接受这种无异于侮辱的联姻,我为了无数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却独独不能为了自己……

    两家的会面安排在一家高级会所,作为娶亲一方,唐坤自然是要礼节性的早到一些,麻木的坐在柔软的座椅上,耳边环绕着侍者拉的小提琴协奏曲,看着窗换外一隅斑驳的景色,恍若隔世。

    陈乾看着自家老板这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也是狂擦汗,这事摊上谁心里都不痛快,更别说这骄傲如唐坤这么个人。

    圣彼得堡双学位硕士,精通英日俄三国语言,散打国际水准,还是一级品酒师,无论从生活工作学识就算是长相,那都是优秀至极的人物。可就是这么一位黄金高富帅,也救不了老董事长那些贪赃枉法的黑底,唐氏做的这么大,打压了多少中小企业,多少人等着盼着看唐氏的笑话呢,终于是让警察抄了家,唐氏现在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风一吹就倒了,这个时候俄氏肯伸出援手给唐氏一线生机,别说让唐坤娶个柳若扶风的男人,就是让唐坤跪地吃屎,唐坤也说不出二话来。

    “咳咳,那什么,唐总,俄氏马上就来人了,您多少摆点笑模样,别这么一脸苦大仇深的……”说到一半陈乾都没什么底气劝了,按唐坤这脾气,能坐在这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思想斗争呢,再说下去真怕这爷直接火了掀桌子走人,那到时候这烂摊子才真是难收拾。

    而唐坤似乎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麻木的扭过头,搓了一把脸,整理了一下衣襟点点头,没什么语气道:“知道了。”

    陈乾在心里默默出了一口气。

    俄氏的人来的很准时,几个保镖站在不远处的电梯门口就不往前走了,坐过来的只有一位高大英俊的男人和一个身量不高,肤色苍白的男子。

    唐坤皱着眉站起来,呼出一口气,硬扯着脸皮笑着伸出手道:“俄簌先生,久仰大名。”

    俄簌伸出手道:“客气了,唐先生,坐吧。”

    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陈乾赶紧招呼侍者上茶上水,顺便打量了一下这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

    这个身量高大看起来就比较壮实的男人是俄氏的大公子俄簌,现在俄董事长已经是半退休的状态,大部分业务都是俄簌在打理,百忙之中能抽空来陪弟弟见“丈夫”,看的出俄氏对这门亲事还是有点上心的。

    至于旁边那个有点佝偻的消瘦男子应当就是这次联姻的第二男主角俄敏了。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见着他,倒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弱不经风,虽说是有点瘦,个子也不高,脸色也略显苍白,但气质温和,倒没给人一种明天就要翘辫子了的感觉,就是总给人一种伸展不开的感觉,不过长得嘛……不得不说,还挺好看的……

    陈乾叫好水和食物偷偷看了眼自家老板,唐坤一直与俄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生意上的事,连一点余光都没舍得分给未来的“妻子”,陈乾心中叹口气,俄敏和唐坤何尝不是一样,不过都是政治联姻下的可怜人。

    “哈哈,唐先生果然如外界所说,对各方各面也真是见解独到,果真博学啊,这我都觉得我弟弟有些配不上你了啊。”俄簌笑呵呵道。

    陈乾心里想,卧槽全世界都知道你这个倒霉催的弟弟配不上我们老板啊,你就别非说出来招人膈应了行不行。

    唐坤笑笑,语气十分得体:“哪里的话,实在太过谦虚,俄敏先生也十分优秀。”

    俄簌眼神里蕴藏着不知名的情绪,继续说:“唐先生学问那么高去过那么多地方,不像我弟弟从小身体不好哪里也去不得,连书都没念几年,跟唐先生一比简直就是个白字先生嘛,等嫁过去之后唐先生可要多照顾我弟弟啊,学问浅薄到底是比不上咱们这些念过书的,什么事都多交代点,俄敏,你说是不是?”

    陈乾明白了,这俄簌不单单是要恶心唐坤,还要埋汰俄敏,看起来俄氏的大公子二小姐不喜欢这个胞弟是所言非虚了,否则哪有娘家人上赶子说自己家人不好的道理。

    俄敏和唐坤相同却也不同,同在都是被强行变成了生意场上的棋子,不同在于俄敏没有唐坤那么痛苦,他没什么感觉,这么多年来,他若是个情感细腻的人早就被气死个千八百回了,对于这门亲事也是顺其自然,在哪吃饭不是吃饭,在哪睡觉又不是睡觉?

    “恩,是的,唐先生,余生还请多多指教。”

    俄敏苍白的脸因为一点笑容多了几丝明艳的光彩,坦白来说,他是个美人,大部分五官特征都随了母亲,巴掌脸,桃花眼,只可惜他要嫁的人完全不喜欢这种软绵绵的长相,一句“多多指教”把唐坤恶心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一忍再忍,扯回一个僵硬的笑容,道:“哪里,你太客气了。”

    俄簌装模作样的又和唐坤聊了几句,跟所有的相亲套路一样,没一会俄簌便和陈乾一起离场,美名其曰让他俩单独相处一会。

    这两个人怕是一个也没有想要约会的念头,一个是纯烦纯恶心,一个是死宅,不爱出门。

    俄簌和陈乾一走,唐坤脸上的温和之色就再也装不下去了,手指烦躁的在桌上敲打着,似乎模板一样的好教养也随之消失,斜眼看着小口喝水的俄敏道:“别装了,你哥都走了,你不如开诚布公跟我聊聊你的想法,我不可能给你正常的夫妻生活,更不可能跟你生孩子,咱俩也算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结婚之后你家帮我家洗白家底,我帮你脱离你哥你姐的环境,以后你爱干什么干什么,钱我管够,你喜欢男人就去找男人养男人,喜欢女人就去泡女人,我都不管,只要不捅到双方家里去,你都随意,你要是什么时候想离婚,随时说,我立马签字。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要以‘妻子’的身份来要求我为你做任何事,我有喜欢的人,我和他约会**,希望你不要耍一些无聊的小情绪,毕竟咱俩本来就不认识。这笔生意我想你没什么理由不同意吧?”

    唐坤也不是傻子,他自然也清楚俄敏这边的状况,活在哥哥姐姐阴影之下的可怜么子,没有一技之长,在这物欲横流的上流社会中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地方。那么我可以给你提供机遇,即使你没有野心,也给你提供一个绝对没有压力的环境,让你去潇洒,等这次唐氏危机过去,你想离婚,随时提,这对于俄敏来说简直是没有任何坏处的好买卖,唐坤想不出他有什么理由拒绝。

    俄敏慢悠悠的放下水杯,看着唐坤,他的丈夫看上去真的是一位优秀的男子,身姿挺拔,眉宇英朗,有一种领导人的气质,俄敏松了一口气,至少不和丑八怪生活在一起还是值得庆幸的。

    “恩,我知道了,祝您和您的心上人长长久久,幸福美满。”说完俄敏站了起来,礼貌的伸出右手。

    唐坤被这出乎意料的回答噎了一下,随即也站起来,宽厚的手掌握住对面伸来的手,挑眉道:“合作愉快。”请大家记住网站新地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